返回首頁

13萬億公募擴張"迷局":結構性失衡問題存在

雙名一財網

  2018年中國基金業迎來了20周年的重要時刻,同時步入了中國金融業去杠桿的關鍵時期。縱然資管新規等一係列政策相繼落地,資本市場流動性逐漸趨緊,但公募體量仍在擴張。截至5月末,中國公募基金資産規模突破了13萬億大關。

  在當下的嚴監管環境下,公募憑借先天的制度優勢,有望獲得新發展。在15家券商、保險等機構獲得公募牌照之後,未來批量成立的銀行資管子公司也有望加入這一陣營,助推行業規模進一步增長。

  諾亞財富派投研部基金研究經理李懿哲對第一財經稱,嚴格意義上來説,國內公募基金目前的規模並不龐大,仍有較大發展空間。

  13萬億再攀新高

  據基金業協會數據,截至2018年5月底,中國境內116家基金公司以及15家獲得公募牌照的券商、保險資管等機構合計管理的公募基金資産規模為13.41萬億元。這是中國基金行業資産規模有史以來首次攀升至13萬億元上方。

  隨著行業快速擴張,一大批基金公司得以不斷壯大。截至目前,附帶子公司、專戶等業務,天弘、建信等多家公司資産規模突破了1萬億元大關,這些實力強勁者正向綜合性資産管理公司轉變,業務除了傳統的普通開放式、封閉式基金外,延伸至社保基金、企業年金、機構專戶、FOF、養老目標基金、滬港深通基金等。以最近一年發展勢頭迅猛的滬港深通基金為例,截至目前,行業體量突破了1200億元,其中廣發等多家大型基金公司的相關産品規模超過了100億元。

  鵬揚基金董事長、華夏基金前總經理范勇宏近日撰文稱,公募基金之所以能夠發展起來,得益于一開始就充分借鑒和吸收了發達國家先進的投資基金制度經驗和做法,建立了一套完整的中國投資基金管理制度,包括獨立托管、凈值管理、公開披露、嚴格監管、公司治理、誠信自律等法律體係和相對市場化的控制手段,在制度頂層設計層面最大限度地保護了基金持有人的合法權益。

  范勇宏表示,在當下中國全面整治金融亂象、打破剛性兌付、防范和化解金融係統性風險的今天,公募基金20年管理制度的一些經驗和做法值得思考、值得借鑒。

  結構性失衡問題存在

  公募大發展,離不開貨幣基金快速擴張的因素。縱然5月份股票市場極為弱勢,上證綜指單月下跌5%。但基金行業體量的變動顯然並不是偏股類産品説了算,當月基金行業整體規模增長了4781.23億元。貨幣基金仍然是公募基金中規模最大的“族群”。盡管5月未有新基金發行,但存量貨基規模凈增了4540.88億元。截至5月末,348只貨幣基金合計管理的資産份額8.287億份,資産凈值8.283億元,規模首次站上8萬億大關。與此同時,貨幣基金佔公募規模的比重達到了61.8%。這也是有史以來貨基佔基金資産的比重首次超過六成。

  李懿哲稱,貨幣基金快速擴張主要體現于利率市場化、寶類貨幣出世、銀行配置貨基需求增加等多重因素。余額寶橫空出世之後,居民理財意識覺醒,存款快速搬家。背後根本在于利率市場化背景下貨幣基金收益率相對較高,而互聯網的便利性加速了存款搬家的速度。銀行自身在資産端也面臨貨基配置的需求,助推貨基增長。此外,近幾年二級市場波動劇烈,部分散戶被擠出市場,風險偏好降低,股混基金規模佔比一直遞減。

  與貨幣基金崛起相對的硬幣的另一面則是權益類資産在2007年牛市過後10多年間停滯不前。

  公開數據顯示,公募基金資産截至2007年末規模約為3.1萬億元, 10年半年後增長至13.41萬億元,增幅為3倍多。然而,其中的權益類資産未有增長。截至2007年末,股票型及混合型基金合計規模2.97萬億元;而今,截至2018年5月末,股票型及混合型基金資産凈值合計不足2.5萬億元。由此可見,10年半來,中國公募基金市場的權益類資産出現了負增長,市場佔比從過去的九成多下滑至今不足兩成的比重。

  在業內看來,公募權益資産負增長存在諸多客觀因素。自2017年牛市高點至今,A股市場點位不及過去一半。2017年10月上證綜指曾歷史性地創出了6124點的紀錄,而今股指則在3000點附近震蕩。這10年來,盡管股市也曾上演過2015年的杠桿牛市,但是整體而言熊長牛短,整個市場缺乏賺錢效應。

  與國際市場公募基金一枝獨秀不同的是,中國私募基金的擴張速度同樣驚人。截至2017年底,在基金業協會登記的私募基金管理人數量達到22446家,已備案私募基金實繳規模達到11.10萬億元。私募基金的絕大部分資産都是權益部分。換句話説,過去10年多私募基金壯大過程中,實際分流了公募的權益規模。

  上海一家大型基金公司內部人士對第一財經稱,私募與公募的投資者專業度存在較大的差異性。私募産品的投資者門檻為100萬元,但公募的門檻低至10元左右,前者的投資者不僅可投資金額大,專業度也較高;後者的專業知識明顯匱乏,習慣于追漲殺跌,每每在市場高點之際,跑步進場的衝動尤為突出。在2007年、2015年牛市高點期間,大量公募基民選擇進場,使得百億巨無霸、按比例配售現象頻出,而從事後的情況來看,這也成了市場重要的反向指標。

  未來前景

  貨幣基金體量的暴增也暴露了風險點,2016年大量贖回情況接連發生,這也倒逼監管措施升級。近日,證監會與央行聯合發布了《關于進一步規范貨幣市場基金互聯網銷售、贖回相關服務的指導意見》,旨在規范貨幣市場基金銷售中的非公平競爭行為,降低基金申購贖回中的流動性風險,促進行業健康發展。

  薛掌櫃基金組合研究員鐘源稱,貨幣基金雖然規模再創新高,但從美國的經驗來看,增長也有天花板,紅利也有吃完的時候。貨幣新規從投資標的和流動性兩個角度控制貨基風險。其中,限制貨基大比例投資于銀行同業存單,補充了中小銀行獲得融資的資金來源,有利于社會融資成本降低。

  最新公布的半年度數據似乎也顯現出了政策正在發揮效力。截至6月末,貨幣基金回落至8萬億下方,並拖累公募基金行業規模衝高回落。

  不過在當下資産管理行業統一、嚴監管潮流下,公募模式備受推崇。

  如今,擁有基金牌照的金融機構除了116家公募基金公司外,另有13家證券公司及其資管子公司、2家保險公司,而未來極有可能出現銀行資管子公司的加盟。在銀行大軍加入後,公募的基金的陣營勢必將加速擴容。近期,招商銀行、華夏銀行、北京銀行、寧波銀行、光大銀行、交通銀行、民生銀行、平安銀行、南京銀行等均在籌備資管子公司。

  李懿哲稱,在資管新規見效之後,非標轉標、公募基金制度支持顯著、利率市場化推升存款利率,很大一部分理財産品資金需求面臨重新找尋資産的問題。工具化特徵明顯的公募,有望在FOF配置層面迎來大發展。

中證網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證券報中證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證券報、中證網。中國證券報中證網與作品作者聯合聲明,任何組織未經中國證券報、中證網以及作者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凡本網注明來源非中國證券報中證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更好服務讀者、傳遞信息之需,並不代表本網讚同其觀點,本網亦不對其真實性負責,持異議者應與原出處單位主張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