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新聞眼

對傳統美式電影主題的回歸——《瘋狂原始人》創作分析

時間:2013年06月03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趙 益

對傳統美式電影主題的回歸——《瘋狂原始人》創作分析

電影《瘋狂原始人》劇照

  隨著暑期檔臨近,動畫電影又一次成為觀影熱門。如果説迪士尼善于重述經典,用愛與真善美編織現代童話;皮克斯側重技術,憑借3D效果的臻美開啟動畫電影新的制作方式;那麼夢工廠的動畫電影無疑是傳統的反叛者。《怪物史萊克》《功夫熊貓》《馬達加斯加》係列突破類型化敘事的窠臼,在故事主題和人物塑造上的大膽創新都體現出夢工廠獨特的美學觀念,而與惠普公司的長期合作也使夢工廠能夠保持動畫制作技術的先進性和獨特性,更好地實踐原創精神。作為夢工廠的第一部家庭主題長片,《瘋狂原始人》象徵著夢工廠對傳統美式電影主題的回歸,影片憑借精良的視聽制作、溫情的故事內核和超凡的想象力贏得票房、口碑的雙豐收。

  從視聽效果上看,《瘋狂原始人》依然保持了夢工廠較高的制作水準,艷麗的色彩、原創的動植物形象和逼真的海陸環境使觀眾獲得良好的觀影體驗,被譽為動畫電影中的《阿凡達》。然而夢工廠沒有把技術停留在聲畫效果的表象觀感層面,而是將人物性格、環境設置和時空重構融于聲畫創作之中,使影片達到敘事與制作的高度統一,為觀眾展示出一個完整的史前環境。首先,本片的人物具有明顯的“動物化”特徵,這無疑是對傳統動畫創作的顛覆。許多觀眾耳熟能詳的動畫作品都將動物進行了人物化處理,或者力求在動物的性格塑造上使其具有一定的“人性”,例如《海底總動員》《穿靴子的貓》《料理鼠王》等影片的主角都是被賦予了“人性”的動物。而《瘋狂原始人》卻反其道而行之,咕嚕一家都有著鮮明的動物特徵,這樣的處理方式既符合故事的時間背景,又對史前人類的進化特點進行了很好的風格化處理。最典型的是小女兒小珊,她在片中雖然只有一句臺詞,但當她像小狗一樣呲牙咧嘴去追逐和恐嚇獵物,並經常發出小動物的低吼,人物鮮明的性格特點躍然銀幕之上,顯得妙趣橫生。另外,影片的人物造型並非唯美,而是在粗獷中加入細節,通過兩者的對比襯托人物內在性格的豐富。例如女主角虎妞,人物外形雖然是個餅臉、粗腿、圓腰的“女漢子”,但在她墜入愛河的時候柔軟、富有動感的頭發是她情感表達的外化手段,頭發的復雜和細膩程度超越《勇敢傳説》女主角梅麗達的一頭紅發;再如男主角蓋的寵物褲帶猴,既是他的服裝道具又是他靈感的使者,為人物增色不少。第三,本片的聲音制作非常考究,片中涉及到多種聲音環境,有封閉的洞穴,也有開放的平原、山地、森林以及海洋,聲音制作除了要考慮同聲源在不同聲場內的聽覺差異之外,還要通過擬音和動效創造出逼真的史前環境。此外,人物含混不清的對白和動物化的人聲效果,也從聲音制作層面全面實現了人物“動物化”的創作思路。再者,本片對于史前環境、史前動植物形象的重塑沒有局限于《冰河世紀》係列的藍本或者觀眾早已看膩了的恐龍、爬行類動物,而是把大環境放在海陸變遷和造山運動的背景中,並結合古生物學獨創出各種動物和植物:會識別同類的“食人花”、色彩斑斕的原始叢林、眼神無辜的劍齒虎、有著象腿的鯨魚等等。最後,片中的原始人並非“演繹”現代生活,而是“創造”現代生活。無論是全家人的“拍臉快照”,還是無腦弟弟馴養“道格拉斯”(dog的全稱),或者爸爸瓜哥為了虎妞發明“擁抱”(hug),都讓觀眾在笑過之後有所感悟,也正是這些家庭主題的真摯情感,成為支撐影片的靈魂。

  從影片主題和敘事層面來看,《瘋狂原始人》仍是美國式家庭建構的老故事,喪失家園→尋找家園→重建家園的大敘事框架也不新鮮,甚至史前背景也早有《冰河世紀》嘗試過了。那為何這樣一瓶“老酒”卻依然吸引著人們?除了精良的視聽效果這個嶄新的“酒瓶”之外,巧妙的主題表達方式和觸摸觀眾內心的情感也是重要原因。影片除了家庭主題之外還植入了西部片的類型元素,通過人物對比表達出文明與荒蠻的衝突。蓋這個人物除了幫助咕嚕一家重建家園之外,還承擔了如同“普羅米修斯”一樣幫助他們脫離穴居生活進入新時代的重任。加上不可或缺的叛逆回歸元素、愛情元素,使家庭主題被大大擴展和豐富了。

  動畫電影的誕生離不開天馬行空的想象力,影片中的天降爆米花、樹冠觀賞星空和火山迷宮等片段都讓觀眾充滿驚喜,而史前背景的開放性又為創作者提供了無拘無束的想象空間。“新瓶”裝“舊酒”,《瘋狂原始人》讓觀眾愜意微醺。

(編輯:白偉)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