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美術>美術人物

丁紹光:用一幅畫來建一個巨型當代藝術博物館構想

時間:2018年09月21日 來源: 作者:張立紅
0

  當今世界,新的科技媒介層出不窮,計算機、互聯網的出現,如同19世紀末照相術的誕生對繪畫造成的衝擊那樣,在視覺藝術領域掀起了一場革命。3D影像、動漫作品使人類的視覺感官體驗進入到了一個全新境界。新技術的出現導致藝術中很多重要的表現手段發生了變化。比如繪畫的神秘感逐漸削弱,繪畫從具象寫實發展到抽象表達……過去繪畫能夠呈現宏大的場景,給觀者無比的感官體驗,現在這種效果用電腦便能制作出來。巨幅的頭像呈現在大樓一般高的屏幕上,效果非常震撼。當下,新技術尤其是VR(虛擬現實)、AR(增強現實)的出現,將視覺感受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在這種情況下,繪畫應該走什麼樣的道路?這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可以這麼説,如果其他藝術可以取代繪畫,那麼,繪畫本身便沒有存在的價值。對畫家個人來説,如果被其他藝術,或被其他藝術家取代,那麼,他也就不是真正的藝術家。因此,以上的變化是整個美術界、繪畫界都需要認真思考的問題。人類的歷史長河中,流淌著無數涓涓細流,其中絕大多數都悄無聲息、隨波逐流。但如果此刻誕生了一個了不起的人物,就像一個巨峰把水流擋住。河水在此猛烈匯聚,隨即波瀾壯闊般奔流直下,周而復始,循環往復……這樣的巨峰,是承前啟後的大師,是改變歷史進程的人物。人類歷史中很多燦爛的文化都是無法復制的,譬如三星堆,米開朗基羅……,這些文化都是人類文明的巔峰。“巨峰”不單純是一個技術問題,他還代表了那個時代的一種精神,一種可以超越時空的精神。米開朗基羅、貝多芬的技法,和現代的工藝技巧相比不足為道,目前的技術水平遠勝從前,但是,米開朗基羅和貝多芬們的精神是現代人無法超越的。盡管過去的技術不如當下,但如果一個藝術家掌握了他那個時代的前沿科技,那他一定是那個時代的“巨峰”。同樣的,對于當代藝術家而言,如果不能掌握當下的最新技術,那他也一定不能代表今天這個時代。因此,要想成為當今時代的“巨峰”,則必須要與時俱進。

  這麼多年以來,丁紹光一直在思考和探索當代繪畫和科學結合的問題——如何利用最新科技完成當代繪畫的創新。他的作品——一幅陳設于文化廣場的大型彩色玻璃拼貼畫,這幅畫的尺寸達到了365平方米,巨大的畫面加上彩色玻璃的強大表現力,使得呈現效果非常震撼。由此,他開始設想做彩色雕塑,內部打光,外部用彩色玻璃拼貼成畫。此後,他又試圖把他的繪畫做成球形建築。過去的建築框架都由直線構成、色調單一,自從有了現代鋼筋骨架和計算機繪圖技術,便産生了各種變形和線條,這是一個巨大的進步,例如鳥巢。當然不會滿足于此,他大膽設想能不能用整幅畫的線條,作為一個建築的主體結構。以前畫家所畫的線是繪圖的線,現在使用最新科技將整幅畫的線條變成鋼筋等材料的建築結構線,同時,線和線之間可以呈現不同的繪畫效果。據丁紹光介紹,現在有一種新技術,可以用化學物質粘接不同色彩的玻璃,其結構相當牢固可靠,且不影響玻璃顏色的表現力。不同顏色的玻璃拼接後,從不同角度看到的顏色都不盡相同,加上玻璃本身可以是透明的,半透明的,也可以是介于透明和半透明之間,這些不同的質感又導致色彩的呈現更加豐富多彩。美麗、有趣、魔幻……應有盡有。

