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戲劇>戲劇話題

兒童戲劇,該為孩子構想怎樣的未來?

時間:2018年08月27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喬燕冰
國際兒童青少年戲劇協會(ASSITEJ)藝術大會首次在華召開,五大洲兒童戲劇人聚首北京,共同探討——
兒童戲劇,該為孩子構想怎樣的未來?
  快樂;有趣;熱愛;藝術最重要;兒童戲劇可以天馬行空,無有對錯;喜歡帶著觀眾一起幻想;從零開始,啟發創造力;為未來獻力……日前,被稱為兒童戲劇界的“奧林匹克”的國際兒童青少年戲劇協會藝術大會(ASSITEJ)首次在中國舉辦,這是首次在中國聚首的世界五大洲兒童戲劇人在大會上分享的從事兒童青少年戲劇事業最重要的原因。雖表述不同,但一切都關乎藝術,關乎孩子,也即關乎這個世界的未來,亦成為此次與會者聚焦“構想未來”主題的精神內核的內在構成。究竟為什麼而創作兒童劇?該創作怎樣的兒童劇?通過兒童劇給孩子什麼?……正如ASSITEJ主席伊維薩·哈迪在大會開幕式上鼓勵五大洲戲劇人一同“構想未來”時所説:“這是戲劇工作的未來,是我們將要饋贈給我們的孩子的未來。因此讓我們走出舒適區,去探討我們希望一同實現的夢想!”
  北美洲代表雷切爾·阿伯勒
  並不是孩子從我們的手上繼承世界,而是我們從他們手上借了他們的未來
  “構想未來”,面對這樣的主題,北美代表,加拿大兒童戲劇導演、劇作家雷切爾·阿伯勒坦言作為成年人內心會掙扎。因為在她看來,前路崎嶇,不管在本地還是全球層面,有很多東西不可控,未來是什麼樣子,會發生什麼全然不知,她也常常因為這種不確定感到焦慮和困擾。“我相信現在由于信息獲取渠道非常便捷,可能孩子們對很多問題也非常糾結和掙扎。正如在加拿大,我的一個同事和我分享教育經歷時説,‘孩子並不是從我們的手上繼承世界,而是我們從他們手上借了他們的未來’。因為很多不確定性,當我們把未來交還給青年人時,這些不確定性能如何影響他們?在我看來我們應該坦誠,這是我們的責任!”雷切爾指出,直面當下年輕人面臨的問題和挑戰,並且能夠為他們或與他們共同尋找解決途徑是兒童戲劇人的責任。
  “在我看來戲劇開啟了一段對話,能讓青少年到對話中探討怎樣面對未來和將在未來中會扮演什麼角色,以一種開放的心態、開誠布公的方式討論這些焦慮、不安或不確定性,以及未來的希望。通過這樣的機會能真正尋找性情中真實的部分,創造這樣的作品,從錯誤中吸取教訓,從而成為真實的自己。”雷切爾説。
  歐洲代表達利亞·艾可欣·特蘭德
  兒童戲劇未來發展,應該重新考慮我們是否要繼續現在的戲劇形式
  “看一下現在的孩子們,當他們四五歲時,所有的孩子其實都是天才的創作者,但是我們的社會充滿了各種各樣的限制,致使他們的想象力可能開始下降了。5年之後,可能他們的創造力就下降到30%,到12歲時可能下降到15%,到成人時所有想象力的資源可能基本就枯竭了。那麼到底應該怎麼培養下一代?”帶著強烈的緊迫感,歐洲代表,瑞典自由編舞家達利亞·艾可欣·特蘭德直言不諱表達她看到的問題,並指出藝術工作者需要更深入了解社會,不應該把所有的事情認為是理所當然。
  多年來一直從事嬰兒戲劇教育工作的達利亞直言,自己一直在想,孩子是怎麼來到這個世界的,同時又被這個世界奪走了多少東西。“比如很多孩子可能並不是自己主動到劇院看戲劇,作為戲劇人,是不是一定要告訴孩子要在劇院中遵守規則,不要出聲,而我們站在臺上向他們灌輸藝術思想,告訴他們戲劇是怎樣創作出來的。最近幾年我才發現這是一個非常有問題的方式,我們在他們一歲半大的時就已經在毀掉他們了,因為他們的天賦已經失去了太多,他們不斷地去觸摸、感知、了解這個世界,這就是他們學習的方式。而我們如果向他們灌輸,通過學習他們可能反而會損失很多東西。”達利亞如是提醒大家。
  “我們是不是從一個父權、生硬僵化的角度去教育孩子?每個社會都會有其不同的首要任務,比如説有的強調看和聽,這是父權的一種思維,而女性的思維是去觸摸,去感知,去聞,如果一直只是看和聽,可能就會欠缺感知能力,這屬于關係美學范疇。我們也希望能讓觀眾發揮主觀能動性,自己選擇觀察角度、與藝術互動的方式和時間。所以,未來的戲劇發展應該重新考慮我們是否要繼續現在的戲劇形式,我們在推動什麼樣的戲劇思維方式,我們應該讓觀眾成為藝術的夥伴,忘記自己所學到的東西,讓孩子參與其中並向他們學習。”達利亞説。
  非洲代表娜比薩·普拉潔
