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藝術報:紅色寫生 洗滌心靈之旅
http://www.cflac.org.cn    2010-08-27    作者:段澤林    來源:中國藝術報

    從追憶《西江月井岡山》裏的“黃洋界上炮聲隆,報道敵軍宵遁”到感受《憶秦娥婁山關》中的“蒼山如海,殘陽如血”,從重溫臘子口激戰之艱苦卓絕到體味勝利會師會寧之歡欣鼓舞,從參觀毛澤東故鄉韶山到朝聖中國革命聖地延安再到走進“新中國從這裏走來”的西柏坡,中國文聯、中國美協赴革命紀念地創作採風活動自5月15日啟動以來,來自院校、畫院、各地美協、美術館等多個藝術機構的數百位畫家分5批,先後前往江西井岡山、瑞金,陜西延安,貴州遵義,甘肅臘子口、會寧,湖南韶山和河北西柏坡等革命紀念地進行採風創作,創造了新中國成立以來規模最大、涉及范圍最廣的一次群體美術家深入生活、採風創作的佳話。這次前後籌備近一年、歷時4個月的赴革命紀念地創作採風活動行程可能不及紅軍二萬五千裏長徵,但卻認真踐行了古人“行萬裏路”的藝術訓誡。在這其中,美術家既有路途顛簸、舟車勞頓之苦,亦有感同身受、今昔比對之甜,更有靈感突襲、激情創作之美,可謂五味雜陳、感慨良多。

    搜盡“紅色”打草稿

    石濤雲“搜盡奇峰打草稿”,將搜奇峰知妙理與打草圖下苦功相結合,揭示出古代文人繪畫的造境高妙之理。1942年,毛澤東同志《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提出文藝為人民群眾服務,人民生活是一切文學藝術的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唯一的源泉,更是為廣大文藝家的創作指明了方向。深入生活、繁榮創作成為當代文藝家肩上義不容辭的重任。

    中國文聯黨組成員、副主席、中國美協副主席馮遠表示,藝術家近距離地了解、體驗革命歷史和革命紀念地的發展,是一次重新學習的機會,藝術家要進一步挖掘紅色資源的思想內涵,表達對革命先烈的緬懷之情,為中國的文化建設擔負起使命和責任,以一批弘揚民族精神和時代精神、體現社會主義核心價值的精品力作向建黨90周年獻禮。

    據了解,本次中國文聯、中國美協赴革命紀念地創作採風活動是在貫徹落實中央領導同志指示精神,按照中宣部領導和中國文聯黨組的要求組織開展的,組織者希望活躍在各個領域的美術家,到革命聖地觀察、了解、體驗生活,通過現場感受、寫生創作為明年建黨90周年大型美展打基礎、做準備、積蓄力量。來自全國各地的美術家積極響應號召,分赴各個革命紀念地,“第一次”的新鮮感受給他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早在西安上學時,就曾到重慶、廣州、韶山、井岡山等革命紀念地創作寫生的中國美協顧問楊力舟,卻是第一次來到甘肅臘子口和會寧。“紅軍不怕遠徵難、艱苦奮鬥的精神對革命後代是巨大的鼓舞,需要我們很好地傳承下去。我長期關注革命歷史畫創作,但這次的甘肅之行讓我有了新的收獲,沿途我看到很多藏族婦女參與修路,建設自己新家園讓我很受感動,這些為我今後創作提供了更為豐富的素材。”

    除了“第一次”的新鮮與興奮,還有故地重遊的驚喜與感動。早在1975年春天,為創作《毛主席重上井岡山》搜集創作素材就曾來到井岡山的中國美協理事、中國畫藝委會委員朱理存,至今記得那時井岡山上的小油松在陽光下閃爍以及盛開的杜鵑花。“井岡山今非昔比,當年的油松已長成參天大樹,千峰競秀、萬壑爭流,到處都裝點著綠色植物和簇簇鮮花,令人目不暇接。便利的交通、通訊,整潔美麗的街道,一個個漂亮的博物館、賓館、飯店、商店……好一座花園般的城市!”朱理存説。

    此外,南北方風景、文化的差異,總會給來自全國各地的畫家帶來不一樣的感受。無論是不知疲倦希冀畫盡五百裏井岡的中國美協副主席許欽松,還是以日均一張油畫的高産量如迷醉般表現大美甘肅的中國美術館館長范迪安,抑或是清華美院教授代大權不知疲倦地用相機搜盡沿途的一切美景,或是一上車就用相機對準窗外快門聲音咔嚓不停的湖南省美協副主席曠小津,對于他們來説,抓住每一個感動瞬間,珍惜難得的寫生機會是他們共同的心願。

