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汽車産業鏈加速重構 破解“卡脖子”難題刻不容緩

證券時報

  日前,有消息稱,一家外資車載芯片企業有意向在中國建廠;而在中國本土,一家專注于生産汽車內外飾的民營企業,則早早地將其生産廠地設在了大洋彼岸的墨西哥。

  在全球經濟一體化的背景下,上述場景在汽車行業內時有發生。從研發、採購到生産、銷售,汽車産業早已形成了在全世界范圍內大融合。

  相關數據顯示,目前已有50%的汽車零部件制造與中國市場有關,世界主要汽車零部件巨頭公司均已在華投資建廠。然而,由于新一輪技術革命的催生,行業“新四化”浪潮洶涌,現有的全球汽車産業鏈格局也在面臨重構。所謂“新四化”,是指電動化、智能化、網聯化、共享化。

  10月21日,由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和西安市政府聯合主辦的“2020中國汽車供應鏈大會”正式召開,來自國家部委、行業協會和産業上下遊相關企業的嘉賓代表對上述問題展開了深度討論,共同為構建安全可控的汽車産業鏈建言獻策。

  中國汽車供應鏈規模龐大

  記者了解到,“中國汽車供應鏈大會”的前身為“中國汽車零部件行業年會暨高峰論壇”,已成功舉辦了17屆。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付炳鋒透露,之所以將第18屆大會進行升級,主要是由于整個産業對汽車供應鏈的認知發生了轉變。

  付炳鋒表示,“十三五”期間,我國汽車産業取得了長足進步,保持了健康平穩的發展,其中汽車零部件行業起到了重要的支撐作用。

  據統計,2019年規模以上汽車零部件企業全年主營業務收入達到3.6萬億元。在汽車出口商品中,汽車零部件更是佔有主導地位。

  而在電動化、智能化、網聯化快速發展的今天,汽車零部件産業也迎來了創新發展的機遇。相關數據顯示,當前全球至少50%以上的汽車零部件制造與中國有關,世界上各主要汽車零部件巨頭均在華投資建廠,並將部分研發及測試中心設在中國。

  付炳鋒認為,上述成果的形成,主要是由于中國擁有全球最大的汽車消費市場,制造體係較為完備。同時中國在整車技術集成上的進步,也對零部件技術的創新産生了巨大的拉動作用,這進一步推動越來越多的跨國汽車公司將中國視為立足亞洲、輻射全球的制造基地。

  “將汽車零部件行業年會改為汽車供應鏈大會,絕不只是用詞上的調整,這背後反映出我們對産業發展規律的認知和推動産業發展的能力有了本質提升。”國家發改委産業發展司機械處處長吳衛認為,汽車産業鏈較長,有很強的帶動作用,但從更深層次的角度來看,它所涉及的是體係化和國際化的問題。

  “新四化”

  帶來機遇和挑戰

  “與往年的大會相比,今年的大會完成了更名,也引起了行業內的進一步關注,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在于:‘新四化’驅動改變了行業現有格局,也加速了汽車供應鏈的變革。大家都很關注行業下一步的走勢和機遇。”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參會者告訴證券時報記者,在行業面臨巨變的過程中,産業鏈上下遊的每一位參與者都在面臨著轉型。

  顯而易見的是,目前這種轉型正在加速原有汽車供應鏈體係發生裂變。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副秘書長羅軍民表示,為順應“新四化”潮流,瞄準核心技術,全球汽車供應鏈正在經歷深度結構調整,各大汽車零部件巨頭紛紛大力投資“新四化”技術。同時大批新技術公司競相涌現,與産業內部形成跨界融合。

  在羅軍民看來,“新四化”趨勢既為汽車供應鏈體係提供了機遇,也帶來了挑戰。其中最核心的便是加速了汽車供應鏈的重構,傳統的汽車零部件企業正在經歷有史以來規模最大、最為艱難的轉型升級之痛。

  據悉,目前我國汽車零部件企業90%以上均為中小型企業,其中規模以上零部件企業有1.37萬多家。記者了解到,隨著汽車“新四化”趨勢來襲,大部分傳統零部件企業的業務正面臨萎縮,效益快速下滑。同時,由于融資難等問題,導致部分企業無法跟上轉型升級的步伐,面臨淘汰。

