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我們的節日·中國(平利)重陽民俗文化藝術節”在陜西平利舉辦

時間:2020年10月30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
0

 

中國重陽文化論壇現場   

  在傳統節日重陽佳節到來之際, 10月25日至26日,由中國民協、陜西省文聯、陜西省民協、平利縣委宣傳部共同主辦,平利縣委老幹部工作局、縣文旅局、縣文聯、縣文化館、縣民協及平利縣三文演藝有限公司共同承辦的“我們的節日·中國(平利)重陽民俗文化藝術節”在陜西平利舉辦。

  中國民協副主席、陜西省文聯副主席、陜西省民協主席王勇超,中國民協分黨組成員、副秘書長侯仰軍,中國民協活動管理處處長李倩,陜西省民協副主席兼秘書長劉麗玲及其他領導和嘉賓出席相關活動。

  10月25日上午,“我們的節日·中國(平利)重陽民俗文化藝術節”開幕式舉辦,一場匯聚多種民俗表演的文藝演出在平利女媧文化廣場上演。國家級非遺項目漢調二黃《漢水遊女》 、弦子腔《鬧喜酒》 、小場子《雙探妹》 、彩蓮船、小品《孝敬爹和媽》 、快板《幸福安康平安平利》 、女媧嗩吶曲牌、平利民歌《桃花溪》等原汁原味的民俗節目輪番上演,精彩紛呈。此外,藝術節還開設了民間手工藝品展示及民俗體驗環節,國家級非遺項目弦子腔皮影戲展演、漁鼓説唱、書畫展示、花鼓戲展演等民俗文化節目接連登場,吸引了眾多觀眾駐足欣賞、親自體驗。

  當日下午,中國重陽文化論壇在平利縣召開,與會專家學者就重陽節的文化內涵及當代傳承、重陽節的歷史沿革和時代意義、孝文化的內涵和價值等話題進行了深入探討。侯仰軍主持論壇。 (本版選登部分專家發言)

  近年來,中國民協根據中宣部關于做好“我們的節日”主題活動的精神要求,遵循“群眾參與,文明舉辦,突出特色”的原則,大力實施中國傳統節日振興工程,豐富傳統節日文化內涵,形成新的節日習俗,更好地發揮優秀傳統文化的滋養和引導作用,探索新時代“我們的節日”與時代發展融合的前景展望。

重陽節敬老求壽習俗的歷史淵源與重要位置 

 

  考察重陽節起源與發展的歷史可知,敬老求壽自古以來就是重陽節的根本而核心的習俗之一。關于重陽節的起因與形成年代有多種説法,更具科學性、更為確鑿的説法是“辟邪説” ,其形成年代為東漢時期。

  東漢崔寔《四民月令》中記載:“九月九日可採菊花” ,這是關于重陽節的最早文字記載。另有文獻記載,漢末已有朝廷九月九日賜宴于公卿近臣的做法,説明此時九月九已是較為顯著的節日。其實,重陽節的來歷與文化內涵更多地體現在我國古人的數字觀念,在于對“九九”相重的文化認知。按古人陰陽觀念,奇數為陽數,九九相重,故為重陽,又稱“重九” 。古人認為,“三、五、七、九”這些陽數為災厄之數。“九”為陽數之極,九九相重,就更是災厄數字之最,令人恐懼,認為此日易生災禍,必須採取若幹方式避禍消災,這些方式就成為節日習俗,于是重陽節就産生了。重陽節的主要習俗都可以用辟邪來解釋。食用菊花、插茱萸皆可祓除不祥、辟除惡氣;登高可以避禍,因為高處是神仙所居,可以給人們以護佑;吃五色重陽糕可以辟邪,因為五色彩紋為邪祟所畏懼。

  辟邪防禍的另一面就是趨吉求祥。時逢九月九,人們在避禍的同時,也自然採取一定方式求吉。“九”在術數觀念裏雖為災厄之數,但按諧音民俗,“九”又與“久”諧音,是吉利之數。所以,民眾也從求吉的角度,將“九九”理解為“久久” ,這種從吉利諧音角度做的解釋恰恰可以解除對“九”為不吉利數的忌憚。後世,隨著巫術術數觀念的淡化,“九九”為災厄之數的觀念也逐漸消失,而“九九”為表示“長久長壽”意義的吉利數字的觀念逐漸增強。重陽節巫術避禍習俗逐漸淡化以至趨于消失,而敬老祈壽習俗逐漸強化乃至成為最顯著的主題,直到近年來重陽節基本成為敬老節。

