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歷練都是成長的見證
——記舞蹈劇場《在遠方,在這裏》
欄目:觀察
作者:陳偉科  來源:中國藝術報

舞蹈劇場《在遠方,在這裏》劇照  王徐峰  攝

  舞蹈劇場《在遠方,在這裏》11月9日至10日登陸國家大劇院,用肢體語言深情訴説了對故鄉的眷戀。演出結束後,觀眾們對于佟麗婭這個跨界的舞者似乎産生了一些或情緒化或理性化的思考,而筆者想到的是,必須要搞清楚一個問題,那就是觀眾在這臺演出中收獲了什麼。

  “佟麗婭太美了” ,這句話是個不爭的事實。舞臺上的佟麗婭似乎比她在電視熒屏裏塑造的人物形象更具有可觀性,她清楚地知道觀眾想要看到什麼。既然是舞蹈演出,僅僅體現美是遠遠不夠的,于是這臺晚會出現了幾個強悍的男舞者和群舞演員,並且利用現代化的舞臺形式勾勒出了特有的民族風情,表達了對過去和未來的禮讚。從整體上看,這臺演出是成功的,“對生活有感悟的佟麗婭就是與眾不同” ,這是許多人觀演結束後的共同感慨。

  每一次歷練都是成長的見證。我們可以通過舞臺呈現凝視主創團隊對于藝術創作的態度,通過晚會中的舞蹈感受到積淀其中的文化意蘊,以及對于生活的思考。而給觀眾帶來這一切感受的核心,正是舞者佟麗婭和主創團隊。新疆民族舞蹈是絲綢之路舞蹈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用新疆民族舞蹈組成舞蹈專場,其深刻的精神內涵、絢麗的地域特色、豐富的民族情感以及多姿多彩的藝術表現手法,充分展現了佟麗婭家鄉的大美。諸如第一章“遇見”運用婀娜多姿的維吾爾族賽乃姆構建場景。第二章“致父親”用具有親和力的錫伯族舞蹈再現了錫伯族的西遷史,並從男性的角度讚頌了父親的力量與偉大。第三章“致母親”用極富美感的塔吉克族舞蹈致敬母親。在第四章“致愛情”裏,佟麗婭與男舞者依力凡的雙人舞成為章節中的點睛之筆,舞蹈動作緊張有力,表現了草原上駿馬奔馳的矯健姿態,以及青年男女嬉戲追趕的天真快樂,那種狀態像極了愛情萌芽時的樣子。第五章“致遠方”運用敦煌飛天、胡楊、龜茲樂舞、木卡姆樂器、燈舞等元素,再現了歷史上的絲路場景。尾聲“致這裏”點明了無論身在何處家鄉都在心裏的主題思想。通過六個章節,觀眾品味到了演出的靈性、真摯的情感,以及青年文藝工作者們的精神品格。

  年輕人背井離鄉,其實都是為了有一天能夠榮歸故裏。毋庸置疑,鄉愁是中國人心中最柔軟的地方,談及“鄉愁”最容易引發人們的共鳴。佟麗婭用“寫給故鄉的一封情書”埋下伏筆,這既是虛幻的想象,又是真實的寫照,這個理念賦予了整場演出浪漫的唯美格調,既別致又優雅。她以家鄉美開篇,隨著舞臺敘述的展開,在舞臺上盡情宣泄毫無修飾的激情,無論是領舞,還是雙人舞,抑或是其中的點綴性舞段,都將這種樸素的真誠從簡單的民族風情升華成了厚重的故土觀念,以及深沉的家國情懷。

  身為影視演員的佟麗婭多年後突然回歸舞蹈,確實給舞蹈行業人士打開了一個全新的視角。這是一個全新的時代,機遇與挑戰同時存在,文藝工作者最需要做到的就是不忘初心、牢記使命,承擔起社會責任,大力弘揚社會主義正能量,力爭創作出更多無愧于歷史、無愧于時代、無愧于人民的優秀作品,為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發揮文藝特殊的引領作用,為國家、社會和人民構築美好的精神家園。舞蹈劇場《在遠方,在這裏》正是用本土文化滋養文藝創作,用舞蹈形式記錄時代畫面。

掃一掃瀏覽更多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