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重慶頻道
漲水了! 手機標題
在這水漲水退之間,串起的是江城的歷史,是重慶的印記,更是靠水而居的重慶人的“一江情”。
漲水之前,江畔芳草萋萋。江水總與每一個重慶人息息相關。去江邊散散步,放慢步伐,緩緩前行,看江水靜靜流淌,這是近在咫尺的美好,也是忙碌的都市生活中簡單的小幸福。新華網 李相博 攝
112

漲水之前,江畔芳草萋萋。江水總與每一個重慶人息息相關。去江邊散散步,放慢步伐,緩緩前行,看江水靜靜流淌,這是近在咫尺的美好,也是忙碌的都市生活中簡單的小幸福。新華網 李相博 攝

漲水前,千廝門大橋下的江邊是不少人愛來的拍照地。江水靜靜流淌,這一座現代化的都市被襯托得靜謐而美好。夜幕初臨,一女子正在拍攝婚紗照,鏡頭按下的一剎那,定格住人的美麗瞬間,也記錄下這一方天地間的水天相接、錯落高樓、夜色霓光。新華網 李相博 攝
112

漲水前,千廝門大橋下的江邊是不少人愛來的拍照地。江水靜靜流淌,這一座現代化的都市被襯托得靜謐而美好。夜幕初臨,一女子正在拍攝婚紗照,鏡頭按下的一剎那,定格住人的美麗瞬間,也記錄下這一方天地間的水天相接、錯落高樓、夜色霓光。新華網 李相博 攝

進入汛期,水位上漲,雖把綠地、淺灘覆蓋了,卻讓這一江水畔有了別致的風景。上漲的江水讓江面更加開闊,江風徐徐,水面微皺,氤氳了城市的燈火倒影,柔和了城市的堅硬棱角,此刻,城市與江水溫柔相擁。新華網 李相博 攝
112

進入汛期,水位上漲,雖把綠地、淺灘覆蓋了,卻讓這一江水畔有了別致的風景。上漲的江水讓江面更加開闊,江風徐徐,水面微皺,氤氳了城市的燈火倒影,柔和了城市的堅硬棱角,此刻,城市與江水溫柔相擁。新華網 李相博 攝

無論江水漲得多高,總有些怡然自得的“妙人”,來這裏享受忙裏偷閒的時光。一對夫婦在岸邊支開了旅行餐桌。零食、茶水、靠椅、燒水壺一應俱全,還有講究的水果。在這裏面朝江水而坐,看滾滾江水與對岸的高樓林立相連,倣佛眼前展開的巨大幕布。靜坐于此,觀人、觀水、觀城,小小的儀式感中是對生活滿滿的熱愛。新華網 李相博 攝
112

無論江水漲得多高,總有些怡然自得的“妙人”,來這裏享受忙裏偷閒的時光。一對夫婦在岸邊支開了旅行餐桌。零食、茶水、靠椅、燒水壺一應俱全,還有講究的水果。在這裏面朝江水而坐,看滾滾江水與對岸的高樓林立相連,倣佛眼前展開的巨大幕布。靜坐于此,觀人、觀水、觀城,小小的儀式感中是對生活滿滿的熱愛。新華網 李相博 攝

江水與重慶人的親密聯係,往往植根于懵懂之年。江水上漲時,小孩也愛跑去看水,去江邊撈魚捉蝦,在江中淌水玩沙,累了,便找塊石墩坐下來,吹著江風,看江上船來船往。過去,江帶給孩童無限歡笑。現在,江依然是小孩的遊樂場。新華網 李相博 攝
112

江水與重慶人的親密聯係,往往植根于懵懂之年。江水上漲時,小孩也愛跑去看水,去江邊撈魚捉蝦,在江中淌水玩沙,累了,便找塊石墩坐下來,吹著江風,看江上船來船往。過去,江帶給孩童無限歡笑。現在,江依然是小孩的遊樂場。新華網 李相博 攝

“漲水魚,落水蝦”,以往江水上漲時,江邊擠滿了漁民。如今,在岸邊撒網撈魚不再是為了生計。拿著漁網離去時雖兩手空空,但捕魚者臉上卻喜悅不減,漲水撈魚更像是一種對老時光的重溫。新華網 李相博 攝
112

“漲水魚,落水蝦”,以往江水上漲時,江邊擠滿了漁民。如今,在岸邊撒網撈魚不再是為了生計。拿著漁網離去時雖兩手空空,但捕魚者臉上卻喜悅不減,漲水撈魚更像是一種對老時光的重溫。新華網 李相博 攝

