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徐悲鴻與齊白石的交遊

時間:2011年04月20日來源:中國藝術報作者:馬明宸

    齊白石與徐悲鴻同為20世紀的中國美術大師,兩個人年齡出身、家庭背景方面有很多差異,藝術道路也不相同,徐悲鴻主張和實踐的是通過學習西畫的寫實手法來改革中國畫,齊白石則是從中國畫傳統內部尋求變革的藝術家。但是徐悲鴻卻有著兼收並蓄的教學思想,對齊白石的藝術是相當推崇的,他收藏推介齊白石的作品,把齊白石請上京華美術學校的講壇,同時對于齊白石的私人生活細節也照顧有加,二人成為藝壇的忘年交。他們是20世紀中國美術的兩面旗幟,兩人的交遊對于中國美術的影響也是巨大的。

    1928年,徐悲鴻擔任北平大學藝術學院院長,他認為齊白石的藝術具有獨創精神,就打算聘齊白石為教授,想用齊白石的藝術來矯正當時的畫風流弊。齊白石開始不答應,因為他自忖雖然也教過畫,但是都是傳統的師徒傳授方式,況且自己只上過半年學,更沒進過洋學堂,到學院教學他一點自信也沒有。其他許多朋友力勸,徐悲鴻再三請求,並且答應齊白石教畫可以不用講,只做示范即可,並且來去都有馬車接送,徐悲鴻親自作陪,這樣齊白石才勉強答應。齊白石到了學校以後其他教員都很尊敬他,還有個外籍教員對齊白石非常欽佩,齊白石教畫不喜歡講,只坐著靜靜地畫,同學們在一旁靜觀,學生們接受齊白石的教學方式,這讓齊白石大感欣慰。齊白石對于徐悲鴻的推薦十分感激,作詩“草廬三顧不容辭,何況雕蟲老畫師”以記其事,1929年徐悲鴻辭職南返,與齊白石不斷有書信詩畫往還。行前齊白石問徐悲鴻行蹤,徐悲鴻説半個月在上海,半個月在南京,齊白石就畫《尋舊圖》表達思念之情,在畫上題詩曰:“一朝不見令人思,重聚陶然未有期。海上風清明月滿,杖籬扶夢訪徐熙。”可見二人交情之深。

    1932年徐悲鴻為齊白石編選畫冊並作序,1935年徐悲鴻在藝文中學舉辦了一個小型畫展,齊白石扶病前往參觀並留言:“余畫友最可欽佩著,唯我悲鴻”。1939年徐悲鴻在桂林寫信求齊白石精品,齊白石選珍藏舊作《耄耋圖》慷慨相贈。此外,徐悲鴻多次撰文對齊白石的藝術給予極高的評價。1946年抗戰勝利以後徐悲鴻任北平藝術專科學校校長,又聘齊白石為名譽教授,1949年中央美術學院成立,當時學校有人認為齊白石屬于不上課的挂名教授,建議取消其關係,徐悲鴻等校領導認為“現時並無挂名教職員,齊白石、張大千為中國有數之名畫家,雖不授課,但可請其來校指導”,因而繼續聘齊白石為名譽教授,徐悲鴻每個月都把齊白石的工資親自送到他手裏。每年春節徐悲鴻都早起去給齊白石拜年,齊白石過壽添孫,徐悲鴻都有書畫贈送致賀。有一年春節,徐悲鴻夫婦派人為齊白石送上清江鰣魚與粽子,並囑咐烹制時“不必去鱗,因鱗內有油,宜清蒸,味道鮮美”,足見二人情誼之深。1951年,齊白石的看護夏文珠因故離去,齊白石央請徐悲鴻夫婦代為尋找,後來徐悲鴻夫婦又幫助他另尋女陪護人員,照顧老人的生活。新中國成立後,齊白石與徐悲鴻都在國家美術機構擔任職務,二人共同為新中國美術事業的發展獻計獻策。

    1953年徐悲鴻去世後,徐家人考慮到齊白石與徐悲鴻交情深厚以及齊白石年事高怕受刺激等原因,因而暫時沒有告訴齊白石這個消息。但是原來徐悲鴻在世時每月必親自為齊白石送去工資,現在就只好改由其他人了。徐悲鴻的夫人廖靜文去看望齊白石,齊白石就問及悲鴻為什麼沒有來,廖靜文就謊稱徐悲鴻出國了,就這樣維持了一段時間。後來時間長了齊白石就不相信了,約過了一年,齊白石雇了一輛三輪車,由他兒子陪同親自到徐悲鴻家裏看望。到了以後他才發現徐悲鴻的家門口已經挂上了“徐悲鴻紀念館”的牌子,這時他就明白怎麼回事了。齊白石緩緩走進去,因為紀念館中徐悲鴻的畫室、客廳還都保持著原狀,齊白石還是坐在原來悲鴻在的時候他坐的沙發上,沉默了好久才問廖靜文徐悲鴻的靈位是在哪裏。因為齊白石是農村出生的,農戶家裏死了人都要寫個靈位,但是紀念館沒有設,只有一個大照片挂在他們原來住的屋子裏。齊白石就叫他的兒子攙著他走到徐悲鴻的屋子裏,在徐悲鴻的遺像面前深深鞠躬,説:“悲鴻先生我來看你了,我是齊白石。”然後默哀一陣子,含著眼淚離開了。

    齊白石對于徐悲鴻的知遇之恩感戴終生,多次對人説“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徐君也”。


(編輯: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