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遠徵:演《全家福》很幸福
http://www.cflac.org.cn  2007-05-04  作者:  來源:中國文聯網
 

《全家福》是劇院近些年沒有的話劇樣式。它像一部編年史,敘述了北京從建國到跨世紀的變遷。七幕戲其中有五幕是每十年一個跨度,這就給每個演員對人物的把握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我在劇中出演男主角王滿堂。王滿堂是劇中的核心人物,是古建世家的傳人、古建隊的隊長。他們一家的悲歡離合以及古建隊經歷的風風雨雨,折射出了從建國到跨世紀整個中國的命運。

接到王滿堂這個角色後,我首先查閱了有關北京古建行業的資料,特別是閱讀了北京古建專家馬旭初老先生的書。對于古建行業有了一些比較深入的了解,古建行實際上是世襲的,他們的技術是靠口傳心授,而像王滿堂這樣的古建隊頭兒,不僅古建行裏的各種活計樣樣精通,同時又有一定的藝術感覺。在修復古建築的時候,不僅需要會幹瓦、木、渣、石、土這樣的粗活兒,還要精通雕梁畫棟這樣的細活兒。因此,王滿堂這個人物不一定有多高的學歷,但他在古建行裏可以稱得上是專家。

王滿堂在劇中常常説的一句話:我們搞古建的無論是做事做人講究的就是一句話,平如水,直如線。這是王滿堂做人做事的準則。無論是在大躍進拆東直門時他敢于表達自己不同的觀點,還是在“文革”中舍命保護自己家的影壁,這些都充分體現出王滿堂做事做人平如水、直如線的性格特點。特別是第六幕當王滿堂得知二兒子國梁承包工程因偷工減料而砸死人時,他毅然決然讓國梁去自首。這段戲是表現王滿堂性格的高潮部分,我在表演上把這段戲分成了五個層次:第一層就是當王滿堂得知國梁出事時,先是壓著火。第二層,在他看到兒子偷工減料的發票時他爆發了;第三層,老伴兒大妞出來為兒子辯護時,他把所有的怨氣和憤怒都發泄在大妞身上;第四層,當他把證據(發票)交給警察後,他無法正視兒子憤怒的眼光,雖然是大義滅親,但面對不爭氣的兒子,他的內心是痛苦的;第五層,大妞的死讓他又難過又自責。

在王滿堂的情感線上,剛剛解放一家人準備開始新生活的時候,王滿堂原以為已經被炸死的農村媳婦麥子帶著他們的兒子國柱意外地找上門來,原本一家人的幸福生活被這突如其來的母子倆攪亂了。一邊是結發的妻子,另一邊是有救命之恩的媳婦,王滿堂陷入了兩難的境地。盡管王滿堂的情感不是全劇的主線,不可能用濃墨重彩去描繪,但卻是不可或缺的部分,這需要用細節來表演和強調。劇中王滿堂和麥子以及大妞的對話並不多,幾處戲都是靠感覺。如麥子告別的戲,盡管我坐在邊上沒什麼臺詞,當聽到麥子説“我們回去是離婚”時,我用了一個比較大的低頭扭頭的動作來表現內心的痛苦。最後一幕,當王滿堂看到在老友的安排下,麥子回來時,當女兒墜兒輕輕地叫了一聲“爸爸”,我用手拍了拍墜兒的手,緩緩地轉身走上前接過麥子手中的包袱,重新接過斷了幾十年的一份情。好的細節是可以撞擊到觀眾心靈的。

影壁,是劇中很重要的一條線索。在不同的時期,影壁的命運直接折射出當時國家的命運。王滿堂為了影壁也幾乎經歷了生生死死,幾次差點搭上自己的命。劇中的結尾有一段戲,王滿堂得知北京市政府新的規劃要拆掉他們的小院和影壁的戲。為了使人物更完整,在徵得導演的同意後,我寫了王滿堂哭影壁的一段獨白。這段獨白是對師父、妻子大妞和愛徒二生亡靈的告慰,也是抒發自己對影壁難以割舍的情感,更是對自己一生的回顧和總結。在後來的演出中,許多觀眾為之落淚,事實證明這段戲使王滿堂這個人物更完整、更豐滿了。

演王滿堂累!累就累在在3個小時的演出中,要用心體驗50多年的人生歷程。

演王滿堂值!值就值在在我的演藝生涯中,又多了一個讓我值得驕傲和自豪的角色。

演《全家福》幸福!我們的辛苦和付出,換來的是觀眾熱烈的掌聲和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