  由以上查考可知,自古以來,敬老求壽就是重陽節核心根本的習俗,是重陽節的題中之義。

  敬老孝親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秋季敬老也是我國傳承久遠的習俗。東漢重陽節興起之後,我國各個時期在九月九日前後都有隆重的敬老活動。重陽節傳承到後世,除了敬老求壽的主題,也有豐富多彩的其它習俗:登高秋遊、賞用菊花、配飾茱萸、吃重陽糕、射箭狩獵、放風箏等,各地還有許多特色習俗,如山西、河北、四川的一些地方在重陽節禮敬老師,陜西黃陵縣祭祀軒轅黃帝,湖南株洲祭祀神農炎帝,福建莆仙一帶祭祖,浙江德清縣則在重陽節舉辦祭奠“忠勇之神”樊噲的盛大廟會“舞陽侯會” 。東南沿海地區及臺灣則傳説重陽節是媽祖升天成仙的日子,祭拜媽祖。

  當今社會,敬老孝親仍是國人特別重視的傳統美德。重陽時節,中央政府及各地政府舉辦係列敬老尊老活動,在全社會宣揚敬老孝親的傳統美德,並倡導、支持、繁榮各種重陽習俗活動,將重陽節重建為名副其實的我國六大傳統節日之一,具有重要意義。

  黃濤 溫州大學教授、中國節日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 

從重陽節到敬老節演變的內在邏輯 

 

  重陽節是我國重要的傳統節日, 20世紀80年代以來,中國一些地方逐漸把重陽節定為老人節,倡導尊老、敬老、愛老的社會風氣, 2006年列入首批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2012年12月28日全國人大常委會表決通過修訂後的《老年人權益保障法》 ,法律明確每年農歷九月初九為老年節。重陽節的這種“賦值” ,是符合其本身的內在邏輯的。

  首先,它切合了傳統節日係統的“現代轉化”需要。中國的傳統節日産生于農耕文明時期,到了今天,已很難滿足現代人的需求,需要進行“現代轉化” 。其中,有些傳統節日變化相對較小,如春節、清明、七月半、冬至等;有的則因失去大部分功能,故變化較大,如七夕、重陽節。

  盡管傳統節日自身會隨著時代的發展而不斷變化發展,具有自我調節的功能,是民眾生活中自然而然發生的;但如果政府主管部門能給予適當的倡導、引導,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推進“現代轉化”的進度。近些年來,全社會在重陽節期間舉行的各種類型的尊老敬老活動,可以説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應該説,尊老敬老是中華民族的優秀傳統,它基于我國悠久的農耕生産方式、根深蒂固的宗法家族制度以及深入人心的儒家忠孝倫理。但為什麼傳統節日中沒有專門的“敬老節” ?主要原因是因為在傳統社會中,尊老敬老呈現在人們的日常生活實踐中,體現在365天的每一天,已經成為人們的自覺行為,無需專門立節予以強調。而社會發展到今天,隨著社會的急劇變革、宗法家族制度的解體,熟人社會慢慢成為了“無緣社會” ;再加上由于各種原因,近一百年來我們對傳統文化的忽視,導致尊老敬老傳統的淡化,不孝、欺老、“啃老”現象時有發生;而中國正在快速進入老齡化社會,該問題的嚴重性日益突出,因此在這個時候以“敬老節”的形式強調尊老敬老,無疑對于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建立、和諧社會的建設都具有積極的意義。