  從設計圖上可以看到,頂層透明的水雲狀玻璃,擁有非常好的透光效果,光線可以直射室內。博物館,劇院,藝術館,圖書館……建于其間。丁紹光希望它能將十大藝術門類、從古典到現代各種派別都容納進去……讓人們得到充分、有效地交流,唯有充分的溝通才能實現真正的自由、包容和創新,進而促進彼此的成長。丁紹光還把下面5層設計成超大型停車場,就好像是一個雕塑的基座,可以起到穩固的作用。為了實現這個構想,丁紹光與建築家汪克合作,並得到了他的全力支持。汪克認為現代科技完全可以實現丁紹光的設想——底盤厚重,完全可以撐起整個建築。該建築不像以前的建築壁畫那樣,先建好樓房然後請丁紹光為其作畫,因為如此一來對丁紹光的創造力限制極大,很多美好的設想便無法實現。這種從項目伊始便通力合作的全生命周期建築雕塑,讓丁先生的創造力得到了充分的發揮。得到建築專家的認可後,丁紹光做了長遠而全面的規劃。許多人建議把這個建築叫做“丁紹光藝術中心”,丁紹光聞後搖搖頭,他將這個建築命名為“中國當代藝術中心”。

  丁紹光認為,如果使用具象的形象設計建築,會令人感覺不夠宏偉。他心目中的中國當代藝術中心是非常宏大的。因此,一定要做成球體,這樣從正面看它是一個具象,而從四周觀察則是圓潤成形,從另一個側面看則是富含抽象韻味。沿著球形的、由整幅畫的線條構成的建築漫步,看到的景象一會兒具象,一會兒抽象。大眾始終看不懂匪夷所思的抽象繪畫,藝術大師始終無法表達清楚抽象繪畫的內涵含義,終于可以用這樣一種良性的互動令彼此相互溝通。此外還有一個奇思妙想,設計成球體會使建築呈現出水波紋的效果,寓意海納百川,有容乃大的中華文化主旨;同時也讓一個宏大的建築顯得輕盈自如,給人漂浮大海的感覺,好像天外來星一般,象徵著在宇宙中翱翔的、自由的星體,詮釋著天人合一的中華文化理念。

  因為是圓球,説建築的內部裝幀也可以非常有創意,可以從不同的角度和視角,展現印象派,浪漫主義,野獸派,表現主義的作品,也可以呈現不同的空間結構,以及層出不窮的動態美。讓每一個來到這裏的人,都能夠感受來自不同時期,不同民族,不同技法的千姿百態的美,還可以從自己的個性和視角出發,去發覺不同的美,創造變化的美,充分享受包容、自由、和諧、美麗的幸福人生。除藝術功能外,他還設想將建築的中間部分作為商業用途,以便在同一個建築內,容納龐大的産業,以便讓世界各地的藝術衍生品,各大名牌品牌店匯集于此……用內部的投入産出來實現創收,讓中國現代藝術中心真正實現良性發展。

  丁紹光(1939.10—),傑出的美籍華人藝術家,現代重彩畫大師,畢業于中央工藝美術學院(現為清華大學美術學院)。1980年為人民大會堂創作大型壁畫《版納晨曦》。同年,為盡孝赴美定居。1990年在日本東京國際藝術大展上,被選入14世紀以來世界最傑出的百名藝術大師,排名第29位,是唯一入選的華人藝術家。1993—1995年,他的六幅作品(包括《西雙版納》《催眠曲》《文化與教育》等作品)被制成郵票和限量版畫,由聯合國向全球限量發行。1996年在中國美術館舉辦以他的名字命名的美術展——“丁紹光獎”全國美術大展。1997年在上海大劇院創作巨幅作品《藝術女神》,2009年為上海文化廣場創作由30萬塊玻璃組成的335平米大型彩色玻璃壁畫《生命之源》。2017年出版傳記《天堂鳥:丁紹光藝術范式》,並與雕塑家合作為2018年冬奧會創作雕塑——《和諧》。

  (作者單位:清華大學出版社)

(編輯:劉青)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