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美術>美術評論

誰來為美術畢業創作“抄襲”現象負責?

時間:2018年06月21日 來源:中國美術報網 作者:韋秀玉

  原標題:韋秀玉:誰來為美術畢業創作“抄襲”現象負責?

  誰來為美術畢業創作“抄襲”現象負責?

  美術專業畢業展覽中的“抄襲”現象理應由創作者本人負責,但涉世未深的年輕學子如此作為常有無奈的成分。

  畢業展“抄襲”現象不僅僅是美術教育院校應該思考的問題,展覽館、美術館、畫廊、各大展覽評審委員乃至整個社會都應自我反省。欲遏“抄襲”之風,必究其源,我們是否為習藝者營造了一個積極並崇尚創新的文化藝術環境?

  首先,美術高校應當分擔部分責任。

  經過學校的長期栽培,學生還是沒有創新能力,投機取巧以抄襲應對畢業創作展覽。創新能力應該如何培養?這是美術教育最值得深思的問題之一。如今已有大量文章深入探討此類問題。令人遺憾的是,作為高校美術教育標志性成果之一的畢業創作展覽,並未見多大起色。

  創新能力的培養是一個係統而長期的工程,而高校美術教育在此存在嚴重問題。

  第一,重技輕道,不重視美術史論課程的教學。學習中外美術史及藝術批評是美術專業必修的基礎課程,以古鑒今,了解藝術發展的生態與規律,以便創作有思想、有個性的藝術作品。但是,許多的美術院校將美術史論課程安排為大班授課並課時極少,走馬觀花,沒有切實和藝術實踐相關連。

  第二,重再現的技術訓練佔課堂教學主導地位,這種程式化訓練模式導致了創造性思維的缺失及抄襲行為的發生。美術教育的目的應是通過專業訓練使學生係統地掌握藝術技能和藝術語言的屬性,在面對不同的選題時創造性地運用藝術手法進行表達,培養具有一定創新能力的美術人才。這需要教師提升自身的藝術修養,具備廣博的知識,因材施教,啟發學生的心智,激勵藝術的創新。

  第三,美術專業課程設置過度集中于單一學科,缺失核心素養通識課程的設計與實施。跨學科的學習與研究方法是激發創新思維的有效途徑,縱觀古今中外的藝術典范,藝術與哲學、宗教、文學、民俗或生物等學科相結合已是普遍現象,就畫作《清明上河圖》和電影《瘋狂動物城》為例,以高妙的藝術語言闡明文化和社會發展中存在的問題,作品才具有歷史文獻價值和時代氣息。再以外出寫生為例,若能多多考察民情、體驗民風,採用藝術人類學的研究方法進行實地調研,作品將不僅僅是記錄表象,而會注入深刻的意涵,吸納民間和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精髓,讓作品增加了文化的厚度和人性的溫度。

  其次,各大展覽和基金項目的評選標準助長了“抄襲”現象的發生。

  如今,參加高規格展覽和獲取基金項目資助是高校美術專業師生科研成果的重要組成部分。對此可以進行量化分析,究竟是什麼類型的畫作容易獲獎?各大展覽究竟是競技還是論藝?什麼樣的項目主題容易獲得資助?這些項目是否鼓勵藝術的創新與實驗?

  構圖和形式大同小異的主題性創作、審美疲勞的人物肖像畫,明眼人自有評判。中國魏晉時期的《洛神賦圖》已然絕妙地處理人物與周圍環境的關係,其線條、形狀和空間處理都無比高妙。如今,一些作者不走心學習和體驗中國藝術自身的審美邏輯,而是簡單地拿來西方繪畫史中的某種技巧和主義進行創作,抄照片或如相機一樣簡單地記錄或描繪某個場景,或是簡單挪用抄襲某大師的作品。此類形式和手法極為相似、拙劣而不堪入目的創作模式充斥于畫壇,這是廣義上的“抄襲”。長期處于這種消極氛圍之中,耳濡目染,學生自然亦步亦趨。

  再次,各類美術館、藝術館、博物館、畫廊和相關機構策劃的展覽對習藝者具有直接的影響。

  藝術教育不是學校能獨立承擔的艱巨任務,各文化部門同樣責無旁貸。

  在中國,參觀一些古典藝術的展覽需要長時間排隊等候,大眾對高質量的文化體驗求知若渴。然而,許多時下的藝術展覽卻門可羅雀,甚至文藝工作者都沒興趣觀看,因其觀念陳舊、技術套路和形式單一的印象已毫無吸引力。是時候深思這些問題了,扭轉這種局面迫在眉睫。如果沒有創新,美術的發展意味著停步,廣義上的“抄襲”(如抄照片)將普遍存在,誰會關注無趣無味的藝術展覽?

  何為抄襲?為何抄襲?美術專業考試的命題者、專業課程的設置者、美術教育的執行者、美術展覽的評審者、基金項目的評定者、藝術展覽的策劃者、用人單位的招聘者和消費藝術的讚助者等都應深刻反思。

  唯有深謀遠慮,從文化藝術發展的角度,鼓勵原創,倡導創新,方能改善文化生態,引導習藝者求新求變,讓觀眾體驗藝術的魅力,滋養性靈。藝術的未來需要全社會共同創造,只有根植于健康的土壤,藝術的花朵才會燦爛綻放。

(編輯:段冉)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