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渝企在埃塞投資建廠獲該國總理稱讚

  三聖建材全景圖。

  三聖藥業醫藥工廠內,本地員工正在操作生産設備。

  三聖藥業軟袋生産車間稀配間內,本地員工在中方人員帶領下進行配液前的稱量工作。

  三聖建材構件車間布料員工在中方員工帶領下,已經能夠熟練進行工序操作。(本版圖片均由三聖股份提供)

  編者按

  4月25-27日,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在北京舉行。作為西部大開發的重要戰略支點、“一帶一路”和長江經濟帶聯接點的重慶,時刻牢記總書記殷殷囑托,立足“兩點”定位,堅持從全局謀劃一域、以一域服務全局,積極融入“一帶一路”,努力按照總書記視察重慶時提出的“在推進共建‘一帶一路’中發揮帶動作用”的要求,參與沿線國家和地區基礎設施建設,促進商貿繁榮,增進文化交流,蘊藏了大量可發掘的鮮活故事。從今日起,本報推出係列報道“‘一帶一路’重慶故事”,展現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重慶力量。

  4月9日,上任不到2個月的埃塞俄比亞駐華大使特肖梅·托加來到重慶,參觀拜訪了一家渝企。

  今年2月20日,特肖梅·托加上任伊始,就在向國家主席習近平遞交的國書中,明確表達了對中國企業積極在埃塞俄比亞履行“一帶一路”倡議,為埃塞經濟社會發展作出巨大貢獻的感謝。

  特肖梅·托加此次來渝,拜訪的正是在埃塞“作出巨大貢獻”的一家中國企業——重慶三聖實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三聖股份”)。

  投建建材廠

  “三聖速度”獲埃塞總理稱讚

  2016年8月,三聖股份響應“一帶一路”倡議,走進非洲,首選埃塞俄比亞投資建築材料。

  當年11月15日,投資1500萬美元的混凝土材料工廠在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的東方産業園開工,僅僅77天後,混凝土材料工廠三聖建材便建成投産,達到了每年為埃塞俄比亞基礎設施建設提供50萬立方米優質混凝土的産能。

  一個工廠,從開建到投産僅用時77天,這在埃塞俄比亞是前所未有的事情。時任埃塞俄比亞總理的海爾馬裏亞姆稱讚這是“三聖速度”。一時間,埃塞各大媒體紛紛前來報道,“三聖速度”火遍埃塞。

  據三聖埃塞公司總經理胡向博介紹,三聖建材有2條HZS180混凝土生産線,採用的是即便在國內也領先的全封閉綠色環保技術,特別是計算機全自動控制及配合比數據的實時保存等先進技術的應用,有效提高了混凝土的生産管理和質量控制水平。

  憑借強大的技術優勢,三聖建材不但為埃塞生産綠色環保的混凝土、混凝土外加劑和特種構件,還準備為埃塞俄比亞和非洲的基礎設施建設提供混凝土技術標準。

  開設醫藥廠

  緩解埃塞藥品緊缺問題

  2017年5月,借出席首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的機會,海爾馬裏亞姆約三聖股份董事長潘先文見面,在一番感謝後,又向三聖股份提出了新希望。

  “我希望你們再次展現‘三聖速度’,在埃塞建醫藥工廠。”胡向博回憶,海爾馬裏亞姆總理提出要求時非常迫切,令他記憶深刻。

  2016年,三聖股份並購了百康藥業的全部股權;2017年上半年,三聖股份全資收購了春瑞醫化的股權,進軍醫藥産業。海爾馬裏亞姆“嗅覺”敏銳,立即提出希望三聖股份在埃塞投建醫藥工廠。

  海爾馬裏亞姆的迫切自有理由。當時,埃塞俄比亞有21家本土制藥公司,産能只能滿足市場總需求的15%,另外的85%只能通過進口藥物來滿足,每年進口藥物總值超過3億美元。

  應“老朋友”邀請,2017年三聖股份又投資8500萬美元,在埃塞創辦三聖藥業,引進中國最先進、符合GMP標準的設備和技術,生産維生素類、心血管類、胃腸道類、抗結核類、解熱鎮痛類和抗生素類固體制劑,軟袋輸液、小容量注射劑等基礎藥品。三聖藥業也成為埃塞俄比亞第一家通過藥品GMP認證的藥廠。

  2018年年底,三聖藥業醫藥工廠在埃塞正式投産,達到符合歐盟標準的年産能:藥片50億片劑、膠囊10億粒、大輸液2000萬袋和3億支小容量注射劑,這將緩解埃塞及周邊國家藥品緊缺問題。

