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曉咏:我們的事業在發展
http://www.cflac.org.cn     2009-08-25     作者:宋曉咏     來源:中國藝術報

    我生活在珠江三角洲西部的鶴山—— 一個在當地並不算發達的、有著30多萬人口的小城市。文聯這個名字,不知不覺與我連接了31年,我和她一起經歷了許多風風雨雨,人間冷暖,甜酸苦辣。

    上世紀60年代,受父親的影響,我自小學習過文學、音樂創作、二胡、大提琴、聲樂和繪畫。由于父親是音樂工作者,我的興趣和精力還是偏重在音樂方面。1972年,我剛上高中,處女作《我參加了紅小兵》在省裏的《紅小兵》歌集發表了。接著,我又在省裏的歌曲雜志發表了10多首作品,就這樣,我開始走上了音樂創作的道路。

    1978年,改革開放的春風吹綠了南粵大地。“文革”時停辦的縣文聯得以恢復,召開了縣文學藝術工作者第三次代表大會,22歲的我有幸加入了文聯並參加了文代會,我第一次感受到文藝大家庭的溫暖。在那裏,我認識了不少文藝界的朋友,得到了前輩的指導和教誨,獲取了不少文藝資料和交流的機會。

    1974年高中畢業,我當了軋鋼工。1977年恢復高考,我連續兩年參加音樂學院的聲樂、作曲考試卻名落孫山。1980年,我調到縣圖書館工作。後來文化局領導發現我有文藝專長,便把我調到文化館負責音樂工作,于是我開始與文藝打上了交道:組織輕音樂隊,下鄉巡回演出,組織作者下基層採風創作和開展少兒合唱團活動等,工作排得滿滿的。1986年,我通過成人高考進入了五邑大學中文係脫産學習。我在艱苦條件下的工作和學習中,得到了鍛煉。

    1988年,我從五邑大學畢業,又回到了文化館工作,兼任縣文聯的秘書長。這樣,我就開始用業余時間做文聯的檔案文書工作。

    不要看鶴山市地處珠三角,但文聯的條件還是較差。當時文聯的編制是3個人,張錦源老師和我被安排擔任專職副主席,我兼任秘書長,還有秘書小劉。我們算是老中青結合,當年老張57歲,我是35歲,小劉21歲。我們這個單位沒有定級,辦公地點在文化局會議室的一個角落,辦公經費是每年一萬元。

    我們把多年的文聯檔案分級整理登記,當時文聯只有100多個會員6個文藝小組。我們通過多方奔走,發動調整,開展活動,分別成立了8個文藝協會,籌集資金復刊出版了《鶴山文藝》,出版了一批文學藝術作品專集,文藝隊伍不斷壯大。

    1994年,文化工作開始得到重視,文聯的工作有了轉機。鑒于文聯人手少,文聯和文化局合署辦公。我這個常務副主席,也給定為副科級。1995年,出于工作需要,我兼任了文化局的副局長。為解決人力、財力不足問題,我想方設法把不少文藝活動讓文聯和文化局一起聯辦,期刊《鶴山文藝》也通過企業的資助正常發行,出作品、出人才初見成效,一批文藝作品上珠江,過長江,在全國、省內獲獎、發表和展出。

    我們在文聯工作,之所以能團結起一班文藝工作者,就靠我們的心,只要我們全身心投入文藝事業,多聯絡、多協調、多服務,為作者們出作品、搞展覽、搞演出、想辦法出力,他們就會感激文聯,就會認同文聯,有歸屬感!近年,中學美術教師黃遠明通過他的個人努力和文聯的幫助,作品多次入選全國、廣東省大展並獲獎,他加入了省和全國美術家協會,被評為江門市優秀文藝家。為此,他曾感動不已地對我説:“沒有你們的幫助,就沒有我的今天。”

    到現在,我們文聯從6個文藝小組發展到8個文藝協會,會員從100多人發展到600多人,其中,全國文藝家協會會員5人、省級文藝家協會會員49人、地市級文藝家協會會員152人。我們創辦了《鶴山文藝》、《鶴山文學報》和《民苑》等報刊,還創辦了電子版《鶴山文藝》和《鶴山攝影》。而我自己通過不懈努力,一批音樂、戲劇作品在全國、省裏獲獎和發表。我加入了省音樂家協會、省戲劇家協會和中國音樂家協會,三度被江門市委、市政府授予“江門市優秀文藝家”稱號。

    也許這就叫做緣分:我和文聯能連在一起,這就是一種特殊的命運安排。

    (作者為廣東省鶴山市文聯主席)

(編輯:李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