  在孩子很小時進劇院建立戲劇文化,比在年紀更大時建立更簡單
  非洲代表,南非磁石兒童劇院藝術總監娜比薩·普拉潔3年前在該劇院開始了兒童戲劇之旅。2016年加入該劇院服務南非兒童和青少年的戲劇孵化項目,與南非、津巴布韋、尼日利亞、喀麥隆、肯尼亞等多元構成的項目成員一起,學習如何使用不同的素材創作戲劇,與非洲多領域的藝術家合作,創作的同時也促進合作,並努力與非洲及歐洲其他國家建立網絡,在當地和國際層面推動戲劇發展。
  “在南非,兒童劇的文化並不是非常成熟,所以需要建立一個更加具體成熟的觀眾發展計劃,因為孩子們在很小時進劇院建立戲劇文化,這比在年紀更大的人群建立更簡單,這就要確保作品有生命力。”基于這樣的理念,娜比薩及其團隊渴望提升創作,發展兒童劇。她介紹,南非的主要劇院沒有很多戲劇作品,因此他們希望鼓勵更多人為青少年創作,也希望獲得更多展示機會,戲劇節是他們展現自己與外界溝通學習絕佳的機會。“我們國家在種族隔離之後希望能夠開發想象力,這樣能幫助我們跨越語言的壁壘和政治分歧,這是非常令人激動的,戲劇就做到了這點。”或許因為更接近孩子,1993年出生的娜比薩的創作理念格外注重回歸人的天性,把自己當成孩子,也希望更多青年藝術家為了孩子而走近兒童戲劇事業,她所在的磁石兒童劇院也在著重培養年輕力量,希望有更多機會了解世界也讓世界看到他們,通過學習與合作,創造新的跨文化作品,與全世界更多人分享戲劇藝術。
  大洋洲代表尼爾根·居文
  能否創造多元的包容空間,創造多維的包容性的共容藝術
  “大家有沒有和殘疾人、殘疾的藝術家共同共事過?作為一個共融藝術的實踐者,我想更多地了解大家有什麼需要?如果有殘疾人,如果是用輪椅,我想知道這個會場是不是方便他們進出?是不是能夠有一個可感知空間為這些聽障人士使用?”即便在大會現場,長期致力于為殘障人士或患病等特殊兒童群體創作和服務的ASSITEJ國際共容藝術工作網絡成員,澳大利亞的尼爾根·居文流露出對殘障特殊人群無時不在的關注。
  涉獵木偶劇、舞美和音效設計等多種藝術門類的尼爾根是個視覺藝術家、音樂家和表演藝術家,20多年來她為殘障人士、精神類疾病患者等特殊群體創作和演出戲劇,並為他們創造藝術參與體驗機會,做一種多維的包容性的共容藝術。經歷頗為豐富的她直言,有時搭檔可能不能説話,或需要別人推著走等依賴外界力量彌補肌體功能缺失。從這個意義上她感受到有創意、多元思維和靈活性對戲劇人的重要性。“如何利用戲劇創意空間,創造相應的角色,讓這些特殊人士能夠作出貢獻並享受藝術,這需要我們每個人的努力。所以,構想未來,我們能否設想一個未來?能否創造一個多元的包容空間?創造多維的包容性的共容藝術?為了這些殘障人士,也為全世界這個行業的從業者,希望我們保持更加開放的心態,尋求到一種價值共鳴,來驅動我們的事業,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尼爾根説。
  亞洲代表尹曉東
  中國離不開世界,世界也需要中國。我們願為推動世界兒童劇未來發展貢獻中國力量
  “堅持‘一切為了孩子’,深切體悟兒童的文化需求,思兒童所思、想兒童所想,創作出更多健康向上的優秀作品,引導他們樹立正確的價值觀、歷史觀、民族觀和文化觀,用美好的心靈去擁抱世界,把更多的關愛傾注到孩子身上,就把握住了世界的未來。”作為東道主,亞洲代表,ASSITEJ中國中心主席、中國兒藝院長尹曉東以中國兒藝一直秉持的核心理念,強調兒童劇人的使命擔當。這也是中國兒藝與中國兒童戲劇研究會以包容、創新、共享的理念,精心打造此次盛會,期望全世界兒童戲劇人共同探討世界兒童劇發展未來的初衷。
  緊扣“構想未來”的大會主題,尹曉東對未來兒童劇發展提出如下構想:一、在保持各國文化傳統的基礎上鼓勵創新發展。二、充分保障兒童青少年享有文化藝術的權益。三、鞏固和深化現有國際交流與合作機制。四、實現交流渠道和資源共享。五、鼓勵創作和演出版權互惠互讓。六、應有更多聯合制作的劇目。七、讓各國兒童戲劇教育經驗實現交流互鑒。尹曉東表示,兒童戲劇是一項神聖而光榮的事業。中國願在合作共贏的基礎上,加強與所有國家的友好合作,願同各國分享文化資源和發展經驗,率先踐行以上構想。
  “中國離不開世界,世界也需要中國。為推動世界兒童戲劇的發展,為創造孩子的美好未來,我們願意與世界各國攜手並進,貢獻中國力量!”尹曉東表示。
(編輯:李哲)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