  另外,這也是由于對于重陽節祈壽元素的挖掘和強化。重陽節的起源雖然有多種説法,其最初的功能可能是禳災辟邪,但不可否認重陽節從它産生之初就包含了祈壽、求健康的元素,如曹丕《與鐘繇書》中所説:“歲月往來,忽復九月九日。九為陽數,而日月並應,俗嘉其名,以為宜于長久,故以享宴高會。 ”在民間的觀念中:“九月裏,九月九,爬山登高飲菊酒,戴上茱萸辟邪惡,吃了花糕多長壽。 ”因為“九”與“久”諧音,故寓意長壽。事實上重陽節的許多民俗活動都與健康長壽相關,如登高本意有信仰的內涵,但客觀上能起到強身健體的功效;茱萸是一味中藥,具有殺蟲消毒、逐寒祛風的功能,如《風土記》中説:“九月九日折茱萸以插頭上,辟除惡氣而禦初寒。 ”菊花具有平肝明目、清熱祛風之效,用其釀制的酒有保健功效, 《荊楚歲時記》中記載:“飲菊花酒,雲令人長壽。 ”葛洪《西京雜記》中有菊花酒釀制的最早記載:“菊華(花)舒時,並採莖葉,雜黍米釀之,至來年九月九日始熟就飲焉。故名菊花酒。 ”古人把菊花酒視為祛災祈福的“吉祥酒” ,飽含著益壽延年身體健康的美好願望。

  因此,從重陽節逐漸過渡到“敬老節” ,既是傳統節日自我調適的內在需要,也是因為重陽節本身包含豐富的祈壽、求健康的元素,其演變符合傳統節日“現代轉化”的規律和內在邏輯,具有合理性;這種演變,既切合社會發展的需要,也容易被民眾所接受。

  鄭土有 復旦大學教授、中國民俗學會副會長) 

重陽節文化中的“陽”與“九” 

 

  每年農歷的九月初九是重陽節,其名稱始見于曹丕《九日與鐘繇書》 :“歲往月來,忽復九月九日。九為陽數,而日月並應,俗嘉其名,以為宜于長久,故以享宴高會。 ”漢代儒家陰陽觀有六陰九陽,九是陽數,故重九亦叫“重陽” 。此外,重陽節又有老人節、菊花節、登高節、茱萸節、九月九等別稱。重陽節濫觴于先秦,形成于秦漢,發展于魏晉,鼎盛于唐宋,綿延至今,作為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蘊含著豐富的文化內涵。

  重陽之“陽” 。“陽” ,《説文解字》解釋為“高、明也” ,和“陰”一道構成了宇宙萬物,故《周易》説“一陰一陽之謂道” 。《周易·係辭下》雲:“剛柔相推,變在其中矣。 ”孔穎達疏雲:“剛柔即陰陽也。 ”之後,陰陽常用來比附男女,“乾,陽物也;坤,陰物也。陰陽合德,而剛柔有體” ,“乾道成男,坤道成女” 。陽,指陽剛之氣,也就是一種雄氣、強悍之氣,男子漢大丈夫之氣。 《南齊書·文學傳·卞彬》 :“父延之有剛氣,為上虞令” ,指的就是一種剛強的氣質和意志。一個國家要有正氣,一個民族要有志氣,都離不開這種陽氣,這種陽氣就是我們中華民族的精氣神,在當今時代,我們的社會很需要發揚這種陽氣,這是重陽節一個非常重要的內涵及當代傳承。

  重九之“九” 。“九” ,是從一到九陽數(奇數)的最高位,而“五”居正中,所以古代帝王常以九五之尊自居,象徵著權威和高貴。遺憾的是九五之尊長期以來為帝王獨佔,其實九九歸一才為尊,歸根結底就是返璞歸真。早期原始部落及家國文化的核心是尊尊親親。尊老愛幼,孝善之道,在中華民族傳承了上千年。周朝的禮樂文化保證了周王朝八百年的漫長歷史,漢代以四皓保太子提出的仁孝文化,延續了漢室四百多年的統治。在兩漢所有帝王中,除了漢高祖和光武帝外,其他皇帝廟號皆有“孝”。《孝經·開宗明義章》説:“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立身行道,揚名于後世,以顯父母,孝之終也。夫孝,始于事親,中于事君,終于立身。 ”“孝”是中華民族道德的最低標準,立足于孝道教化的根本目的就是為了追求一種優良的生活秩序。孝道對于維護家庭、社會生活的基本秩序具有十分重要的現實意義。當今社會倡孝就是恢復尊親,發揚尊老愛幼,推動和睦家庭,和諧社會,發揚愛國主義,增強民族凝聚力,對和平世界建設,以及實現人類命運共同體均具有積極價值。

  傅功振 陜西師范大學教授) 

鳩杖與王權:一個失落的尊老文化大傳統 

 

