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仁山:尋找紅色的精神資源
http://www.cflac.org.cn    2010-06-25    作者:關仁山    來源:中國藝術報

    4月9日,我有幸參加了中國作家走進“紅色聖地”西柏坡採風活動。這次採風的主旨很明確,就是弘揚我黨優良革命傳統,充分挖掘革命文化資源,以文學的形式展示革命紀念地的歷史與今天。

    過去常常陪同客人到西柏坡,基本是走馬觀花似的紅色旅遊。這次大不一樣,時間雖然也短,但我們的心是沉下去了。關注的不再是景色,不再是飲食,而是紅色精神資源。我們這個團的每一位作家都大有收獲,我自己也有很大收獲。文學圈裏有個共識,紅色正面的東西不好寫,有一個症結就是,我們心中懷疑崇高。經過到紅色聖地體驗生活,思考之後,我對自己説,要相信這個偉大時代,要相信我們的黨,相信我們的人民。有內心的這種相信,我們寫起來才不心虛,才有底氣。第二層意思是,我們要理直氣壯地抒寫紅色精神。去年,我寫了一個長篇,塑造了一個年輕共産黨人形象,有著理想主義情懷。作品一直沒有拿出手。因為他的精神資源很有限,人物有點不硬氣,一旦資源枯竭的時候,就像汽車沒有了燃料。怎樣點燃激情?怎樣在我們深淵般的內心,有一種靈魂的飛升?這是我困惑的地方。採風讓我解除了這種困惑,我在西柏坡給這個年輕的共産黨人精神之樹找到了根。我回來後開始了40萬字長篇小説《信任——西柏坡紀事》的創作。通過走訪、座談,我們真切地感受到,當年革命先輩之所以能在危亡和艱難困苦中絕處逢生,靠的就是一種獻身精神和堅定的信仰。那一代革命家身上的寶貴精神,我們寫得不是多了,而是太少了,我們有責任讓後代了解歷史、認知歷史,給今天的生活提供精神資源。

    我覺得,文學的力度最終體現在精神氣度上,這是作家無法回避的問題。精神資源有兩個層面,一個是作家堅定的信念和強烈的興趣;另一個層面是創作的內在精神能力。藝術勞動應該是一種最誠實的勞動。作家要扎實生活,誠實寫作。作家只有誠實地勞動,才能有所收獲。作品在某種意義上,不完全是智慧的産物,更主要是毅力和艱苦勞動的産物。誠實不是愚鈍,而是積極的心態和敏銳的藝術感覺。有時候,內心越是活躍和激烈,外表越是平靜。有一位作家説過:“一個作家一輩子只能幹一件事,把自己的血肉,連同自己的靈魂,轉移到自己的作品中去。”這種轉移要靠作家有充沛的精神資源。

    文學的功能在于通過對人的靈魂的審視,而達到對人的精神觀照。文學應該進入揭示人的精神生活的深刻層面。現實題材長篇小説創作,更需要精神資源。長篇固然不能像中短篇那樣敏銳快捷,但絕非命定地與現實保持遙遠的距離,長篇完全能夠對當代社會問題和時代風貌作出及時而出色的描繪,引起讀者的共鳴。透過歷史看今天,我更關心的是現在這個時代,因為時代在急速地變化,一個作家不應該回避他每天生存的這個變化的空間。

    我們找到了西柏坡精神,黨中央在西柏坡時期的輝煌歷史和成功經驗,鑄就了偉大的西柏坡精神。這是一種代表歷史性轉折的革命精神,是中國無産階級革命精神發展的新階段,是井岡山精神、延安精神的延續和發展。我們感受到西柏坡精神內涵十分豐富,包括萬眾一心的團結精神,自強不息的“趕考”精神,團結進取的大無畏精神等。西柏坡精神的精髓是實事求是。我們的創作,就是將精神轉化成血肉和形象。

    在創作中我感受到,我們應該樹立這樣的雄心:寫紅色歷史,不能降低藝術標桿。紅色文化中一樣能夠找到藝術的質感、生命的質感、靈魂的質感,這種質感就是美。從文學的藝術質感出發,隨樸素的文學情感上路,寫出永恒的、美好的人性和精神,不僅記錄了紅色歷史,還會溫暖年輕一代人的心靈和靈魂。

    (中國作家協會全委會委員、河北省作協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