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中國舞蹈影像:如何與新科技共舞?

時間:2019年12月11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喬燕冰
0

  這是一場後臺沒有演員的演出。

  光影中,一張大學錄取通知書,一扇被推開的厚重大門,一群朝氣蓬勃的俊男靚女自由鮮活地無處不起舞,分屏、組接等靈活的影像手段讓他們跨越時空而舞,強化著他們的青春芳華和時代的激情脈動……舞蹈宣傳片《北京舞蹈學院教育學院宣傳片》探索舞蹈與教育的真諦,傳遞“我求博雅,禮樂為約”的人文追求。
  鋒利的刀刃與磨刀石之間擦出的道道寒光在特寫鏡頭下無處遁形,縫紉機踏板被機械重復踩踏著,灰暗陰冷的皮草工廠車間日復一日運轉著,女老板手中把玩的寵物毛發泛出的光澤,與她身上的皮草並無二致……舞蹈實驗片《假如》用鏡頭與肢體書寫生態關懷,發出生命的質問。
  樸素甚至不時晃動的鏡頭語言,記錄一段關于舞蹈人深入舞蹈源發地的行走,真實到讓人幾乎忘記影像介質的存在,而只貪婪地想跟隨舞蹈人一起走近原生態舞蹈生態圈……舞蹈紀錄片《中國舞協“深扎”廣西研討紀實》以非遺考察探尋藝術與生活、傳統與現代、舞蹈與文化的本真。
  12月8日,由中國舞協主辦、中國文聯舞蹈藝術中心承辦、北京舞蹈學院教學實踐中心協辦、中國影協支持的《舞蹈·影像與未來的對話》第二屆中國舞蹈影像展(擷英展映)在北京舞蹈學院舞蹈劇場拉開帷幕。展映通過“舞蹈宣傳片”“舞蹈廣告片”“舞蹈紀錄片”“舞蹈實驗片”四個單元,呈現了從活動徵集的近150部作品中推選的18部。融舞蹈與裝置藝術展現魔幻現實的《界》、模糊工人作業與街舞動作之間邊界的《工人》、以“愛、家”的內涵謀求藝術與商業和諧的《家傳》……作品豐富的表現手段、主題內容、風格樣式,展現出創作的嘗試和突破及創作者的思考與態度,也彰顯出中國舞蹈多元發展的探索與奮進。
  舞蹈影像不是舞蹈錄像,鏡頭和肢體如何共生、如何共情、如何共通需要我們去探索
  曾入圍意大利intimadating卡塞塔電影節和巴西IMARP-國際舞蹈展演-移動圖像-視頻舞蹈板塊的舞蹈實驗片《致敬包豪斯》僅有3分鐘,卻讓人在色彩與幾何構成的強烈視覺衝擊中體會科技帶給人的抽象未來感。該作品的編導、導演、北京舞蹈學院副教授田湉介紹,受曾令“包豪斯之舞”風靡一時的奧斯卡·施萊默的《三元芭蕾》啟發,她通過舞蹈編排設計、舞蹈動作捕捉,以及數字媒體制作的方式重新解讀包豪斯,並向包豪斯100周年致敬。田湉透露,作品中的三個片段均經歷了復雜的制作過程:舞蹈編排、動作捕捉,建模創意及其與動作、形象間的配合等。作品或基于AI神經網絡實時分析舞者動作,用抽象線條來構成舞者形象;或用“百葉窗”開關特點演繹芭蕾舞者,在施萊默芭蕾裙擺基礎上做新的創意和編排;或是對包豪斯“幾何”理念的一種發揮。
  “感謝這個平臺如此包容和開放,能讓我的實驗創作可以走得如此遠。我的作品不僅後臺沒有演員,影像好像連肉身都沒有。與其他作品不同,我創作的關鍵不在于拍攝分鏡頭和後期的剪輯,而在于前期明確的觀念和藝術形象設計。演員動作、音樂等大多數工作要在動作捕捉之前就做好,完成這些形態塑造,或者知道最後形象生成的樣子,以及準確地編排,形成與最後效果的匹配度。希望以此探索新技術和藝術更深層次的交融。”田湉説。
  “舞蹈影像不是舞蹈錄像”,北京舞蹈學院教授、舞蹈實驗片《垣》的導演張文海表示,該作品是在新媒體大概念下的一種探索,聚焦鏡頭與肢體,力圖找到讓鏡頭肢體在影像中間舞蹈的一種狀態,即觀念上鏡頭之舞。“因為舞蹈影像不是技術的概念而是創作的概念,所以鏡頭和肢體如何共生、如何共情、如何共通需要我們去探索。”
  本屆影像展藝術總監、多年致力于舞蹈影像研究的中國藝術研究院副研究員劉春欣慰于本次展映的諸多突破:“尤其是舞蹈實驗片的突破很多。更接地氣,如關注普通農民、礦工等,以其生活工作環境入舞,如《大地》將生活的律動變成舞蹈,讓普通人與專業舞者同框共舞,生成別樣詩意;敘事性作品增多,如反思獵殺動物、展現人類欲望的《假如》和展現博物館之夜的奇思妙想的《界》等作品,能清晰、流暢地講述,且達到制作精良;科技含量增高,如《致敬包豪斯》大膽運用動作捕捉和數字化處理,同時以中國舞蹈的數字形象回應西方經典。展映中很多作品也動用了無人機拍攝;強調動作本體和身體概念,在眾多以動作拼貼為主的作品中,也看到了以身體為本、注重編舞和鏡頭研究的努力,如《工人》在裝置中的街舞,固定鏡頭中發生了連續的驚喜變化,《X.Y.》的淩厲動作風格和快速剪輯的精密節奏、別致的選景,時尚感中充滿了詼諧和詩意。另外,廣告宣傳片的網絡演出影像推廣意識,讓《追夢人》《士風》等在網絡上引起了很好的反響,讓年輕化、視覺時尚吸引更多觀眾走進劇場。”
 