炎炎夏日,還有什麼比江中泡水更消暑?江上礁石成了座椅,閒倚石上,將腳泡進沁人的江水中,以水代酒,一口花生一口酒,看著落日西沉,水起水落,偷得浮生半日閒的時光在此刻顯得悠然而愜意。新華網 李相博 攝
112

炎炎夏日,還有什麼比江中泡水更消暑?江上礁石成了座椅,閒倚石上,將腳泡進沁人的江水中,以水代酒,一口花生一口酒,看著落日西沉,水起水落,偷得浮生半日閒的時光在此刻顯得悠然而愜意。新華網 李相博 攝

重慶人的祖先巴人生活于高山深谷,河流湍急的武陵山區,江水與重慶人的羈絆從古至今緊緊相連。從前這裏,渡客南來北往,江畔的商鋪,繁忙的碼頭,來來往往的馬幫商客,久經風霜的漁船,都仰仗著江水給予的饋贈與恩澤。今天,看著汛期的江水中,急浪間穿行的一艘小船,也正是這幾千年來,重慶人臨江棲居,靠江生活的縮影。新華網 李相博 攝
112

重慶人的祖先巴人生活于高山深谷,河流湍急的武陵山區,江水與重慶人的羈絆從古至今緊緊相連。從前這裏,渡客南來北往,江畔的商鋪,繁忙的碼頭,來來往往的馬幫商客,久經風霜的漁船,都仰仗著江水給予的饋贈與恩澤。今天,看著汛期的江水中,急浪間穿行的一艘小船,也正是這幾千年來,重慶人臨江棲居,靠江生活的縮影。新華網 李相博 攝

夜幕之下,華燈初上,岸邊的“看水人”沒有減少。江邊長大的老人,還是偏愛江風的清涼,走出空調房,鋪上席子,在江邊的大石板上躺下,翹著二郎腿,搖起蒲扇。江風清涼,城市的喧囂隨著西垂的落日沉淀下來,此處只聞濤聲陣陣,船鳴聲聲。新華網 李相博 攝
112

夜幕之下,華燈初上,岸邊的“看水人”沒有減少。江邊長大的老人,還是偏愛江風的清涼,走出空調房,鋪上席子,在江邊的大石板上躺下,翹著二郎腿,搖起蒲扇。江風清涼,城市的喧囂隨著西垂的落日沉淀下來,此處只聞濤聲陣陣,船鳴聲聲。新華網 李相博 攝

情侶攜手而來,流連江水。江水將這裏與對岸的繁華燈火隔開,為來往情侶們營造了一片浪漫而寧靜之地。在這裏,一切喧囂和幹擾不再,如此美景,如此江水,從沒辜負詩意。新華網 李相博 攝
112

情侶攜手而來,流連江水。江水將這裏與對岸的繁華燈火隔開,為來往情侶們營造了一片浪漫而寧靜之地。在這裏,一切喧囂和幹擾不再,如此美景,如此江水,從沒辜負詩意。新華網 李相博 攝

潮起潮落是大江的脈搏,也與這城市的呼吸緊緊相連。看著這漲水後的寬闊江面、翻涌波濤,心也變得更加開闊。這滔滔江水,充滿著一股渾然天成的豪邁,使得山城兒女談笑間,自帶明朗直爽的大氣。新華網 李相博 攝
112

潮起潮落是大江的脈搏,也與這城市的呼吸緊緊相連。看著這漲水後的寬闊江面、翻涌波濤,心也變得更加開闊。這滔滔江水,充滿著一股渾然天成的豪邁,使得山城兒女談笑間,自帶明朗直爽的大氣。新華網 李相博 攝

江水起起落落,看江水的人,來了又離去,但每年卻從未失約。這是城市與江的默契,也是他們每年心照不宣的約定。都市喧囂,從沒有切斷過重慶人與江水的血脈聯係,也只有到了江邊,才是到了真正的老重慶,才圓了重慶人心中的鄉愁。新華網 李相博 攝
112

江水起起落落,看江水的人,來了又離去,但每年卻從未失約。這是城市與江的默契,也是他們每年心照不宣的約定。都市喧囂,從沒有切斷過重慶人與江水的血脈聯係,也只有到了江邊,才是到了真正的老重慶,才圓了重慶人心中的鄉愁。新華網 李相博 攝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