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劇種“轉基因”
作者:本報記者 張璐  來源:中國藝術報

中國戲曲學院多劇種辦學十年成果豐碩,專家聚焦人才培養

警惕劇種“轉基因”

  “2009年學院作出開辦多劇種表演及器樂專業的決定,重新組建了表演係,開啟了有方向、有組織、有計劃、有特色的致力于為各地方劇種培養高層次專門人才的新模式。截至目前,我院多劇種辦學覆蓋24個劇種(不含昆曲) ,其中兩個世界級非遺劇種,20個國家級非遺劇種, 2個地方新興劇種,共招生360余人。 ” 11月8日,中國戲曲學院多劇種辦學十周年人才培養研討會舉行,針對當前國戲多劇種班的培養情況,中國戲曲學院黨委副書記徐超如是介紹。

  從2009年至今,中國戲曲學院表演係的多劇種辦學已經走過10年。據介紹,預計到2020年將實現全國主要地方戲曲劇種的省域覆蓋。11月4日至7日,中國戲曲學院在梅蘭芳大劇院舉辦了表演係多劇種辦學10周年的教學成果展演。研討會當天,與會專家對多劇種辦學給予了肯定,並圍繞多劇種人才培養模式研究、探索符合地方戲曲特點的人才培養模式、新時代戲曲(表演)人才的培養方向等議題進行了深入研討。

  記者了解到,中國戲曲學院主要以多劇種人才培養班的形式開展多劇種辦學,採用“2+1+1”的模式——學員前兩年在國戲學習京昆相關知識以及劇目,後一年半學習本劇種的名家名劇。在中國戲曲學院原青研班班主任張關正看來,用京昆規范教學的方法來培養各個劇種的學生,但是不能什麼劇種都“京昆化” ,“京劇、昆曲確有它的優勢,特別是在身段和基本功上面,但是不能全國360多個劇種,最後經過中國戲曲學院多劇種的培養,身上出來的東西都是‘京昆化’,就沒有特色了,戲曲還是要多樣化。 ”

  張關正還認為,辦學、培養學生要和科研結合,使多劇種辦學在原有培養京昆學生取得成績的基礎上,根據新的形式研究出一套適合于各個劇種的教學方案,找到共性中的各個劇種不同的個性。

  “培養戲曲人才,最關鍵探討的問題就是人才培養的規律,這個規律從何而來?人才培養的規律一定是建立在自身發展規律和戲曲人才自身成長規律基礎之上的。培養出來的人才在臺上要能立得住,如果立不住,談何規律?如果立住的不是它本身那個劇種了,又談何規律? ”中國戲曲學院黨委書記龔裕認為,對于多劇種教學,要明晰打底的是什麼,保持和發揚是什麼。大學教學應該注意對多劇種發展的理論整理和提煉,“我們要有一個多劇種的交流中心,要有人才庫” 。

  在第二十九屆“中國戲劇獎·梅花表演獎”獲得者、昆曲演員顧衛英看來,會不會“京昆化” ,關鍵在于學員本人,不在于學院設置的課程。“老師怎麼教你,在教的過程中你怎麼學,這個過程是老師和學生一起完成,並不是説老師教你了,你就照樣模倣,你的思考呢?我們每一位戲曲人,都要預防劇種的轉基因。 ”

  “規范是很重要的。 ”中國藝術研究院戲曲研究所副所長鄭雷表示,有一部分劇種是比較適用京昆打底的,但打底打到什麼程度要具體分析,“我們在做這個工作的同時,有時候可以做一個記錄和總結,我們所提的‘京昆打底’是原則性的東西,有一些劇種,比如説豫劇,它在歷史發展的過程中,主動地引入了京劇的體係。也有一些劇種,比如説河北梆子,跟京劇發生著天然的聯係,再怎麼打底是正常的。但比如藏戲,它的基底就和京昆差距大。對于各個劇種,如何打底,打到什麼程度是需要總結的。 ”

  第二十五屆“中國戲劇獎·梅花表演獎”獲得者、祁劇演員肖笑波坦言,自己在學校學戲的時候,邊學邊演,回過頭看的時候,同樣感覺到在多劇種教學過程當中,地方戲演員太需要係統化的學習,太需要某種規范性的東西。“我們的教學,在方式方法上需要提高,比如説可以請老師去我們當地調研,結合我們當地的特色,再融進教學裏,讓京昆教學的優勢與當地特色互補。 ”肖笑波説,戲曲怎麼走下去,怎麼讓觀眾認識這麼多的劇種,應該讓地方戲形成有規律的係統理論。“表演和研究都不能落下,這樣我們才能有效保證傳承有據可循、可查,萬一看不到老師的表演,再來學習的時候至少有一個東西在,現在很多劇種太缺乏理論儲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