  三聖藥業有限公司副總經理亞德説:“我們公司的投産,不僅為擁有近1億人口的埃塞緩解了藥品緊缺問題,對于埃塞外匯儲備貢獻也是巨大的。我們還計劃為埃塞掙外匯,因為我們的産品要出口到整個非洲。”

  分享經驗

  登上聯合國講臺

  亞德在埃塞當地的制藥行業已經工作了20年,在介紹三聖藥業試生産情況時,他用得最多的就是“唯一”“最好”兩個詞,言辭中滿是欣喜和自豪。

  重慶日報記者了解到,三聖股份在埃塞投資的兩家企業(三聖建材和三聖藥業)全部項目投産後,每年可為該國貢獻4億比爾(約1400萬美元)的稅收。

  兩項目均提供進口替代産品,如滿負荷生産,每年將節約外匯達9800萬美元左右。與此同時,兩項目産品均可出口創匯,如滿負荷生産、50%産品出口,則每年可創匯約4000萬美元,可一定程度為緩解埃塞俄比亞外匯短缺作出貢獻。

  此外,三聖藥業和三聖建材還為當地創造了400多個就業崗位,員工本土化率達到90%。部分優秀埃塞員工還有到中國培訓,成長為骨幹的機會。最終,這些員工可以助力當地自主開展生産管理。

  2017年11月,應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UNIDO)第十七屆大會邀請,三聖股份與阿裏巴巴、華為、華堅集團、力帆集團一起,出席了“第三個非洲工業發展十年”活動,並登臺介紹發展經驗。

  三聖股份董事長潘先文表示,中國民營企業在改革開放中積累了不少經驗,在“一帶一路”合作框架下,中國民企投資非洲可以幫助非洲夥伴在工業發展初期少花成本、少走彎路。

  潘先文還介紹,下一步,三聖在非洲的發展策略是“産業開路、職教跟進,深度融合、互利共贏”。除了醫藥和建材投資,針對非洲工業化發展階段出現的人才瓶頸,三聖已聯合中國有經驗的大學,擬在埃塞建設職業教育産業園區,讓當地人掌握勞動技能和管理知識,提升自我發展能力,從而開啟三聖非洲發展策略的第二步。

  新聞鏈接》》

  他被稱為埃塞的“民間大使”

  在埃塞建廠的這段時間,三聖股份董事長潘先文每個月都要到埃塞跟進工程進度。在這一過程中,他發現,一直以來,非洲很多地區的工業化發展困難,大家都認為物流、運輸成本居高不下,原材料進口需求難以滿足是最大的經營障礙。但在他看來,這些都不是最棘手的問題,埃塞大部分當地員工受教育水平偏低,職業技能短缺,才是症結所在。這不僅降低了企業的生産效率,長遠來看,更是會拖非洲工業化發展的後腿。

  因此,從開辦工廠初始,潘先文就開始思考非洲地區的人才培養問題。他籌劃著,在投資條件成熟的情況下,聯合中國有經驗的大學,在埃塞設立職業教育産業園。園區以職業教育為龍頭,輔以實訓基地,前者為當地學生和無職業技術的勞動力提供與社會經濟發展密切相關的專業培訓,後者則將理論知識與實訓有效地結合起來,培養真正有用的人才。

  每一次來埃塞,除了跟進工程進度,潘先文還會帶上一些來自各行各業的企業家朋友來考察、了解埃塞市場,並促成一些人在埃塞投資。也因此,埃塞有官員笑稱,潘先生做了埃塞政府應該做的工作,是埃塞的“民間大使”和“招商使者”。但在潘先文看來,自己只是為兩國的商業投資搭建了一個小小的橋梁。

  讓潘先文當得起埃塞“民間大使”這一稱呼的,還有他在企業內部倡導的對于埃塞本地員工的尊重。在三聖,中國員工都把埃塞本地員工看作是“自己人”,不僅在工作上為他們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和指導,在生活上也一視同仁——兩地員工的宿舍和食堂條件相同。

  “在我們公司,是不能説‘小黑’這個詞的”,三聖藥業的一名員工笑著説:“在這方面,董事長對我們要求很嚴格,他常説的一句話是,在海外,我們不僅要代表自己、代表公司,還要代表國家。”

