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美術>美術話題

畢業作品去向何處

時間:2018年07月16日 來源:美術報 作者:

  對許多藏家來説,畢業展是一個甄選優秀作品、優秀藝術家的大好機會。臺灣藏家林明哲曾在上世紀80年代到川美,用100萬美元幾乎買斷了上世紀80年代四川美院所有藝術家的作品,其中既包括羅中立、何多苓、張曉剛、程叢林、葉永青、周春芽等川美77級、78級優秀畢業生的作品,也有他們的老師輩杜泳樵、王大同、王龍生的畫作,一時傳為收藏界佳話。但這類針對畢業生作品成規模的市場化行為,在中國美術教育發展的進程中並不多見。

  在很長一段時間裏,對美術院校的畢業生而言,主要的展示與被認同的渠道,是以官方的美術展覽為主;而另一個重要方式則是被學校的美術館購藏。

  大約10年之前,在藝術市場比較火爆的那幾年,美術院校畢業的學子們都是在畢業之時直接與畫廊、藝術機構簽約,開始市場運作,成為職業的藝術家。而之後藝術市場逐漸回歸理性後,藝術機構在選擇年輕藝術家的作品時,開始變得謹慎而小心,尤其是通過畢業展直接購藏藝術家作品的情況少之又少。

  如今畢業生們在作品標簽上貼上二維碼,已是常事。這不僅便利了欣賞者與作者的直接溝通,更架接起作品與市場對接的橋梁。有藏家相中作品的,可直接落訂,有機構欣賞作者的,亦可發出邀約參展。

  隨著全國各大美術院校畢業展的相繼落幕,在逾萬人觀展的盛況之下,我們不禁要問:展覽過後,這些畢業作品將去向何處?

  畢業作品——成為各路藏家新寵

  近期美術報針對該問題,抽樣採訪了各大美術院校純藝類專業的應屆畢業生。調查中,記者發現,越來越多的個人、機構、平臺加入到畢業展作品的購買、收藏中。

  在中央美術學院,本報抽樣調查了120位純藝類應屆畢業生,據不完全統計,23.3%的畢業生作品被收藏,其中國畫、書法專業的收藏情況最為理想。國畫專業中,畢業作品已被學校、個人、機構等收藏的佔四分之一,收藏費5萬-20萬元不等;而書法專業幾乎每人都有一件作品被收藏,大尺幅的收藏費在五六千元左右。此外,學校有個“研品匯”APP,專門針對研究生畢業的同學進行宣傳,做相關推送。

  據中央美院美術館典藏部主任李垚辰介紹,今年中央美院的畢業生大約有八九百人,而本科生、研究生院的學術委員會從各院係的畢業作品中,挑選出70件精品,收藏在美術館,一方面這批作品將按藏品的標準進行永久保存與學術研究,另一方面將參與國內學術展與國外交流展。另外美術館也會給予相應的材料補償費,最高的有3萬元。盡管個人藏家的收藏費更高,但多數畢業生仍表示,如果作品能被學校選中,依舊願意留校收藏,因為這是學校對其學術上的認可與肯定。

  在中國美術學院,作品的收藏情況則略有不同。在抽樣採訪的100位畢業生中,多數表示不舍得將畢業創作出售,在展覽結束後,更希望將作品自留,以作紀念。比如國畫專業,只有近一成的作品被個人、學校收藏;雕塑專業只有六分之一的作品被收藏;油畫作品被收藏的佔比最高,有近三成。

  據了解,獲得畢業創作金獎的作品需留校,學校將給予一定的材料補助費,一般在五千元人民幣左右。如果畢業生不舍將作品留校,該獎項或許就被取消了。除了前來“淘寶”觀展的藏家外,個別導師也將學生的作品推薦給收藏家,以鼓勵其創作。

管克闊 青丘 120×230cm 中國畫

  市場化為畢業生鋪就未來之路

  此外,還有一些美術院校整合資源,與商業機構合作,推進畢業展的市場化。

  清華大學美術學院今年首次聯合蘇富比拍賣行,舉辦了一場畢業拍活動,主辦方甄選出30位優秀畢業生的作品進行拍賣。這一活動緣起于2013年籌劃的畢業展VIP專場,在本科生畢業作品展開展前夕,邀請知名畫廊、文化傳播、藝術媒體等機構負責人前來觀展,使藝術機構和用人單位更直觀、更立體地了解學院畢業生。據介紹,這次畢業拍中,參拍的30件作品涵蓋繪畫、雕塑、陶瓷、玻璃、漆藝、染織等門類,作品悉數拍出,成交額突破35萬元,其中最高作品成交價格為7.6萬元。

