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美術>美術鑒賞

趙露的“覆膜世界”

時間:2014年09月11日 來源:中國文藝網 作者:黃遠

微觀是另一種激進——談趙露的“覆膜世界”係列繪畫

王春辰

  在當今世界范圍內大大小小的藝術盛會與不同展覽中,我們現在的作品通常都是越做越大,一方面是新的空間關係所致,另一方面也是藝術家尋求藝術形式語言與觀念張力的目的所使。但事實上任何事物總是以兩個面向去呈現與發展的,今年4月初我去巴黎,在與東京宮館長的交流中,他就表示在如今展覽作品通常體量巨大的當下特別想看到微小作品,特別想做小幅作品的展覽。

  善于創作精致的小幅作品也是青年藝術家趙露最容易給人留下的初步印象。但其實他很早就意識到了作品體量與藝術語言之間的各種細微關係,進而在早期創作巨幅材料繪畫的過程中,就不時地嘗試轉換幅面去探索自身藝術語言的更多可能性,所以當時大至數米巨幅小至十幾厘米都有趙露“覆膜世界”係列作品的不同呈現。當然更多為觀者所熟悉的還是趙露幾十厘米的精致小幅作品,因為這是他持續時間最久,也是他經常參加各種展覽的作品。我想如果沒有早期大幅面與微幅面作品的反復探索與實踐,趙露是不可能把尺幅不大的畫面中空間與材料,主題與節奏把握到如此豐富的程度的。當然無論畫作的幅面大小,趙露都是極其重視畫面微觀細節與材料語言的,從這個意義上説我覺得可以通稱他的作品為“微觀化繪畫”。跟趙露交流的過程中,他表示最近小幅作品創作的數量有些多了,他意識到這樣走下去可能會陷入某些局限中,所以個展之後的新創作他打算再次探索中大型尺幅的作品。我想這種思辨、反省、拉扯、平衡恰恰反映了趙露作為青年藝術家的一種獨立精神與清晰意識。

覆膜世界——Carven貓 趙露

  其實,我們在這裏要説的,就是面對藝術永遠都處于互為質疑與對話的過程中。當作品超大變得流行時,則微小化成為新的挑戰和觀念的調整;當寫實成為障礙時,抽象成為解放思維的手段;當視覺是第一需要的時候,觀念則變得前衛和顛覆,而如果觀念沒有突破的話,那麼在視覺上重新構建、組合與試驗,未嘗不是新的姿態。這裏的關係是一種藝術思維的關係,也是藝術家去發現獨立的語言與獨立的立場所必須具有的一種精神,因為一個成熟的藝術家不可能沒有自己的聲音。趙露想做的,就是這樣一種姿態,他的導師忻東旺教授是以寫實主題創作為主的藝術家,但作為學生的趙露卻要摸索一條自己的路,他努力要走出很遠。在中國,我們都知道這樣的難度,也知道這樣做是與流行背道而馳的。他並沒有躲在導師的光輝下揚帆起航借勢而發而是選擇了在自己的藝術世界、藝術語言中彳亍前行,我想這是需要勇氣與魄力的。當然趙露自零七年至今一路走來也用作品與行動證明了自己當初選擇的正確性,而且我感覺趙露的一個突出特點恰恰是善于發現和發掘藝術表現與思考問題的縫隙處,並在此基礎上試驗並探究出了一種新的藝術方法。以他的“覆膜世界”係列作品來講,他將一層材料疊加于另一層材料上,這本來是繪畫的厚涂法、積墨法、甚至拼貼法,但趙露將之再次深究,不僅圖繪,而且增加了其他材料,不僅是形式的處理,更主要是表達意圖的方法。每一層畫面或材料不斷樹立邊界、形成隔膜或輪廓,從畫面表現上看是技法的混合使用,但從形式視覺上卻産生觀看的隔膜,甚至破壞感。這一過程如同在障礙中去深入內景,不斷地迫使觀者進入另一個視覺通道。趙露有意為之恰恰是為了讓人們意識到畫面世界是不同于觀者世界的作者世界,作品不再像我們通常見到的作品那樣誘使觀者進入並相信,進而使之嘆服。而是用視覺的語言逼迫觀者獨立的審視與平等的交流。趙露不喜歡以權威者的姿態過多的闡釋與講解自己的作品,因為他覺得真正的藝術品無需過多的語言修飾,無需賦予太多牽強的觀念,藝術就應該是一種直觀的交流,以心對心。他在堅持用畫面材料不斷“覆膜”的創作同時拒絕用語言為自己的作品“覆膜”,可以這樣説趙露的“覆膜世界”恰恰是為了引導人們去與作者及物象進行不同于表面簡單語言交流的更深層次的平等交流,去觀賞一個無膜去魅的世界。

