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文學>熱點推薦

中國文學70年:與共和國同行 以精品奉獻人民

時間:2019年09月30日 來源:文藝報 作者:李曉晨
0

  中國文學70年:與共和國同行 以精品奉獻人民

  201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迎來70華誕,中國當代文學也走過了70年光輝歷程。70年來,廣大作家和文學工作者響應黨的號召,堅持以人民為中心,投身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改革開放偉大實踐,創作出一批又一批膾炙人口的優秀作品,塑造了一批又一批經典藝術形象。70年來,中國文學始終不忘初心,砥礪前行,為實現國家富強、社會進步、人民幸福作出了重要貢獻。

  新中國的文學,是以人民為中心的社會主義文學

  新中國的文學,是為人民服務、以人民為中心的社會主義文學。從趙樹理、柳青到路遙、賈大山,一代代作家以自己的人生和創作證明著這樣一個顛撲不破的道理——人民需要文藝,文藝需要人民。人民,既是社會主義文藝的“劇中人”,也是社會主義文藝的“劇作者”。

  正如中國作協主席鐵凝所指出的,70年來中國文藝的根本成就在于,我們探索、開辟、堅持、發展了一條社會主義文藝發展道路。這條道路,是在中國共産黨的領導下,與中國偉大的社會變革和壯闊的時代發展同步伐、共生長的道路,它的根本性質、它的前無古人的革命性和面向未來的創造性在于,它源于人民、為了人民、屬于人民,它在人民的生活和實踐中獲得內容和形式,把滿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作為自己的目標,它始終是中國人民創造歷史的偉大實踐的有機組成部分,由此“為實現國家富強、社會進步、人民幸福作出了十分重要的貢獻”。

  人民,這個大寫的詞語鑲嵌在一代又一代作家和文學工作者心底,熔鑄于一部又一部文學作品中。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成為廣大作家和文學工作者的自覺追求。他們在沸騰的群山、在忙碌的廠礦、在希望的田野上尋找靈感,書寫中國故事。《紅日》《紅岩》《紅旗譜》《創業史》《保衛延安》《林海雪原》《青春之歌》《山鄉巨變》《三家巷》《平凡的世界》……這些作品中“最可愛的人”,構成了中國文學豐富的人民形象譜係,成為所有中國人的民族記憶。

  “反映生活是文學存在的理由,源自生活是文學産生的來由。作家們之所以能夠寫出經典作品,首要原因正在于長期深入生活、扎根人民”,評論家白燁説,在此過程中,深入認識和把握生活動向,深切了解和體察民意所向,把自己所見所感經由文學想象化為藝術形象,使其成為人民生活的藝術結晶。這其中最典型的事例莫過于柳青扎根皇甫村創作出的《創業史》。在皇甫村的14年,柳青實現了從立場到情感的全面轉變。《創業史》是在寫他人還是在寫自己,是在寫農民生計還是在寫自我命運,已經水乳交融、難解難分了——作家深入生活的效果是用“生活深入作家”的程度來反映的,這是柳青發人深省的經驗之談。

  植根人民大地,與時代同頻共振

  文變染乎世情,興廢係乎時序。70年來,中國文學始終與時代同步伐,凝心聚力,培根鑄魂。新中國成立70年來,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文學創作隊伍齊整壯大,各體裁門類百花競放,文學評獎引領風尚,理論評論披沙揀金,文學出版迅猛發展,對外交流卓有成效,不少作家獲得國際獎項。《太陽照在桑幹河上》《上海的早晨》《組織部來了個年輕人》《班主任》《哥德巴赫猜想》《傷痕》《喬廠長上任記》《白鹿原》……在時間長河中,發時代先聲,引風氣之先,為中華民族提供了強大精神支撐。

  中國作協黨組書記錢小芊撰文指出,70年來,小説創作精品迭出,對民族歷史與現實生活生動表現和深刻觀照,不斷挖掘中國文學的思想深度、開拓敘事藝術的表現空間。報告文學和紀實文學關注社會現實、緊扣時代脈搏。新詩、舊體詩詞和散文雜文與人民生活的關聯更加緊密,對人民情感的抒發更加深刻有力。網絡文學、兒童文學、影視文學、科幻文學與時俱進、蓬勃發展,成為中國文學新的生長點,為文學事業發展注入新的活力。茅盾文學獎、魯迅文學獎、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全國少數民族文學創作“駿馬獎”等國家級文學獎項陸續設立,倡導、鼓勵並推出一大批優秀文學作品,有力促進當代文學經典化過程。