  有業內人士認為,轉型效率低下是導致部分零部件企業面臨淘汰的直接原因。但深究其核心原因,最根本的障礙還是産業鏈尚存技術短板。

  對此,工信部裝備工業一司汽車發展處副處長馬春生在會上舉出了一些具體案例。他表示,2020年爆發的新冠肺炎疫情,對全球汽車産業鏈造成衝擊,也暴露了我國汽車産業鏈和供應鏈存在的一些深層次問題。目前我國在智能汽車操作係統、軟件等關鍵零部件的技術水平上存在短板,與國際先進水平尚有差距,核心傳感器等設計制造能力也相對較弱。同時,我國汽車産業在研發、生産、測試等方面的高端裝備仍存在瓶頸,導致部分零部件企業基礎能力較弱。

  馬春生認為,當前世界正在經歷著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汽車産業也進入了深度變革期,中國市場仍然存在巨大發展機遇,要想抓住機遇,勢必要破解上述問題。

  付炳鋒也表示,面向未來,汽車供應鏈勢必要緊緊圍繞電動化、智能化進行創新發展,攻克核心技術,破解“卡脖子”難題,以加速産業間跨界融合,搶抓發展機遇。

  保障産業鏈安全穩定

  除了産業鏈自身尚存技術瓶頸待突破外,多位行業專家也談到了新形勢下汽車供應鏈所面臨的安全問題。例如,在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國際貿易流通受到一定阻礙,這也給國內汽車供應鏈帶來了一定風險,同時在“後疫情時代”,貿易單邊主義也將繼續影響國際汽車供應鏈格局,對國內汽車供應鏈産生影響。

  中國機械工業聯合會執行副會長陳斌表示,目前國際形式面臨深刻變化,世界經濟低迷,單邊主義、貿易保護主義盛行,給各國政治經濟造成很大衝擊。中國經濟社會發展正處于“十三五”收官和“十四五”即將起步階段,也面臨諸多困難與挑戰。在國際環境不穩定、不確定因素增多時,中國汽車的供應鏈安全問題有必要提上議事日程。

  在他看來,加速發展零部件企業,推動其向價值鏈中高端水平邁進,是構建安全可控汽車供應鏈的關鍵所在。同時,構建供應鏈的安全,也是保障汽車産業健康發展的根本。

  那麼,在當前的産業格局下,我國該如何構建安全可控的汽車供應鏈體係呢?吳衛表示,保産業鏈、供應鏈穩定是今年中央在“六穩”的基礎上提出的“六保”重要措施之一,這一項措施對汽車産業尤為重要。在他看來,穩定汽車産業鏈、供應鏈需要以國內統一大市場的循環為主體,不能局限于某個地區市場。

  同時,在構建汽車供應鏈安全層面,吳衛還提出了幾點具體措施:其一,完善和暢通汽車産業鏈,保障産業鏈具備足夠的體量,促進産業內部循環暢通;其二,産業鏈要實現健康自主,依托技術進步掌握主動權;其三,産業鏈要推進可持續發展,增強産業的協調和包容性;其四,産業鏈之間要進行協同互補,高效融合。

  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副院長畢吉耀認為,在世界大變局加速演化特徵日趨明顯的背景下,實現統籌發展的難度日益提升,只有充分保障産業鏈供應鏈安全,才能有效暢通國民經濟循環,實效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

  除此以外,也有行業專家指出,汽車供應鏈安全的保障離不開政府部門的支持。付炳鋒表示,針對汽車供應鏈的安全保障問題,目前國家創新體係也發揮了重要作用。

  據悉,目前國家針對汽車供應鏈存在的相關問題提供了各項金融支持,例如國家發改委、工信部、財政部等牽頭組建的先進制造産業投資基金、國家制造業轉型升級基金、國家集成電路投資産業基金、國家中小型企業基金等,均在發揮投資的引領作用。付炳鋒認為,這些基金的參與,將促進企業産生更多創新成果,可有效推動中國汽車産業鏈的高質量發展。

中證網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證券報中證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證券報、中證網。中國證券報中證網與作品作者聯合聲明,任何組織未經中國證券報、中證網以及作者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凡本網注明來源非中國證券報中證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更好服務讀者、傳遞信息之需,並不代表本網讚同其觀點,本網亦不對其真實性負責,持異議者應與原出處單位主張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