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戲曲“走出去”,當有國際范兒

時間:2020年05月25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
0

  戲曲“走出去”,當有國際范兒

  ——兼評新編園林版昆曲《浮生六記》的對外傳播策略 

園林版昆曲《浮生六記》劇照

  古希臘悲喜劇、古印度梵劇和中國戲曲並稱世界三大古老戲劇,其中中國戲曲成熟較晚卻厚積薄發,始終保持著旺盛的生命力,至今仍活躍于舞臺、綻放光輝。不同于西方的話劇、歌劇和舞劇,中國戲曲是一門綜合性的藝術,用語言、表演、音樂、唱腔等多種手段反映中國經濟、政治和社會制度,闡釋和勾勒中華民族百年中國夢,是展現中華民族自強不息精神追求的有效傳播形式。中國戲曲要走出國門,對外傳播是主要途徑與決勝環節。藝術無國界,而藝術的跨民族、跨文化、跨語言傳播需要一定的途徑和策略。選擇什麼樣的劇目、以怎樣的方式對外傳播,需要細致考量。

  近來,新編園林版昆曲《浮生六記》以其獨特的藝術展現方式和浸入式的感官體驗受到多方面好評。自2018年七夕首演以來,在一年多的時間裏吸引了海內外觀眾的關注,還登上了法國阿維尼翁戲劇節的舞臺。該劇在清代蘇州文人沈復自傳體散文《浮生六記》的基礎上改編而成,由蘇州好端正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出品,是蘇州市姑蘇區人民政府攜手蘇州市園林和綠化管理局打造的“戲劇+”創新文化項目。傳播與傳承的任務不盡相同,盡管這是一部新編劇,沒有傳承譜係的昆曲,但是它的主創班底在編劇、導演、作曲、唱腔、表演等主要環節延請了業內知名專家,以促使唱腔科范盡量貼近昆曲藝術本真。這部劇在對外傳播上頗具國際范兒,主要體現在:

  聘請外國漢學家翻譯字幕。加快提升中國戲曲文化産品的國際市場份額, “譯出去”是“走出去”的第一步,是當務之急。翻譯是戲曲“走出去”不可逾越的第一道門檻,因為看不懂曲詞和道白,外國觀眾就無法理解劇情。目前國內戲曲演出有英文字幕的還是極少數,個別配了英文字幕,但譯文質量參差不齊,究其原因主要在于翻譯工作尚未引起廣泛重視,或者局限于戲曲院團的認知水平——會外語的人都能譯,有需要時再臨時找人倉促趕制;翻譯戲文最好找人義務幫忙不付報酬;譯出來就萬事大吉,質量好壞、效果如何沒人管,以致外宣場合鬧笑話還渾然不知。殊不知,與實務性翻譯以及其他類型的文學藝術作品翻譯不同,戲曲翻譯因對譯者的漢語理解水平和外語表達水平、對戲曲的理解力和感悟力以及自身素質與綜合修養等各方面能力要求甚高,因此翻譯難度極大,能夠擔此重任的譯者寥寥無幾。

  新編園林版昆曲《浮生六記》在這方面做得很好,它從劇目編創之初就高度重視字幕翻譯這一關鍵環節。英文字幕聘請了英國漢學家郭冉(Kim Hunter Gor - don)來翻譯,在演出現場多個地點都安裝了漢英對照字幕,或嵌于花窗之中,或立于假山腳下,與劇情場景完美融合。郭冉出生于1981年,來自英國蘇格蘭,從小喜愛戲劇,曾在英國倫敦大學攻讀博士學位,研究方向為昆曲演出史與傳承。他曾在北京語言大學學習漢語,並在上海戲劇學院和南京大學做過訪問學者,研究昆曲清唱,跟隨南京大學文學院解玉峰教授學習過工尺譜和曲唱,跟隨江蘇省昆劇院錢振榮老師學習過昆曲小生表演,會唱十幾個曲目,現在昆山杜克大學任教,主講中國研究與表演學。他的戲曲翻譯經驗豐富,翻譯過10多個昆曲大戲(如《邯鄲夢》 《桃花扇》 《春江花月夜》等)和20多個折子戲(如《鐵管圖·撞鐘分宮》 《竇娥冤·斬娥》 《桂花亭·三錯》等) 。像郭冉這樣的漢學家,精通漢語和中國文化,專門從事中國昆曲研究,同時又佔據外語表達的先天優勢,並且熟悉西方受眾的心理,能邀請他加入到中國戲曲翻譯隊伍,無疑是中國文化“借船出海”的明智之舉。

  選取適宜“走出去”的題材。《浮生六記》原為清代嘉慶十三年(1808年)蘇州文人沈復所著自傳體散文。男主人公生于姑蘇城南滄浪亭畔士族文人之家,初遇舅女陳蕓定情,後娶為妻,婚後夫妻舉案齊眉、相愛甚篤,二人不落世俗、苦中作樂,至蕓娘積病身故,離家漫遊,遂作《浮生六記》 ,以慰夫妻生死隔離之思。他們詩詞酬唱,悠遊飲酒,簪花品茗,攜手同遊,看燈會、秋遊,蘇州的滄浪亭、虎丘、醋庫巷洞庭君祠、倉米巷、萬年橋、太湖都留下了他們的足跡,而這些地點至今依然保存完好。對外國人來説,到具有“東方威尼斯”之稱的水城蘇州來追尋幾百年前在這裏發生過的真實故事,頗具吸引力。