  植根人民大地,當代文學與時代同頻共振。在評論家潘凱雄看來,70年來長篇小説的發展有力地證明了這一點,時代既可以是當下時空,也可以包涵時代跨度和歷史縱深,既能夠近距離貼身表現,也可以拉開一定距離後再行反思;時代絕不僅是浮在表象的人、事、物,更重要的是準確而深刻地捕捉到時代感和時代精神。在廣袤時空中呈現時代感是新中國長篇小説創作70年提供給後人的一條重要啟示。

  評論家李炳銀以報告文學為例指出,當報告文學以接近現實的態度與社會生活相結合的時候,鮮活的社會生活就會從各個不同的角度為其提供力量和支持,使得這種立足現實的文學煥發出生機。最近的40多年是中國社會起伏變化最大的時候,報告文學正是在這個時候適時成長,禦風而行,給社會以及時的呼應,在催促社會文明進程中發力,在客觀地認識書寫中保存時代精神和創造業績,成為社會歷史在場的見證者和文學記錄者。

  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進行新的藝術創造

  歷史的指針定格于2014年10月15日,這一天,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文藝工作座談會並發表重要講話,為新時代中國社會主義文藝指明了方向。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文藝事業,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文藝工作座談會,出席中國文聯十大、中國作協九大開幕式,給內蒙古烏蘭牧騎隊員、給老藝術家牛犇寫信,給中央美院老教授回信,看望參加全國政協會議的文藝界社科界委員,致信祝賀中國文聯、中國作協成立70周年,做出一係列關于文藝工作的重要論述。在新的歷史起點上,廣大作家和文學工作者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文藝工作的重要論述,腳踩堅實大地,進行藝術創造,堅持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為國家和人民書寫精品力作。

  現實主義不斷深化,歷久彌新,現實題材創作成為作家的自覺追求。評論家王幹認為,現實主義雖然也出現過起伏,但由于本身就是一個開放的係統,始終頑強地堅持探索適應新形勢的敘事方式,不斷調整豐富自己,在一個漫長的時間進程中從單一走向多種可能,從平面走向立體,形成了一個頗為壯觀的現實主義大家族。如今,新時代正以前所未有的風貌展現在作家面前,為作家呈現出博大而深厚的“文本”,如何解讀這一新的“文本”,從而創作出新的現實主義力作,是召喚,也是挑戰。

  新時代需要廣大作家和文學工作者在生活中、在人民中不斷增強“腳力、眼力、腦力、筆力”,在艱苦的藝術創造中竭盡全力給出解答。評論家梁鴻鷹説,文學的生命在創造,在于對人的命運、情感的特異性表達的執著尋找,在于各種不同風格的確立與探求。70年來,中國作家在藝術探索的徵途上,一直沒有停止自己的步伐。他們深深扎根中國大地、現實生活,發揚中華美學精神,沿著古典現實主義和“五四”新文學傳統為代表的中國文學傳統開拓前行,表現出鮮明的現實主義追求。而在新的背景下,中國作家充分汲取世界文學與國際文化的思想藝術資源,不斷在吐故納新中獲得創新的力量,在人與歷史、社會、現實、文化的復雜關係中不斷尋找審美創造的可能性。

  探索永不止步,創造沒有捷徑。評論家陳曉明認為,70年的中國文學始終貫穿著一種探索的精神,中國文學一直想走自己的道路,想為我們承受的歷史、面對的現實表達出中國作家的心聲。正是這種探索精神,表現出中國文學頑強的歷史渴望,就是在歷史給定的境遇中執著地探索中國文學的道路。從20世紀五六十年代展開關于社會主義文學方向的探索、80年代中後期“回到文學本身”的藝術探索,到90年代以來鄉土中國敘事融合多樣性的藝術經驗,70年來的中國文學,始終不渝地探索著中國文學的新的道路。如何在強大的歷史理性抱負的引導下展開文學美學上的創造,如何與世界優秀文學保持富有活力的對話,如何釀就中國文學更加豐富的內涵和多樣的形式,仍然是我們今天面臨的挑戰。

  “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70年來,中國文學與新中國一起櫛風沐雨,榮辱與共,走過崢嶸歲月。回望來路,可鑒未來。今天,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中華民族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新時代呼喚著傑出的作家,面對時代和人民賦予的神聖使命,廣大作家和文學工作者定當立足中國現實,植根中國大地,以精品奉獻人民,以明德引領風尚,推動中國文學努力從“高原”向“高峰”邁進。

  (康春華對本文亦有貢獻)

(編輯:郭青劍)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