  西安美術學院亦舉辦了“未來藝術家”大學生藝術品拍賣會,這是由西安美術學院組織的一項為大學生藝術品開拓市場、打造西安美術學院大學生創新創業品牌的重要公益活動。從近千件徵集作品中,篩選出200件左右的優秀作品,涵蓋了中國畫、油畫、版畫、水彩、雕塑等種類,學子們以多維的藝術視角,呈現出了未來藝術家的精神面貌和可喜苗頭。據“未來藝術家”項目負責人劉通介紹,今年徵集到畢業生作品224件,參與競拍的有189件,最終的成交率達65%,其中中國畫、油畫作品的銷售行情較好,分別佔成交額的36%、23%,除此之外,銷售情況較好的則為書法,佔16%。

  作為國內較早嘗試將畢業展與社會對接的美術院校之一,四川美術學院早在2006年,就啟動了“開放的六月——四川美術學院藝術遊”活動,將畢業展的影響力擴展到社會層面。今年更與重慶藝術大市場網絡平臺合作,線上展示與銷售優秀畢業生作品。

  據四川美術學院副院長張傑介紹,因為參與“重慶藝術大市場”項目,他們對學校畢業生作品的銷售情況做了一個不完全的統計:“今年展出了近2000名本科畢業生,200余名研究生的作品,已經銷售的作品的金額預計達到了三四百萬元。而獲獎作品成為收藏的焦點,大部分購買的人都是普通的重慶市民,通過作品旁邊的二維碼標簽,許多人親自聯係學生與他們協商作品的價格,而且不斷有人給他們打電話。”

  張傑説,川美今年畢業展作品可觀的銷售情況,與重慶普通市民的參與有很大的關係。他談到:“以前學生畢業之後和畫廊簽約辦畫展的情況比較多,但最近這幾年,尤其是從今年的情況來看,一個新的動向是普通的老百姓參與到藝術作品的收藏中來。他們大部分是帶著一種’淘寶’的心理,選擇一些和自己家庭、生活趣味比較吻合的作品收藏。這種消費型的購買行為是現在比較明顯的一個特點,而且在成規模化。”

  市場的肯定與接納,對剛從美術院校畢業的學子來説,無疑是一個重要推力。這種鼓勵的作用遠比作品本身的收藏費更有價值、更有意義。然而,前來購買高性價比作品的消費者與對自身作品有著高期望值的美術學子之間,構成了一對矛盾,這也是當下畢業展作品市場化所面臨的不可回避的問題。

  在張傑看來,如今越來越多的推廣畢業展作品的機構與平臺,以多種多樣的形式為學生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但對學校而言,最主要的目的還是培養優秀的學生,創作出更好的作品。至于畢業作品的市場,是自然而然形成的。雖然現在有更多的觀眾來看展,普通的大眾參與到作品的購買中來,但做畢業展的初衷不能改變:不是把它變成一種完全市場化的行為,而是一個學校教育成果、學術水平的展示。

  正如西安美院油畫係主任何軍所言,即使像大藝博這樣規模的畢業展作品銷售平臺,也無法通過博覽會的銷售實現盈利,必須要將它的規模與體量擴大才能有盈利。在大藝博負責人李峰看來,市場未來的想象空間是很大的,同時也面臨著許多問題,比如普通購買的人群具有很大的不確定性,買了一件作品之後,很可能幾年之內都不會再買。所以需要不斷地擴大影響力,使更多的人能加入進來。

  畢業展作品的市場化發展趨勢,一方面滿足了部分城市藝術品消費者的需求,另一方面也在為市場培養未來的藝術家。隨著畢業展本身影響力的不斷增加,其市場化的推進也成為一個自然而然的發展結果。但無論如何,對于學子們而言,畢業展作品得以進入市場,無疑幫助他們踏出了從學校進入社會的第一步。

(編輯:段冉)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