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長城寶馬合資的劃時代意義

經濟參考報

  中國汽車業正處于一個嶄新的合資時代。與上一輪合資潮不同的是,已經強大起來的中國汽車業讓國際汽車巨頭放低身段,主動融入中國市場、中國行業、中國企業。而這個時代最具標志意義的合資項目,可以追溯至長城和寶馬2018年在中德兩國總理見證下簽署協議,合資成立光束汽車。現在看來,長城汽車董事長魏建軍所説“光束汽車項目將會是中國汽車發展史上質量最高、最具創新和影響力的中外合作典范之一”並非虛言。

  作為我國放開外資股比限制後成立的第一家合資整車企業、第一個民營企業合資整車項目、第一家産品面向全球市場的合資整車企業,光束汽車為中外汽車企業合資合作打造了新范式。用業內人士的話説,這幾個“第一”在中國汽車發展史上都有重要意義,對中國乃至全球汽車市場也有深遠影響。

  不同于改革開放初期以“市場換技術”為特徵的合資潮,中國汽車業在這一輪合資中最顯著的特徵就是擁有了話語權。最直觀的反映就是在股比上:長城與寶馬在放開外資股比限制後依然以50:50的股比合資,這是中國車企首次能與國際巨頭平起平坐、勢均力敵地合作。而這一股比特徵也體現在比亞迪與豐田、比亞迪與日野、江淮與大眾等合資項目中。由此結束了中國車企在合資關係中處于弱勢地位的歷史。

  話語權靠的是硬實力。作為頭部車企,長城多年來堅持正向研發,積累了大量核心技術,在整個汽車價值鏈中擁有顯著實力,目前已經實現了四大品牌和國際化布局,是SUV和皮卡領域的領軍者。更為重要的是,長城背靠的是中國多年積淀而成的全球最完備工業制造體係,不僅擁有絕對的成本優勢,而且擁有強大的汽車供應鏈。以光束汽車項目落地的長三角為例,有業內人士曾言“在這裏,即便是一個小小的縣城,所生産的零部件就可以拼裝出一臺汽車”。

  如果説強大起來的中國汽車業令國際巨頭刮目相看,那麼中國在新能源汽車賽道上的“搶先起跑”則讓國際巨頭不得不放下身段、主動融入。在光束汽車項目中,長城和寶馬將進行純電動汽車的聯合研發和生産,包括未來的MINI純電動汽車以及長城汽車旗下新産品。而此後國際巨頭和中國車企的合資幾乎都是基于新能源領域。這也從一個側面再次證實了“中國將主導新能源汽車淘汰燃油車進程”的觀點。作為全球發展最快、規模最大、競爭也最激烈的新能源汽車市場,中國對國際汽車巨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正如寶馬集團研發董事傅樂希所言:“當今中國已成為創新的驅動力量,並在電動化和數字化領域引領全球市場。”

  對于長城和寶馬而言,合資設廠不僅能夠攤薄高昂的電動車研發制造成本,二者在新能源汽車全産業鏈的整體布局也可優勢互補。作為百年豪華汽車品牌,寶馬在技術、品質、全球化運營方面,尤其是高檔新能源汽車領域具有豐富知識和經驗,2013年就已推出新能源産品。而長城的新能源實力也絲毫不輸。眾所周知,動力電池是新能源汽車的核心配件,也是新能源汽車的核心競爭力所在。全球車企中能自己研發電池的屈指可數,長城便是其中之一。長城旗下蜂巢能源的前身就是長城汽車動力電池事業部,主要業務為汽車動力電池材料、電芯、模組、PACK、BMS、大容量儲能係統及太陽能研發和制造,已在全球規劃設立七大研發中心,將為國內外多家整車企業提供動力電池。

  在魏建軍看來,光束汽車項目的最大意義在于全球化。與以往的合資企業只針對中國市場進行布局不同,光束汽車面向的是更為廣闊的國際市場。這一方面説明國際汽車巨頭從過去的“在中國,為中國”進一步轉向了“在中國,為世界”,另一方面,“聯合研發,中國制造,面向全球”這種嶄新的業態模式也是中國汽車産業“走出去”的更好機會和路徑。立足雙方的研發能力資源,同時借助國際巨頭在全球市場的技術經驗和運營實踐支持,中國汽車品牌將進一步打開全球汽車市場的“星辰大海”。

  目前,光束汽車項目正在江蘇省張家港市順利推進。在全球汽車産業都深受新冠疫情影響的當下,中國對疫情的成功阻擊、中國汽車市場的活力、中國汽車産業快速復蘇展現出來的韌性,讓中國汽車産業在新合資時代的話語權更加穩固。不過,中國汽車産業也要清醒地認識到,在“新四化”這個漫長的賽道上,如果沒有獲得主導權或主導權沒有上升的話,就會淪為“跑龍套者”,不斷提高産業競爭力才是制勝長遠的關鍵。

中證網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證券報中證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證券報、中證網。中國證券報中證網與作品作者聯合聲明,任何組織未經中國證券報、中證網以及作者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凡本網注明來源非中國證券報中證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更好服務讀者、傳遞信息之需,並不代表本網讚同其觀點,本網亦不對其真實性負責,持異議者應與原出處單位主張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