    洗滌心靈的紅色寫生之旅

    記得在去年“靈感高原——中國美術作品展”上,著名畫家詹建俊談及為什麼鐘愛藏族題材時曾表示:“除了地域特色,人們的精神狀態不一樣,生活本身與自然的融合、人際關係的淳樸,都是我們在城市生活中所需要的,多去幾次,可以凈化我們都市人的心靈和社會空氣。”與之類似,前往井岡山採風寫生的中國美協藝委會辦公室主任丁傑,在面對井岡精神和井岡風情時,感嘆道:“我深深為當年紅軍的艱辛與苦難而震撼,為今天的幸福生活而感慨。”重溫黨史凈化心靈成為其此行的最大收獲之一。

    全國政協委員、老畫家杜滋齡在延安魯藝舊址教師照片墻上,看到他所熟悉的已故恩師馬達、郭均時,心情激動地説:“上世紀30年代的老一輩美術家追求光明,奔赴延安,用馬克思主義文藝觀和手中的畫筆參加抗戰和謳歌紅色根據地,自力更生、艱苦奮鬥的革命精神風貌令人感動,我們後輩要繼承他們光榮的大無畏革命精神,使延安精神繼續發揚光大。”出生在延安王家坪,曾受延河水和小米哺育的全國政協委員、老畫家李延聲,也對再次來到延安採風激動不已。他表示:“自己更感革命使命重大,要用畢生精力去弘揚延安精神,歌頌社會主義的偉大成就。”

    重溫紅色聖地,除了感懷先驅為新中國成立與建設創下的不朽功勳,洗滌心靈傳承老一輩優秀革命精神外,對美術家而言,更為重要的是立足當下,通過今昔比對,反思反觀,真正創作出一批無愧于時代和人民的精品力作。

    中國美協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吳長江表示,表現今天革命聖地的創作,我們認為不再只是傳統意義上歷史畫的創作,藝術家所體會到的已經是革命根據地幾十年來的新變化。我們希望通過此次採風,藝術家能創作出一批留得住的美術作品。通過這樣的活動,也希望藝術家對自己的創作和藝術發展有一個新的思考。

    寧夏美協主席宋鳴在參觀完井岡山革命前輩故居時表示,井岡山上過去鬥爭生活的艱難與如今紀念館外殷實和諧的生活之間,我們該如何認識兩者的關係呢?“我認為,對革命紀念地的採風不是簡單的參觀遊覽,而是在一個大的主題下,通過對往昔革命前輩崢嶸歲月的再認識,實現對美術家精神歷程的一種反思。”

    清華美院教授杜大愷在談及赴甘肅革命紀念地寫生體會時也表示,重走革命路,感懷離現在並不遙遠的先驅為得來我們今日美好生活所付出的種種,將成為我們心中永遠的警示和效倣的榜樣。與此同時,革命聖地今昔的面貌變化,反證出革命和建設到底為我們帶來了什麼,先驅者的價值在當代的意義得到進一步彰顯。

    寫生是“永不過時”的創作之路

    1960年9月,以傅抱石為首的江蘇畫壇13位畫家從南京啟程,開始了3個月、足跡遍布6省的“二萬三千裏寫生”,開啟了新時期中國畫家“外師造化”的寫生之路,其後創作的一批作品突破了當時畫壇的程式,刮起一陣新風。而今,在這樣一個信息快速傳遞和交通便利的時代,當按下照相機快門記錄眼前一切已然成為習慣,將腳步停下,拿出速寫本迅速畫上幾筆的價值幾何?

    “就我個人而言,我的作品很多都是直接來源于寫生。現在很多美術家對寫生不屑一顧,但對美術工作者而言,最終的創作需要通過手來實現,這是逾越不了的。社會在進步,新的科技方式似乎可以代替手,卻永遠無法打動作者,也打動不了觀眾,傳統的繪畫方式是無法被代替的,這也是我們今天強調寫生的意義所在。”吳長江説。

    “寫生”這個西方造型藝術的基礎之徑,曾對中國畫壇開啟新篇章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無論是全力主張並動手實踐于“現場”、“實寫”的徐悲鴻、葉淺予、李可染、黃胄等,還是“目視心記”簡單勾畫的黃賓虹、傅抱石,都將寫生與自己的創作緊密結合。如果沒有一張張活靈活現的新疆等地少數民族的速寫打底,我們很難想象黃胄的創作如何進行;如果不是採風寫生過程中的圈圈點點,可能傅抱石的《待細把江山圖畫》不知如何成型。前輩畫家留下的種種關于寫生的創作談,無論是講述寫生與臨摹關係,還是討論毛筆水墨速寫對國畫家創作的重要,都對今日當代畫家創作大有裨益。

    著名畫家黃永玉在《速寫因緣》中寫到:“朋友們有個好習慣,隨手帶著速寫簿,走到哪裏畫到哪裏,然後湊到一塊品評、欣賞……有空的時候出來畫點‘速寫’和不太速的‘慢寫’。”當採風創作開始出現旅遊觀光的趨勢,拿著小板凳,坐下來,動手畫一畫,或許成為本次中國文聯、中國美協赴革命紀念地創作採風活動最鮮明的特點。在此過程中,每位畫家留下少則十余張,多則幾十張速寫,或將成為其本次創作採風活動的最大收獲。

(編輯:曉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