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順風車能否邁過安全這道坎

嘀嗒出行有望成為共享出行第一股

經濟日報

  近日,嘀嗒出行擬在港交所上市,有望成為共享出行第一股。此前,滴滴出行順風車業務也已經在全國300個城市重新上線。截至2019年底,全國有17家信息平臺公司在400多個城市開展順風車業務,累計注冊車輛3000萬輛,注冊乘客3億人。據預測,中國順風車將是增長最快的細分市場,年復合增長率高達41.8%。不過,安全問題仍是行業發展繞不過去的一道坎兒。

  10月8日,嘀嗒出行正式向香港交易所公開遞交招股説明書,擬在港交所挂牌上市,這意味著其有望成為共享出行第一股。在此之前,滴滴出行順風車業務也于6月19日全面回歸,已經在全國300個城市重新上線,並陸續開通了多個城市間的跨城服務,延長夜間服務到23點。

  順風車市場有多火?《2014—2020中國順風車行業發展藍皮書》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底,全國各地有17家信息平臺公司在400多個城市開展順風車業務,累計注冊車輛3000萬輛,注冊乘客3億人。

  2020年,各大出行平臺在順風車領域展開激烈的“搶位戰”。不過,對于近年來一波三折的順風車行業而言,安全仍是生存下去的王牌。

  增長最快的細分市場

  在北京一家外企工作的蕭涵,每個工作日都要搭載順風車,往返于其所居住的房山區和公司所在的朝陽區國貿CBD(中央商務區)之間。她告訴記者:“地鐵高峰期特別擁擠,換乘也麻煩,打車又太貴,順風車剛好適合我,劃算又方便。”

  借助順風車業務,車主多了一個順路的乘客幫助分攤費用,而乘客多花一點等待時間就可以享受比打車更低的費用,雙方都受益。因此,搭載順風車,近年來成為越來越多人出行的選擇。

  嘀嗒出行招股説明書顯示,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咨詢公司報告,2019年,嘀嗒在順風車市場排名第一位,市佔率為66.5%。與此相對應的是,在這一年,嘀嗒的順風車平臺共産生了約1.785億次搭乘行為。

  滴滴順風車團隊回應稱,順風車市場需求旺盛。國慶節期間,滴滴順風車需求明顯增長,尤其跨城需求漲幅較高。

  “順風車的本質是分享經濟,即將閒置資源以一定的報酬貢獻給其他有需要的人使用,如此既節省了資源,又創造了價值。”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産業經濟研究部助理研究員周毅表示,當今,交通擁堵已成為中國各大城市的普遍問題,大眾出行需求不斷提升令擁堵持續加劇。隨著道路和停車資源越來越緊張,無論乘客還是車主,參與順風合乘的動力會越來越大。

  “全國汽車保有量已達2.7億輛,每天至少有60%的車輛上路,平均每輛車有3.5個座位是空的,每天往返兩個行程就意味著7億個閒置座位,即使只將其中1%轉化為順風車分享出去,也意味著每天有700萬筆順風車訂單。”在嘀嗒出行創始人宋中傑看來,目前中國順風車發展剛剛起步,無論是車主端還是乘客端,都還有巨大的藍海待開發。

  弗若斯特沙利文咨詢公司報告認為,中國順風車將是增長最快的細分市場,交易總額(GTV)預計將由2019年的140億元增長至2025年的1139億元,年復合增長率為41.8%。

  直面安全問題挑戰

  今年7月份,廣州一乘客梁先生在乘坐哈啰順風車途中遭遇車禍,不幸離世。其妻發現,接單司機轉單給了另一位仍在實習期的司機,且事故車輛的交強險正好過期。由此可見,順風車安全問題,仍是行業發展繞不過去的一道坎兒。

  順風車作為共享經濟的代表之一,“體格”龐大卻也很脆弱。即使是佔據網約車市場較大份額的滴滴,也曾因安全問題將順風車業務下線近兩年時間。作為信息撮合方,順風車平臺需要在自身依法合規經營的同時,加強順風車用戶安全知識宣導,並以技術防范與人工防范為主要舉措,盡量避免人車不符、疲勞駕駛、危害安全等問題發生。

  自重新上線以來,滴滴順風車團隊在安全方面持續投入和努力,不斷推進安全産品和功能迭代升級,更迭了24個版本,優化了374項功能。其中包括要求全部乘客實名認證,通過隱藏用戶性別信息的方式防止車主根據性別挑選合乘方,要求車主全程錄音、分享行駛軌跡等。滴滴首席出行安全官侯景雷介紹,今年滴滴將在安全方面投入30億元,智能安全車載設備安裝量將達到100萬臺。

  “在運輸工作中,如何把安全做好,是我們近兩年來投入最大精力的工作。”滴滴出行創始人、董事長程維向記者表示,“為把滴滴建成全球和全國最安全的出行平臺之一,我們全力以赴”。

  嘀嗒順風車在原有的安全措施基礎上,近日上線了車主“二次人臉識別”與“乘客校驗卡”功能,通過車主端與乘客端的雙重校驗,嚴查人車不符這一違規行為。同時,嘀嗒也坦承,如無法有效管理“跳單”行為,業務、經營狀況、財務狀況將可能遇到重大不利影響。

  回歸理性發展階段

  順風車出行新業態在我國起步于2014年,迄今不過6年時間。城市智行信息技術研究院院長沈立軍認為,這6年可以分為3個階段:2014年底到2016年底,是順風車新業態基于移動互聯網的開創期和探索期;第二階段,2016年底到2018年秋,是順風車野蠻發展期;第三階段,2018年接連發生兩次惡性案件之後,行業出現了關于“真順風車和偽順風車”的理性討論,隨後開始回歸理性發展階段。

  沈立軍表示,出行是強監管下的市場,而不是強市場上的監管。合規第一、安全第一、監管第一,所有的創新和運營,都只能在規則和框架之內。

  今年7月份,滴滴作為參編企業之一,推動了中國交通運輸協會《私人小客車合乘信息服務平臺公司安全運行技術規范》團體標準的編制和發布,這是國內首部順風車安全團體標準。值得注意的是,目前順風車仍缺乏頂層法律法規的規范和約束,相關法律及法規通常適用于網約車服務,無法直接應用于順風車服務。

  周毅表示,順風車有3個突出特點,一是閒置資源分享,可以在保證社會運力條件下節約能源資源,便利公眾出行;二是非標準化,司機、車輛、行進路線、服務方式的非標準化決定了其監管難度較大;三是價格低廉,難以避免會與巡遊車、網約車産生競爭。“綜合考慮以上三個方面,還是應以包容態度對待其發展。”周毅認為,同時要對平臺企業加以有效監管,避免對正常出行市場産生嚴重的不公影響,避免産生性質惡劣的安全問題。

  交通運輸部管理幹部學院教授張柱庭認為,應當按國務院要求出臺順風車地方法規或地方規章,而非全國性法律或行政法規。出臺地方法規、規章或規范性文件應當把握好三個方向,一是不要無限放大順風車的功能,政策鼓勵方向還是以大力發展公共交通為主;二是要牢牢把握地方事務的本質特徵,解決本地順風車的突出問題;三是制定標準應考慮地方標準,有了地方標準,與地方法規、規章或規范性文件才能更好銜接。(記者 劉瑾)

中證網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證券報中證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證券報、中證網。中國證券報中證網與作品作者聯合聲明,任何組織未經中國證券報、中證網以及作者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凡本網注明來源非中國證券報中證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更好服務讀者、傳遞信息之需,並不代表本網讚同其觀點,本網亦不對其真實性負責,持異議者應與原出處單位主張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