 

  

  創作者都在努力破局,試圖用國際視野和互聯網思維探索本土舞蹈影像創作的邊界
  如果2017年首屆中國舞蹈影像展以視頻循環播放的方式亮相中國文藝家之家展廳是舞者遇上科技的初體驗,那麼此次作品從展廳走進劇場不啻為舞蹈者與鏡頭親密接觸的再交融。而此次展映活動亦作為第一堂實踐課,拉開了首屆中國舞蹈影像培訓班和舞蹈互聯網培訓班的序幕。
  “由屏幕上呈現的藝術形式延伸到劇場舞蹈表演中的影像設計和影像互動,探索身體和與現場的關聯,開發新技術在舞蹈表演中的功能和審美,展映邁出了難得的一步。”劉春介紹,作為舞蹈與影像、舞蹈與科技跨界融合的新生藝術樣態,舞蹈影像在西方舞蹈領域自電影藝術誕生起就與之有諸多的交集。從最初的原始記錄,到20世紀40年代先鋒電影導演與編舞家合作開始的探索,到80年代後歐美電視臺、藝術節的項目推動,讓舞蹈影像成為相對獨立的藝術形式。歐美各國陸續出現“屏幕上舞蹈”“錄像舞蹈”“與攝影機共舞”“為鏡頭編舞”“為攝影機編舞”,編舞和電視導演的身份角色在諸多藝術項目的合作中發生了微妙的轉變,舞蹈編導重新認識了身體,開發了在鏡頭和屏幕上身體表達的可能性。同時,舞蹈影像在歐美的舞蹈專業教育中也逐漸成為重要課程,鼓勵舞蹈學生拿起攝像機,學習如何使用影像技術創作,如何使用網絡和藝術節的渠道發布和交流。課程設置中舞蹈影像不是一門純粹的影像拍攝課程,而是旨在激發藝術融合的創新思維,在比較和合作中尋找舞蹈身體新的時空呈現和意義。
  劉春直言,參與活動作品的很多創作還處于舞蹈影像的起步階段,對于如何拍攝舞蹈和解決一些基本的技術問題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制作粗糙、選題狹隘,過于關注個性甚至有些許濫情,以及雷同和不真實等問題都不同程度地存在。但無論如何,從作品中可見創作者都在努力地破局,題材、創作方式等都在用國際視野和互聯網思維,探索本土舞蹈影像創作的邊界。
  “我們能否在舞蹈和電影、電視等多種門類藝術之間尋求一種新的表達方式?當人體動作遇到非線性數字影像技術,通過鏡頭語言在多維時空下實現舞蹈藝術再發現與再創造,探索精神與思想空間的無限性,無疑已經成為舞蹈在新媒體時代豐富自我並走向大眾的通途。”中國舞協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羅斌表示,中國舞協搭建展映平臺和舉辦培訓班,是希望順應新時代藝術發展趨勢,推進互聯網時代舞蹈藝術的多種創作可能和多元化傳播模式,激活影視舞蹈或多媒體舞蹈在舞蹈藝術范圍內應有的生存價值與探索空間,同時拓寬大眾對舞蹈的認知方式以及審美享受,推動舞蹈影像向公眾化、普及化發展,構建更加合理、有序的互聯網舞蹈影像生態格局。同時不斷推出更多舞蹈影像佳作,挖掘有真才、有信仰、重藝德的舞蹈人才,更有力、更有效地傳播中國舞蹈文化,弘揚中國時代精神。
 

 

  

(編輯:王解生)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