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新時代縣委書記的好榜樣

時間:2019年05月09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李春雷
0

新時代縣委書記的好榜樣

——長篇報告文學《縣委書記》創作感言

《縣委書記》 李春雷 著

黨建讀物出版社 福建鷺江出版社

2019年3月出版

  這部書的前身是一個短篇報告文學,于2017年9月27日在《人民日報》整版發表。發表之前,破天荒地被中央電視臺《新聞聯播》預告推薦。而後,又被新華社通稿播發,被全國數百家網站和數十家報刊轉載。

  2017年3月,“全國優秀縣委書記”、時任南平市委常委、副市長廖俊波同志因公犧牲後,在全國引起巨大反響。新聞媒體多維報道,習近平總書記批示學習。廖俊波的事跡全面披露後,被社會公認為新時期黨員幹部的學習楷模。

  很快,我參加中組部、中宣部聯合組成的採訪小組,趕赴當地,深入調查採訪。

  多年來,我曾採訪過許多典型模范人物,但廖俊波給我的感覺更為特殊和震撼:幹凈、幹事、專業、擔當,而且極具人情味兒。他,正是我們這個時代最需要的黨員領導幹部!

  的確,在這個開放、多元且相對復雜、浮躁的社會裏,他實在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實幹家,完全憑借自己的實幹和實績,一步步走上領導崗位;他對黨、對國家、對父老鄉親充滿真情,所以時時有幹勁、有激情、有夢想;他善于學習、科學決策,具備厚實的專業素養,是一位學者型幹部,因此在信息化時代裏如魚得水、遊刃有余;他真正地做到了廉潔自律、清正無私、勤勉擔當,是一位讓黨放心的好幹部。惟其如此,他才能在各個崗位上都能做到雷厲風行、無所畏懼,從而立竿見影、旗開得勝,做出顯著成績;他才能在短短幾年時間內,使一個位于全省之末的貧困縣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開創了一個全新局面!

  廖俊波的成長和成功,也從另一個角度説明了德才兼備是青年幹部成長的通途。他出生于農村,天資一般,學歷不高,原本只是一名鄉村教師,應該説是一個完全的“草根”。只是依靠自己的勤奮與美德、才華加實幹,他才進入了組織的視野,通過幹部程序的自然優選,從而一步步成長和成熟,走向更高一級的平臺,成為受到中共中央隆重表彰的“全國優秀縣委書記”。

  但是,面對這樣的題材和人物,如何去創作?

  廖俊波雖然是一個典型人物,但他首先是一個真實、樸實、內斂的人。在他身上,並沒有我們想象中的情節曲折的、轟轟烈烈的、催人淚下的典型故事,有的只是一係列細細碎碎、片片段段的小情節,而且還不係統,散落在他曾經從事的七個工作崗位上。

  説實話,長期以來,在我們的報告文學創作中,面對太多宣傳英模人物的題材,已經形成套路,很難寫出新意。多少年來,我們都想打破這種高大上的寫法,卻很少有人能夠實現理想的效果。我們都想在文本上更精致、文字上更精美、內容上更精妙,從而實現藝術性與真實性的統一,但又有多少作品能夠真正地抵達?

  經過深入思考,我決心在這方面進行一些探索與突破。

  首先,在主題上進一步精準和明確重點。廖俊波是新時期黨員領導幹部的楷模,但“黨員領導幹部”這個概念太廣泛了,全國黨員8900多萬名,各層級的領導幹部也不計其數,而且,他身上的閃光點又很多。那麼,在廖俊波身上,最大的閃光點是什麼呢?

  無疑,那就是他擔負的神聖崗位——縣委書記!

