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白先勇:最好的《紅樓夢》版本在不斷改善中

時間:2019年04月26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馬李文博
0

  著名作家白先勇主張從小説藝術、美學觀點比較《紅樓夢》版本的得失,這種觀點傳播較廣。論壇期間,本報記者就相關問題對白先勇先生進行了專訪,他對自己的觀點作了進一步闡釋——

白先勇:最好的《紅樓夢》版本在不斷改善中

  ○記者:近兩年您參加了兩次大陸舉辦的關于《紅樓夢》版本問題的研討,據説此次北京曹雪芹學會召開相關問題研討也是您提議的,您為什麼這麼關注這個問題?

  ●白先勇:這次北京曹雪芹學會討論程本跟脂本,尤其是討論程乙本跟庚辰本。我想這在紅學界是一個很大的議題。因為自從1982年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馮其庸先生校注的庚辰本以後,30多年來發行了700多萬冊。程乙本基本上被邊緣化了,雖然像張俊先生以及許多學者還在研究,但是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後在整個市場的影響很大。其實1982年之前,在中國大陸讀者們看的都是程乙本,這個本子也有100多萬冊銷量,所以這個版本其實已經深入民間,影響力也是很大的。這麼重要的一個本子突然間被邊緣化了,我覺得這不是很健康的,因為這兩個本子最要緊,所以應該是兩個本子同時存在。這一次研討等于是給程乙本一個應有的學術地位。

  ○記者:您曾教授大學生讀《紅樓夢》,怎麼讀是會讀《紅樓夢》?

  ●白先勇:2014年到2015年我在臺灣大學教了三個學期《紅樓夢》課程。我的教法等于是《紅樓夢》導讀,我把它當作一本最偉大的小説來讀,從小説藝術的觀點來看這本小説,而且把學生引入進去。我一回一回講,講了120回,讓學生先理清人的關係,然後了解整個架構,再講到它的形而上的神話,它的象徵意義、人物的意義、人物的關係,它背後的文化的深度,是一步一步往深裏邊講的。它把所有的中國文學的文類詩詞歌賦戲融為一個整體。我剛剛在北大演講過,我講《紅樓夢》中的戲曲的點題功用,裏邊的每一出戲都有背後的意義,是戲中戲,作者不是隨便用的,每一首詩也是。所以這種地方我就講給學生,帶著學生念,他們會讀得越來越細,興趣會越來越深,我想大學生是有一個求知欲的。

  這本書真正代表了我們整個中國文化傳統的精髓。如果從文學傳統來看,它無疑是我們最偉大的一本小説。它繼承了唐詩、宋詞、元曲、明清傳奇小説,整個大的文學傳統都凝聚在這本書上。它把儒釋道這三家的哲學思想用文學的形式融化在裏邊。18世紀成書的《紅樓夢》是中華文明最成熟時候的代表。

  ○記者:《紅樓夢》可以雅俗共賞,現在的情況是很多人強調它雅的部分,但如果老百姓對《紅樓夢》裏的世俗感覺陌生了,《紅樓夢》的影響力就會下降,您覺得從世俗的角度進入《紅樓夢》重不重要?

  ●白先勇:那是非常重要,我覺得《紅樓夢》的結構是兩元性的,一方面是形而上的,一方面是形而下的,形而上還是以佛道的神話、我們中國古老的神話為主,有很多象徵主義的東西在上面這一層,那麼它底下這一層其實是非常扎實的,奠基的基礎在這裏,就是在寫實的,寫18世紀的貴族之家的林林總總。當然書中生活的形態是200多年前的乾隆時代,可是裏面的人情世故我們現在很多也沒變哪,沒變的,像王鳳姐那樣的人我們現在社會上還多得很哪。

  ○記者:您沒有推薦更接近曹雪芹時代原本的版本,而是推崇1983年臺灣桂冠出版社出版的以程乙本為底本的版本,您是不是持一種文本在不斷演進的觀點?同時您強調如果某個版本是大眾都很接受的,就會非常看重那個版本。可不可以闡釋一下這種觀念?

  ●白先勇:很多人也都提到,程乙本的存在是個事實。如果從程乙本木刻刻成的那一年算起的話,到今年是227年。如果從胡適幫助點校和推薦的有現代標點和段落的亞東版算,到現在也有92年,在漫長的時間裏代代都是受程乙本的影響,他們看的時候也都是把它看成一個整體,在庚辰本出現以前大家都看那個本子的。後來有版本的問題了,引起很多爭議。我覺得程乙本從藝術上説最要緊,我從小説藝術來看,它作為普及本最合適,它的毛病最少。

  我想最原始的1792年的版本一定還有很多問題,很多版本出來後他們拿來校對,都會挑那個最合適的,就是説程乙本也一直在改善中。我的感覺就是哪個版本小説藝術上成就最高,而且讀者最能夠接受,就是最好的版本,普及了嘛。但也因為現在版本那麼多,作為研究每個版本都重要。

  ○記者:您鐘愛的昆曲藝術是一門代代積累的藝術。您覺得《紅樓夢》研究如果有一個積累的方向,它應該朝著一個什麼樣的方向?

  ●白先勇:《紅樓夢》是我們中國文學傳統中最偉大的一本文學著作,那麼我覺得還是給它在文學上定位最要緊,既然講它是最偉大的小説,就把它當作小説來解讀。

  ○記者:您覺得版本研究最重要的意義是什麼?

  ●白先勇:我想最重要的就是研究這本書是怎麼構成的,也許當時有很多稿,很多有異文的地方,但這個是屬于研究工作了。我想這對程乙本也有幫助,因為他們校對的時候也會選一個版本裏面最好的地方。在學術上,凡是關于《紅樓夢》的材料都是有價值的,它是那麼重要的一本書,但是最後要歸到它自己的文本上來。

(編輯:王少傑)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