覆膜世界——花衣 趙露

覆膜世界——大兵No. 1 趙露

  反觀藝術史,20世紀的繪畫本來是一個解體與解放的歷史,但歷史的慣性又常常反復、回彈。繪畫不是變得自由和充分,而是某些情況下,變得累贅、倒退,甚至落入惰性之中。如果是一般性的繪畫,不追求任何的意圖或新觀念的表現,繪畫可以按照古典、常規、習俗去畫,但即便如此,繪畫這門古老的手藝一旦進入到有理想追求的藝術家世界,它就成為個性表現、主體張揚、藝術求變的載體,繪畫不再簡單,不再是畫筆與畫布的平移關係,而將呈現出各種新的有意味的視覺關係。趙露的材料新用、結構重組,為的就是重新來構造繪畫的認知和理論。盡管關于繪畫的理論已經很多,但關于繪畫的新實踐並不是天天都有。就此而言,趙露的“覆膜”方法與繪畫也就更加顯現出它的特性與價值。這是將自己對世界的觀察變成一種藝術語言與方法的舉動,當一個人比較清晰獨立的世界觀被轉換為繪畫形式和空間視覺時,就必定會在畫面中注入、暗含他對繪畫重新闡釋的新理念。

  事實上,趙露在自己求學、工作、創作的道路上,做過很多嘗試和努力,對自己的藝術道路走向何方也有過諸多的艱苦思索,甚至從閱讀東方古代經典著作與西方當代學術經典中去詢問作為繪畫的意義。當然多年的藝術實踐過程中趙露也會對自己的藝術之路有過懷疑、有過彷徨,但坎坷與幸運伴隨的求學道路上還是得到了諸多名師的傳授與指點,繪畫本身才得以能頻頻有良好的表現,但這一切似乎並不能解決他內心的那種躁動和渴望。因為趙露的天賦秉性這些既有的藝術程式一學即會,似乎得心應手,但卻沒有一種克服障礙後的暢快感,沒有一種屬于自己的成就感。這即是趙露自己的苦惱,也是作為藝術家常常會有的折磨,一種試圖擁有自己獨立藝術語言與創作理念的焦灼感。即便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誰都渴望著這樣的藝術目標,但並不是所有藝術家都能有幸獲得。我想藝術家的終極理想不是擁有財富與名望,而是尋找到並建構成自己的藝術語言和風格,一種與自己的生命與創造力有關的東西。對此,趙露也不例外。他渴望著成為自己、不做別人。

 覆膜世界——境鄉 趙露

  “回首向來蕭瑟處”,在經過幾年的沉寂和埋首,趙露認真地摸索著“微觀化繪畫”的可能性和它的表現力度。盡管大多作品形制不大、要素不多,畫面看似極簡,但由于幾層覆膜的錯落,使得構圖形成幾重關係,進而使作品指向世界的解剖和視覺的顛覆。他的繪畫形成了自己的藝術語言,展示了一個青年藝術家走向縱深的更大可能性。這是趙露的第一次個展,也是他第一次全面地展示這些年的創作成果,更是他難得之自我深思與辯證的契機。有此故,祝他不斷激勵,不斷走向未知的繪畫可能性。 

2014年5月28日 中央美術學院

  趙露 

  1980年出生于山東青島

  2009年畢業于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油畫專業,碩士研究生,師從忻東旺教授

  職業藝術家,北京798藝術區上舍空間簽約藝術家,現居住並工作于北京

  作品被中國,美國,意大利,德國,西班牙等重要機構與私人收藏

  展覽: 

  2014 “中藝博國際畫廊博覽會(CIGE)”

  國家會議中心,北京,中國

  2014 “解構·解放——當代水墨邀請展”

  上舍空間,北京798藝術區,中國

  2014 “覆膜世界——趙露作品展”

  保利藝術中心,北京,中國

  2014 “藝術北京”博覽會

  國家農業展覽館,北京,中國

  2014 “身在其中?”

  上舍空間,北京798藝術區,中國

  2014 “態——當代藝術邀請展”

  上舍空間,北京798藝術區,中國

  2011 “新學院精神提名展”

  環鐵時代美術館,北京,中國

  2010 “Premio Terna per l’ Arte Contemporanea”

  羅馬,意大利

  2009 “墨戲——第二屆韓中青年藝術家交流展”

  駐華韓國文化院,北京,中國

  2009 “CUVE 1st”

  韓國Space DA畫廊,北京798藝術區,中國

  2009 “新視覺’09——證偽”(第六屆全國美術院校油畫專業畢業生優秀作品展)

  何香凝美術館,深圳,中國

  2007 “清華大學美術學院優秀學生作品展”

  清華美院展覽館,北京,中國

(編輯:黃遠)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