  郡縣治,天下安,自古以來,縣域治理都是關乎國家根本的最重點樞紐。在現代社會裏,縣委書記更是國家幹部序列裏承上啟下的最關鍵環節,中央方針、政策的落地生根、開花結果,主要在這裏。全國有2800多個縣(包括縣級市),它們是新時代社會發展和穩定的“最基層”“最焦點”,也是中央的“最關注”“最憂心”。2015年,中共中央組織部在共和國歷史上第二次評選“全國優秀縣委書記”,習近平總書記親自接見和勉勵,這更加説明了中央的重視。作為受到中央表彰的“全國優秀縣委書記”,廖俊波在前期的多崗位經歷,都是作為一名稱職和優秀縣委書記的人生歷練和基礎準備,而在政和縣的任職,正是他生命最成熟、最精彩的綻放,堪稱新時代縣委書記的好榜樣。前有焦裕祿,今有廖俊波!

  所以,雖然書中的廖俊波有多個身份、多個職務,而且最高職務是市委常委、副市長,但我還是把創作重點聚焦在縣委書記上。

  那麼,現在又出現了新難題,那就是作為新時代的縣委書記,他身上又具有多個亮點:勇于創業、敢于擔當、勤于學習、善于團結、放眼長遠、廉潔自律、科學規劃、民主決策、關愛群眾、重視文化等等。在這些亮點中,我應該更加關注什麼呢?

  經過綜合分析,我決定凝眸兩個焦點。

  首先是敢于擔當。擔當精神就是黨員幹部堅持原則、認真負責,面對矛盾敢于迎難而上,面對危機敢于挺身而出,面對失誤敢于承擔責任。2013年6月28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組織工作會議上提出了好幹部標準,“敢于擔當”就是其中的重要內容。

  在這方面,廖俊波可謂突出的表率。他不僅勇于實幹,更加敢于擔當。為了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他在所有崗位上,處處無私無畏,敢于負責,從而踏石有印、抓鐵有痕。在拿口鎮,他締造了南平市第一個鄉鎮工業區;在邵武市,他創建了南平市最大的化工基地——金塘工業園;在浦城縣,他建造了南平市實體經濟的重要增長極——榮華山工業組團;在武夷新區,他再次勇挑重擔,主持建造一個寄托著南平市未來的有史以來最大的新型工業園和現代化新城。尤其是在全省經濟最落後的政和縣工作期間,他更是如此。短短四年時間,城鄉面貌煥然一新,財政收入從1.6億躍升到4.9億元,經濟排名上升35位。沒有強烈的擔當精神,哪裏有可能創造如此突出的成績?

  在這方面,我選擇了大量鮮活的事例。這些,在書中都有一一呈現。

  但是,擔當精神和別的主體工作,主要表現的是有勇有謀、有膽有識、有筋有骨的他,是他光輝的正面形象。如果在這方面著墨太多,又極有可能又回歸傳統套路,給人以高大上的感覺,成為一個高高在上的英雄。

  于是,我馬上調轉筆頭,把筆墨轉向他的側面和背面。那就是直接進入他的生活和情感世界,描述他鮮為人知的有情有義、有血有肉、有枝有葉的另一面,著力塑造一個立體的他。

  在這方面,我索性反其道而行之。我故意選取了他身上的一些“不光彩”細節,比如:中學時期的叛逆、離家退學、訪道學仙;考大學時名落孫山,通過補習,最終也只是考取一所普通大專院校;大學時期熱衷于戀愛,不聽團委書記勸告,致使組織失望,沒有批準他入黨;戀愛時,女方家庭不同意,甚至把他趕出門外;大學畢業後,身為獨生子,卻不顧父母感受,背井離鄉,投奔女友;機會敲門,鄉政府同意調入,他卻猶豫再三;等等。

  同時,為了打破這個側翼方陣的單調,我進一步挖掘他的生活和情感世界,又專門設計了另一條脈絡,包括他的家庭、他的熨鬥,特別是那一條奇特的金龍魚。這些小故事,毛毛茸茸、水水靈靈,溫馨可人,真實可信,搖曳著特殊的魅力和美感。