  談及未來的規劃和展望,潘先文表示,三聖會繼續加大對埃塞的投資,致力將埃塞打造成三聖的第二總部。在藥業領域,三聖會持續關注埃塞乃至非洲的市場需求,進一步擴充産品線,為當地百姓提供盡可能完善的藥品保障。在建材領域,三聖將根據市場情況,逐步豐富在埃塞的建材産品種類,並努力幫助正處于大力建設期的埃塞完善對混凝土攪拌現場的管理,做到質量可控、環保、自動化生産。此外,三聖集團還有一個“小心願”,就是希望可以通過三聖在埃塞當地的産品質量、口碑積累等,改變埃塞一直以來以歐標、美標為標準的國家標準,在部分領域引進中國標準。“如果真的能做成這件事,我們也算是為國家做出了一點小小的貢獻。”

  本報首席記者 陳鈞 實習生 唐璨

  相關新聞》》

  從産品出口到海外直接投資

  這家摩配企業利潤率增長兩倍

  從寸灘下水,沿長江至上海,向南,經過馬六甲海峽至印度洋,在巴基斯坦卡拉奇港上岸——這條貨運線路,重慶成歐機械有限公司總經理成慶林沒有親自乘船走過,但卻在地圖上看了無數遍。此前近10年,成歐機械生産的摩托車配件,走這條線路出口到巴基斯坦等國,每年有折合人民幣近百萬元的收入。

  “宜昌三峽過船閘,有時要等兩三個星期;馬六甲海峽海盜不斷,貨在路上走,總是讓人擔心。”他説。

  不過,近兩三年來,成慶林再也沒有這種擔憂了。不是海外生意中斷了,而是以直接投資取代了貿易。他與當地人合夥在卡拉奇投資建設了一座工廠,生産摩托車發動機的缸蓋,直接供應當地及周邊市場,每年有上千萬元的銷售收入。

  海外直接投資,不確定因素太多,風險非常大,成慶林為啥要冒這個險呢?“如果要從企業長遠發展的角度考慮,真正要在‘一帶一路’市場扎根,直接投資十分有必要。”他説。

  據介紹,2011年,在當時微企扶持政策的鼓勵下,成慶林從任職的摩配企業辭職,用10萬元注冊成立了微企成歐機械。在摩配行業沉浸多年,成慶林懂技術、有人脈,事業很快步入發展快車道,公司先後研發並投入使用了20多項專利技術。其中,機加及鋁合金鑄造工藝在同行中處于領先水平,其缸蓋類産品因油耗低、排放少、功率大、動力強,出口到包括巴基斯坦在內的10多個國家。

  來自巴基斯坦的阿都(音),是成慶林的海外經銷商之一。在巴基斯坦摩托車市場,除了本田這樣的國際品牌,其余都是本國人創建的民族品牌。本田等企業都有自己封閉的産業鏈,自成體係,而所謂民族品牌摩托車,都是從國外進口配件在巴基斯坦組裝而成。配件的來源地,主要是中國。

  和阿都合作多年,成慶林有了新發現,一是阿都每年的採購量都在增長,年均增幅在30%以上,這表明該國摩托車市場成長態勢很好;第二,阿都不斷地要求他降價,這表明國內同行間可能存在以價格為手段的惡性競爭,最終可能導致大家都賺不了錢。

  坐以待斃不如主動出擊。2014年春,成慶林到巴基斯坦考察。他發現,自己的産品,到巴基斯坦的平均價格在42元左右,其中6元是關稅,4元是物流成本。如果在巴基斯坦生産,這兩項成本可以省去。同時,重慶摩托車行業的平均人力成本是每月3500元左右,而巴基斯坦的平均月工資僅有700元,人力成本要低幾倍。

  但要在巴基斯坦投資,現實的難題一大堆,其中最主要的是人力資源管理。“當地人掙錢的欲望不強,幾乎不可能加班,即便是正常上班時間,也可能脫崗去禱告,中國人去管理工廠很困難”,成慶林意識到,有必要和當地人合作,各取所長。

  阿都無疑是最佳人選。兩人一拍即合並達成協議,阿都出資修建廠房購置設備,成慶林技術入股,佔30%股權。2016年,雙方合作的企業建成投産。這是卡拉奇乃至整個巴基斯坦首個摩托車缸蓋生産企業。

  同樣的中國技術,省去了關稅和物流成本,人力成本也低一大截,成慶林他們即便以略低于從中國進口的價格出售,也有不小的獲利空間。“國內同行做出口,利潤率在10%以內,我在巴基斯坦就地生産,利潤率至少30%”,他透露。

  本報記者 吳剛

編輯: 陶玉蓮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4412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