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新聞眼

這部動畫片“無限逼近好萊塢”

時間:2013年06月05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李博

這部動畫片“無限逼近好萊塢”

專訪國産3D動畫電影《昆塔:盒子總動員》導演李煉

動畫電影《昆塔:盒子總動員》海報

  關于7月初公映的3D動畫電影《昆塔:盒子總動員》(以下簡稱《昆塔》),有兩個稱號最引人注目:一是“今年暑期檔最具市場號召力的動畫”,二是“無限逼近好萊塢的作品”。兩種説法看似十分狂妄,但所有戴上3D眼鏡觀看過影片預告片的人都會意識到,這的確是一部與眾不同的國産動畫電影。

  被譽為“中國十大廣告導演”的李煉是第一次轉行執導動畫電影,卻擁有十足的信心。他多次向記者強調,《昆塔》是一部講述孩子夢想的電影——1800年前,花生星球遭遇可怕的幹旱,一個名叫昆塔的巴拉布人以生命為代價拯救了自己的土地;1800年後,一個名叫“菠菜”的小調皮鬼偶然間得知了拯救再度陷入幹旱的巴拉布城的方法,卻沒有一個人相信他的話。于是,“菠菜”萌生了一個念頭:我要證明自己!他懷揣著這個信念,追尋著英雄昆塔當年的足跡,與朋友們踏上了未知的旅程。“每個孩子在成長的過程中都會有很多夢想,但他們的夢想卻多半會被不以為然的大人們所敷衍,甚至擊碎。慢慢的,孩子們就不敢再有夢想了,也不想再有夢想了。我認為這對于一個孩子的成長來説是很不幸的。”李煉表示,“《昆塔》與其説是在教育孩子,不如説是在教育家長——我希望家長們能夠放開那些無謂的束縛,鼓勵孩子們去放飛自己的夢想。”

  記者:一部表現夢想與成長的動畫電影,為什麼要以三個盒子造型的人物作為主人公?

  李煉:我覺得每個小孩都是一個空盒子,他會在成長的過程中不斷被填入這樣那樣的東西。一個小小的盒子很快就會被裝滿,那麼如何才能讓孩子的生活永遠新鮮?只有靠不斷地去探索——那些敢于探索和想象的孩子的世界,一定是越來越豐富多彩的。而孩子們那五彩斑斕的夢想,正是他們大膽探索和想象的基礎,因此我總是説夢想是孩子們擁有的“超能力”,必須得到大人的尊重。《昆塔》的主題十分勵志,它講述的就是三個孩子怎樣聽從自己的內心,勇敢地去追逐夢想的故事。

  記者:3D、微縮景觀拍攝、雲計算……利用這些高新技術制作好萊塢水準的動畫電影,是否也是《昆塔》主創們的夢想?

  李煉:若不瘋狂枉少年,這是片中三個主人公的特點,也是我們這個並沒有幾個少年的制作團隊的特點。制作《昆塔》,的確是一個實現夢想的過程。三年前我準備拍攝《昆塔》時,曾多次前往美國、法國等動畫電影強國考察,因為我不想把自己的影片作成一種廉價的商品,而是希望它能夠被國際動畫電影市場接受。眾所周知,我們的動畫電影制作,無論觀念、故事還是技術,都與國外的高水平有較大的差距。為了將《昆塔》制作成“無限逼近好萊塢”的動畫電影,我們從故事架構、人物設定,到拍攝制作、宣傳發行,都按照好萊塢的標準進行。比如“菠菜”、“奶泡泡”和“GAGA”三個主人公,就是在多次與海外發行商溝通後確定下來的,我相信他們是符合國際市場需求的動畫形象。

  而更大的困難則出現在技術層面。我們總是説國産動畫需要原創,其實這不僅包括故事層面的原創,也包括技術層面的原創性研發。我們為《昆塔》定下的技術標準非常高,高到即便是在美國也要4年到8年才能完成,而我們的制作周期只有一年半。我們想了很多辦法來克服這個困難,其中就包括採用微縮景觀拍攝。在影片的許多場景中,大到門、椅子、吊臺、寶箱,小到貨架上的瓶瓶罐罐,都是主創團隊按照正常物體1/60的比例縮小後,創造出的逼真場景微縮模型。我們實現了微縮景觀立體拍攝和CG制作技術的結合,不僅大大縮短了拍攝周期,也有效控制了成本。此外,為了讓縮小60倍的場景實現正常3D效果的成像微距,我們的技術團隊還自主研發了KMOKE9軸全自動逐幀拍攝設備。

  記者:印象中阿裏雲計算技術也是第一次運用在國産動畫電影的制作中。

  李煉:很多人覺得我們為《昆塔》定下“逼近好萊塢”的標準是瘋子般的行為,但幸運的是我們又遇到了另一個瘋子,它就是阿裏雲。肯為《昆塔》這樣一部國産動畫電影的視效渲染工作調動6700部高性能計算機,的確是瘋子般的行為。影片最後3分鐘的精彩戰鬥場面,每一幀畫面的渲染都要歷時7個小時,而這樣的情況在影片制作過程中比比皆是。可以説如果沒有阿裏雲的協助,我們根本不可能在如此之短的時間內高質量地完成《昆塔》。

  記者:目前市場接受度比極高的幾部動畫電影,比如《喜羊羊與灰太狼》係列、《摩爾莊園》係列,大多有電視動畫或者電子遊戲做鋪墊,《昆塔》在前導和衍生品方面做了哪些工作?

  李煉:我們開設了一個名叫“盒子世界”的網絡社區,目前已經擁有4000萬注冊用戶,這是一個非常龐大的觀眾基礎。除了前産品,我們還制作了昆塔係列電視動畫等後産品,另外最近一款名為《昆塔英雄》的ARPG遊戲也將上線。我們之所以沒有先推出遊戲,再制作電影,而是採取先開設網絡社區,再拍攝電影的模式,是因為我們不希望在第一階段就通過遊戲的方式“俘獲”孩子,相反,我們更願意通過網絡社區的形式正向引導孩子。

  記者:那麼您對《昆塔》的市場預期如何?

  李煉:我堅信影片能夠回本,但坦率地説,我們並不是盯著短線利益來制作《昆塔》的——如果我們一心想著賺錢,肯定不會進入動畫電影這個風險很高的領域。我非常欣賞美國的皮克斯公司,這家公司成立的最大意義並不是賺大錢,而是改變整個動畫電影行業的形態。在當下這個中國動畫電影的少年時期,我們希望這部《昆塔》能夠對整個産業環境産生些許推動作用,而任何良性的發展,都有可能在未來幾年內成為中國動畫電影産業實現跨越式發展的源源動力。

(編輯:單鳴)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