  其實,長期以來,在諸如此類題材的創作中,為了打破高大上的程式化,不少作家早已意識到從側面用力,並試圖突破。但由于種種原因,並沒有實現理想效果。其根本原因,就是沒有實現正側面、主輔線之間的和諧結合、相得益彰和互相給力,而是造成了“兩張皮”的生硬效果、水與油的分離效果,從而使作品結構失衡、語言失色、表裏不一、松散無力,顯得不生不熟、不倫不類、非驢非馬、非李非桃。所以,並不是作家沒有想法、沒有努力,而是因為藝術掌控力不夠,不能實現突破,從而不得不放棄創新、回歸老路。這就是此類題材作品鮮有精品的最根本原因。

  在文學表現上,我追求一種介于散文、小説和新聞之間的文本,即在完全真實的故事基礎上,主輔線推進,板塊式組合,項鏈般串連,每個單元既各自獨立,又相互連接,打通任督二脈,便于輕松閱讀。

  語言是文學作品的第一要素。亞裏士多德把語言置于文學作品價值的第四位,而高爾基強調是第一位。雖然對後者在創作上有所爭議,但他的這一觀點應該是普世的。人類是高級動物,其基本屬性,就是對美的青睞和追求。比如青春男女,最理想的愛情對象肯定首先是美貌。況且,語言在文學作品裏的作用不僅僅是美感,而是一個作家的氣質與涵養、情趣與審美、格局與格調。而這一切,與思想、主題、情節並不矛盾。試想,一個在語言上臻入妙境的作家,對生命、對社會、對政治、對文明的體驗或體味,更應該無微不至、曲盡其妙。當然,我更願意特指那些真正具有人類意識的知識分子作家,比如魯迅。

  三十年來,我一直在研究和揣摩文言白話、漢語英語,試圖開拓其蘊含的空間和可能性。我從小喜歡歷史和古典文學,大學專業卻是英語。感覺最好的時候,曾經能夠基本通讀原著,也曾經從事翻譯,更曾經在創作上試驗歐化語言。記得30年前,我曾在《散文百家》上發表一篇創新試驗散文,2000多字,卻沒有標點符號。歲月悠悠,年過而立,又度不惑,而今又知天命。綜合考慮,我還是感覺最適合自己的語言習慣還是基于傳統、融會中西的新型白話文,力求更簡明、更精準、更精妙。言不在多,關鍵是要説到點子上,説出味道來,而且還要幹凈、純粹。説到這一點,我也大有感慨。過去,看到評論家們評説某作家文字簡約、幹凈,很不理解,也看不透。現在經歷多了,有了經驗,再來閱讀一些作品,確實淺薄又重復,多是語言垃圾,雞毛蒜皮白塑料袋。而且結構松散,沒有章法,堆砌材料。有感于此,真是一言難盡,望洋興嘆。

  書歸正傳。在本書語言風格上,我努力追求精短、簡明、幹凈、純粹、傳神,不多一字,力避重復,營造一種濃鬱的氣場,給閱讀者以輕松的帶入感。我自信,這本書,您肯定能讀下去、讀進去,而且會有所感應。

  以上,就是我在創作中的思考和追求。

  總之,我所有的希望和努力,就是試圖給社會奉獻一位有筋骨、有擔當、有情義、有血肉、可親可近、可捫可觸、可學可做的新時代縣委書記形象。

  特別需要説明的是,這部書的前身是一個短篇報告文學,于2017年9月27日在《人民日報》整版發表。發表之前,破天荒地被中央電視臺《新聞聯播》預告推薦。而後,又被新華社通稿播發,被全國數百家網站和數十家報刊轉載。一篇文學作品,同時被三家中央主要媒體重點推薦,前所未有,充分説明了廖俊波這個典型的時代意義。而後,中組部黨建讀物出版社和鷺江出版社的編輯老師找到我,決定聯合起來,進一步挖掘。于是,我又三次趕赴南平,深入採訪,歷經一年時間,五易其稿,才寫出這本小書。呈放面前,敬請各位老師指正。

  謝謝各位老師,各位朋友!

(編輯:高晴)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