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路遙是一個説不盡的話題

時間:2019年10月25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金 濤
0

“卅年重聚説路遙——紀念路遙誕辰七十周年”座談會在京舉行,文學界回望路遙及《平凡的世界》——

路遙是一個説不盡的話題

  作為中國當代最具影響力的作家之一,路遙以生命為代價成就了當代文學偉大的現實主義碩果。路遙的《平凡的世界》已成為無可置疑的經典,在每年出版的近萬部長篇小説中,《平凡的世界》高居暢銷書榜單前列,並被列入高中生必讀書目,在眾多高校圖書館的借閱記錄中名列前五。可《平凡的世界》剛剛推出時,也曾不被看好。談及此,路遙的好友、作家白描説:“路遙是一個説不盡的話題。”
  10月22日,由中國社科院文學研究所、陜西省作協、人民文學出版社聯合主辦的“卅年重聚説路遙——紀念路遙誕辰七十周年”座談會在京舉行,這次會議也是路遙老朋友們的一次相聚,周明、白描、白燁、李炳銀、曾鎮南、李國平、邢小利、厚夫等與會的眾多嘉賓都是路遙生前的摯友、知音、同好。
  路遙寫作的20世紀80年代,先鋒文學引領潮流,用傳統的現實主義方法創作面臨著極大的挑戰、壓力和考驗。《平凡的世界》剛剛推出時,其價值並不被認識。作家白描回憶,《平凡的世界》有100萬字的寫作計劃,剛拿出來第一部30萬字時,在北京開了一個研討會,結果研討會開砸了,開成了《平凡的世界》批判會,會上明確肯定這部作品的只有朱寨、蔡葵和曾鎮南3個評論家,當時好多路遙的朋友都對這部作品表達了失望。會議結束後,路遙回到牛街的一個招待所,躺了三天,是白描陪他回到了陜西,回去的那天大雪彌漫,路遙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評論家白燁坦言,他對路遙的認識也有一個不斷推進的過程。《平凡的世界》開研討會時,他就是不喜歡這部作品的人之一,他認為路遙沒有在《人生》的道路上繼續前進,而是停滯不前。後來,在《平凡的世界》第二部和第三部中,白燁看到,小説人物的命運衝突開始體現,作品有了張力。
  《平凡的世界》不被看好,沒有地方願意發表,路遙曾給評論家李炳銀打電話,李炳銀問,是不是堅持要在北京發表?路遙回答,不一定,只要能發表就行。李炳銀就將《平凡的世界》介紹給了廣州的《花城》雜志,很快刊出了。李炳銀回憶,路遙當時生活非常艱難:“我到路遙家去,很難想象那種居住生活的環境。可他的作品都是胸懷天下,他對弱者的悲憫抱著很大的責任感和使命感。”
  回憶路遙當年的境遇,白描特別感謝葉咏梅。葉咏梅當時是中央人民廣播電臺“長篇聯播”欄目的編輯,是她用廣播的形式把《平凡的世界》推介給了讀者、聽眾,這對路遙是巨大的幫助,支撐他寫完了第三部。“每天中午路遙擰開收音機,聽中央人民廣播電臺的廣播,這是對他極大的鼓勵。”白描説。
  與眾多文學評論家不同,葉咏梅一看到《平凡的世界》就覺得很符合“小説聯播”的定位,她説:“我判斷、我自信這個小説一定能打響。所以,我在這個問題上跟當時的評論家看法不是很一致。當讀者把路遙高高舉起時,也讓評論界、文學界做了一次深刻的反思。”
  回看路遙的現實主義創作,白描認為有很多地方需要深入研究,路遙的創作的確是現實主義的,但那是一種充滿詩意的現實主義,有溫暖、有愛心,冷峻的無情的批判不是路遙見長的。路遙關注人的價值、人的尊嚴,不管是草根,還是最普通的勞動者,他最關注的是人在一個時代裏、在生活裏處于什麼樣的地位。
  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過很多和路遙有關的作品。2015年出版的厚夫的《路遙傳》銷量已經超過10萬。今年又為紀念路遙誕辰七十周年推出了航宇的《路遙的時間:見證路遙最後的日子》,以文學出版的方式來懷念這位偉大的作家。
  這些年裏,許多朋友會經常問厚夫:“你為何要給路遙寫傳記?”厚夫回答:“因為路遙的人生影響了我的人生。”當年厚夫整理路遙書信,發現1988年12月31日,路遙在給《文學評論》雜志常務副主編蔡葵的信裏這樣寫道:“六年來,我只和這部作品對話,我哭,我笑,旁若無人。當別人用西式餐具吃中國這盤菜的時候,我並不為自己仍然拿筷子吃飯而害臊……”厚夫頓時潸然淚下,他説:“這些年來,人們可以不打折扣地説出中國故事、中國精神、中國風格、中國氣派等一連串詞語來,可是,在20世紀80年代後期的文化語境中,路遙就能這樣堅定地表達自己的藝術主張,這需要何等的智慧與勇氣啊!”
  作家周明説,為路遙寫傳的人不少,但《路遙的時間:見證路遙最後的日子》的作者航宇可能是最特殊的一個。他身為路遙的同事和朋友,在路遙生命最後的兩年,如親人般照顧路遙,也見證了路遙病重期間最後的無奈、沉重和抗爭,記下了他對人間痛苦的承受與搏鬥,他用深情的文字紀念這位優秀的前輩、尊敬的導師和親密的朋友。路遙殉道式的寫作、神秘的病情、隱秘的內心、固執的生活方式和寫作方式、最後的感情世界等等方面,都在航宇的作品中得到了真實的反映。路遙在最後的日子裏,不僅承受了十分難挨的病痛折磨,還接連經歷了經濟拮據、婚姻破裂、兄弟失和等人間痛苦,這是我們以往都知之甚少的細節。“在這本書裏,我再次與路遙相見,讀者們也與一個熟悉而陌生的路遙相見,我們終于見到了真實的路遙,有血有肉的路遙,豐富而傑出的路遙。”
(編輯:蘇銳)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