  今天,重陽節包含了兩個最重要的內容,一個是尊老敬老傳統,另一個是祈福禳災的傳統。我從漢代的賞賜老人鳩杖的制度説起,圍繞“鳩杖首”來龍去脈,追溯尊老文化大傳統的歷史淵源。

  1959年和1981年,在甘肅武威磨嘴子出土“王杖十簡”和“王杖詔書令” ,其中“王杖詔書令”簡26枚,引起史學界轟動。竹簡記載漢高祖給七十歲以上老人賞賜“鳩杖” ,“上有鳩,使百姓望見之” ,又稱為王杖。七十歲以上,持王杖的老人地位比照六百石官俸的官員,可以自由出入官府,可以在天子道上行走,做買賣不用交賦稅,欺負持鳩杖的老人,視同蔑視皇帝,輕者重罰,重者棄市。

  從甲骨文看,“老”字的造型就是依杖者的老人形貌。關于鳩杖的起源有西周説,漢代説,原始社會説。《周禮》中有王賜老人尊貴禮物為手杖。 《後漢書·禮儀志》有“王杖長九尺,端以鳩鳥為飾”的記載。2009年江蘇盱眙大雲山1號漢墓出土“錯金銀銅鳩杖首” 。1968年河北滿城中山靖王劉勝墓出土有“青銅鳩杖首” 。甘肅武威出土木質鳩杖5根。

  民間傳説認為,在楚漢戰爭中,因為斑鳩落在劉邦躲避的井沿上,誤導了項羽,讓劉邦躲過了項羽的追殺,是漢代鳩杖制度的動因。筆者參考文學人類學同仁調研的成果,認為國君賞賜老人的拐杖以“鳩”為飾,有更為深遠的文化傳統。古人認為鳩是鷙鳥,又稱為戴勝。青銅銘文中鳩鳥頭上戴有象徵王權的斧鉞“勝” ,象徵王權的權威與社會治理能力。

  筆者認為,鳩杖形制起源很早,它是上古以口耳相傳,大腦記憶為知識傳承載體的社會形態下的“物證” ,是“權杖”的前身。在傳統口傳心授的社會形態中,年長者見多識廣,是智慧的象徵,同樣是族群的意見領袖,並成為事實上的權威。知識就是權力。漢代的“王杖詔書令”從國家層面,復興鳩杖形制為制度的形式,復活了這一上古文化傳統。

  李永平 陜西師范大學教授、陜西民俗學會副會長) 

賦予重陽新內容 

 

  今天的重陽節,被賦予了新的含義,在1989年,我國把每年的九月九日定為老人節,傳統與現代巧妙地結合,成為尊老、敬老、愛老、助老的老年人的節日。很多團體、單位,往往都在此時組織從工作崗位上退休的老人們秋遊賞景,或臨水玩樂,或登山健體,讓身心都沐浴在大自然的懷抱裏;不少家庭的晚輩也會攙扶著年老的長輩到郊外活動或為老人準備一些可口的飲食。

  作為基層文聯工作者,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既是責任更有義務。新時期新時代,賦予重陽節新內容、新內涵、新形式極有必要,使重陽節的傳統精髓保持下來,與時俱進,有所創新,注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和新民風建設內涵。不但使老人有所依、有所養,更有所為、有所樂,通過不斷開展有益老人身心健康的活動,使老人不但“重陽”伴終身,還永遠煥發青春、老當益壯。

  對于我所工作的平利縣來説,我們組建了一支活躍在平利縣鄉村社區的“雙百三宣”文藝小分隊,“雙百”即一百名業余通訊員、一百名文藝協會骨幹,“三宣”即宣傳脫貧攻堅工作、宣傳脫貧群眾、宣傳扶貧幹部,他們平均年齡六十多歲,義不容辭地投身到“主戰場” ,充滿激情,活力四射,成為脫貧攻堅“鐵軍”的有力補充,老人們以“為”獲得了“樂” ,贏得了“尊” 。

  王健春 平利縣文聯主席) 

 

中國民協組織專家觀摩當地文藝愛好者表演 

 

“我們的節日·中國(平利)重陽民俗文化藝術節”開幕式演出現場 

 

“我們的節日·中國(平利)重陽民俗文化藝術節”開幕式演出現場 

  本版圖片由吳京男拍攝 

(編輯:高森)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