  同時,現實題材戲劇的創作真正融入了現代性才能塑造出較好的藝術品, 《浮生六記》正是例證。它看似質樸無華,細酌起來卻飽含著時代精神和當代意識。這部以婚姻愛情為主題的劇作與中國戲曲裏常見的才子佳人傳奇截然不同,它既區別于至情以感天地泣鬼神的《牡丹亭》 ,也相異于因皇權社稷而割恩遺恨的《長生殿》 。這裏講述的只是“一生一世一雙人”的凡人凡事,卻又不平凡——在女子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封建社會,沈復卻鼓勵妻子女扮男裝並陪她一起出門觀燈,于細微處閃爍出中國戲曲中鮮有的現代性光芒。“願生生世世為夫婦”卻以“恩愛夫妻不到頭”的悲劇收場,看似筆調平和舒展,實則蘊含著悲劇因子。“這種小人物不容于時代的悲劇感,特別能引起人們的共鳴。 ”

  此外,西方人最早知道《浮生六記》是通過林語堂1935年出版的英譯本。“兩腳踏中西文化,一心評宇宙文章”的林語堂在國際文壇享有盛譽,曾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提名。他在向西方介紹中國文化方面作出了傑出的貢獻,用英語創作的一係列作品曾經轟動歐美文壇,影響深遠,其中有的被選作美國大學教材,有的被各國政府定為了解中國必讀書,一直被視作闡釋東方文化的權威著述。 《浮生六記》是林語堂最見功力的譯作,他自稱前後易稿不下十余次,在英國的雜志發表後頗受推許,劇中女主人公蕓娘更被他稱作“中國文學史上一個最可愛的女人” 。這部作品後來又被譯成德、法、丹麥、瑞典、日本等多國文字。原著的譯者與譯作在西方世界享有一定知名度,是這部新劇吸引外國觀眾、打開國際通道的一個必備前提。

  園林、昆曲“雙遺”聯袂的呈現形式。蘇州園林甲天下,向來是國際遊客熱衷的旅遊目的地。始建于宋代的滄浪亭是蘇州歷史最久遠的園林,于2000年入選“世界文化遺産”名錄,至今保存完好並常年向公眾開放。“四方歌曲,必宗吳門” ,元末明初誕生于蘇州的昆曲是中國戲曲藝術最高成就的集中體現,被譽為“大雅正音”“百戲之師” ,于2001年以全票入選“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新編園林版昆曲《浮生六記》以細膩委婉的昆曲來演繹發生在蘇州的故事,並且在蘇州最古老的園林滄浪亭中演出,演出過程中並不固定于園中一景,而是讓觀眾隨人物劇情移步換景,這種浸入式體驗與靜坐劇場裏的觀演完全不同,使得觀眾的帶入感與參與感倍增。將“世界文化遺産”與“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産”相融合,在亭臺樓閣實景中實現了蘇州園林之美和昆曲之韻相生相融,這種“雙遺”聯袂的呈現形式使得劇作的文化檔次大大提升,中國文化特色也愈加濃鬱,對外國觀眾的吸引力倍增。

  多渠道的海內外傳播策略。無論是20世紀二三十年代藝術大師梅蘭芳將京劇帶出國門、唱響歐美,還是21世紀初白先勇制作的青春版《牡丹亭》世界巡演、掀起陣陣昆曲熱潮,這些成功的案例都説明中國的戲曲藝術博大精深,但並不是難以被外國人欣賞和接受,除了戲本身過硬外,多渠道的傳播策略也功不可沒。 《浮生六記》採用的多渠道的推廣模式也是一大亮點。因為是園林實景演出,主創團隊針對不同天氣狀況設計了晴版和雨版路線,並針對不同的觀眾團體需求量身定制包場版。此外,還于場外相繼推出《浮生六記》係列主題活動,如策劃見面會、故事會、清賞會、蘇式生活展、少兒體驗營等,繼而開發京杭大運河蘇州段旅遊線路演出以及係列文創品,將戲曲、文創、生活有機融為一體。中國戲曲許多經典劇目,國內觀眾耳熟能詳,但流傳了幾個世紀後的今天西方世界仍一無所知,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我們的曝光度太低了。園林版昆曲《浮生六記》于2019年7月,即在它誕生不滿一周歲時,作為我國文旅部“聚焦中國”推薦劇目,亮相法國阿維尼翁戲劇節,同時也代表蘇州在法國巴黎進行文化交流演出。積極爭取走出國門、登上世界舞臺展示的機會,必將加速劇目“走出去”的進程。

  園林版昆曲《浮生六記》盡管是一部新編劇,許多地方尚在不斷修改完善中,但它的對外傳播策略卻超前于目前大多數戲曲新老劇目,國際范兒十足,為中國戲曲“走出去”開辟了一些新思路,值得學習與借鑒。

  (作者係蘇州大學跨文化研究中心講師)

  本文係江蘇省社會科學基金項目“‘中國文化走出去’戰略下的昆曲翻譯研究”(16YSC004)、國家社科基金藝術學重大項目“新中國成立70周年中國戲曲史(江蘇卷)”(19ZD05)階段性成果。

(編輯:胡艷琳)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