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最強春節檔”創市場佳績,價增量跌引關注

時間:2019年02月13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李博
0
2019年春節檔累計票房高達58億元,觀影人次卻出現小幅下滑——
“最強春節檔”創市場佳績,價增量跌引關注
《新喜劇之王》劇照
《熊出沒·原始時代》劇照
  截至2月11日零時,2019年春節檔累計票房達58億元,再創春節檔票房新紀錄。其中大年初一《流浪地球》《瘋狂的外星人》《飛馳人生》《新喜劇之王》《神探蒲松齡》《廉政風雲》《熊出沒·原始時代》《小豬佩奇過大年》同日上映,8部影片收獲的單日票房高達14.54億元,打破2018年大年初一創造的單日票房紀錄。
  在8部影片中,與去年春節檔的爆款電影《紅海行動》相似,科幻電影《流浪地球》憑借高品質與好口碑實現了大逆襲,春節期間票房突破20億元大關。影片大年初一排片及票房僅列第4,初二便反超《飛馳人生》及《新喜劇之王》,初三登頂當日票房榜首,初四票房總額即超過《瘋狂的外星人》。作為國內少有的高概念硬核科幻電影,《流浪地球》宏大的概念設定、精湛的特效制作、濃鬱的愛國主義情懷得到了觀眾的普遍認可,其成功軌跡與《戰狼2》《紅海行動》等主旋律影片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去年《紅海行動》與今年《流浪地球》的市場逆襲證明,春節檔並非喜劇片及合家歡電影的專屬檔期,只要影片品質過硬,軍事片、動作片甚至科幻片也完全有可能成為市場的領頭羊。
  上映前預售成績優異的《瘋狂的外星人》票房走勢較為平穩,春節期間票房超過14億元,寧浩+黃渤+沈騰的黃金組合輔之以喜劇+科幻的類型配置,成為影片的商業保障。就豆瓣網、時光網等平臺體現的觀眾口碑來看,《瘋狂的外星人》不及寧浩“瘋狂”係列的前兩作《瘋狂的石頭》《瘋狂的賽車》,也低于寧浩的上一部作品《心花路放》,究其原因,在于影片借用劉慈欣科幻小説的外殼主要突出了爆笑的喜劇元素,而未能更多地彰顯導演寧浩最為擅長的多線敘事、環形結構、黑色荒誕等元素,導致全片段子層出不窮但情節合理性不夠、娛樂性有余而深度不足,缺少值得回味的余韻,這成為掣肘影片票房進一步提升的關鍵因素。
  韓寒執導的第三部電影《飛馳人生》一直穩居市場第一陣營,春節期間票房突破10億元,繼《後會無期》《乘風破浪》後進一步印證了韓寒電影的市場號召力。《飛馳人生》依舊延續了韓寒擅長的喜劇段子+人生哲理的結構模式,再加上精彩的賽車戲,令影片票房增長勢頭穩定。動畫電影《熊出沒·原始時代》排片與票房穩中有升,憑借良好的口碑在春節期間獲得近5億元票房。影片的穿越模式與“原始社會”元素對小觀眾頗具吸引力,而視聽技術的升級與敘事節奏的把控也保證了大觀眾的觀影趣味。《熊出沒·原始時代》在鞏固了春節檔動畫第一IP地位的同時,也很有可能創造“熊出沒”係列的票房新高。
  周星馳與成龍兩位元老級電影人則同時在今年春節檔遭遇滑鐵盧。周星馳導演的情懷之作《新喜劇之王》市場表現高開低走,春節期間票房僅超過5億元,與周星馳之前執導的《美人魚》《西遊降魔篇》等“爆款”大作不可同日而語。受到之前幾部高票房低口碑影片的影響,周星馳電影品牌的號召力逐年下滑,“我們都欠周星馳一張電影票”的“自來水”式營銷也基本不復存在,加之《新喜劇之王》的觀眾口碑兩極分化嚴重,導致影片票房成績並不理想。日後周星馳要想重現《美人魚》式的票房奇跡,還需要打磨出更加優秀的精品之作。成龍主演的《神探蒲松齡》更是遭遇慘敗,春節期間票房僅過1億元,成為近年來市場表現最差的成龍電影。影片涵蓋了動作、喜劇、懸疑等多種類型元素,每一樣都沒有做到極致,結合在一起顯得不倫不類,加上情節設置不合理、敘事節奏混亂等問題,導致成龍的功夫喜劇招牌也無法扭轉影片的票房頹勢。
  《小豬佩奇過大年》與《廉政風雲》兩部影片在春節檔票房成績墊底。前者在宣傳期推出的短視頻《誰是佩奇》曾經刷爆朋友圈,但到正片卻採取了貨不對板的真人+動畫的怪異搭配方式,看似合家歡的真人演出無法打動奔著佩奇動畫而來的低幼觀眾,更令許多陪同觀看的父母感到無聊尷尬。影片票房與口碑的失敗也再一次證明,沒有過硬的品質,再大的IP也無法保證票房高企。後者則更像是一部選錯檔期的“誤入者”,不接地氣的香港廉政公署題材、套路化的劇情反轉以及平庸的人物設定,都令主創陣容頗為強大的《廉政風雲》淪為春節檔的陪跑者。
  在創造票房佳績的同時,我們也必須意識到,火爆的春節檔市場背後也隱藏著種種隱憂。據中國電影藝術研究中心聯合藝恩咨詢進行的中國電影觀眾滿意度調查統計,盡管票房總額有所提升,但2019年春節初一至初五觀影人次較2018年同期下降約1200萬人次。以大年初一為例,與去年春節檔相比,今年春節檔首日在整體排片場次上漲近12萬場的前提下,影片上座率並沒有隨之走高,觀影人次甚至出現小幅下滑。由此可見,由于市場增量沒有繼續上漲,今年春節檔票房增長的動力主要來自政策性的補貼減少、票價上調。高票價雖然在一定程度上拉動了票房,但同時抬高了增量人群的進入門檻,對春節檔票房增勢産生了一定的負面影響,致使春節檔後半程市場增長乏力。
  此外,春節檔“口碑為王”的時代早已到來。由于連續多日“最強春節檔”的整體營銷造勢,令觀眾對春節期間上映的8部影片的心理預期不斷被抬高,但除口碑較好的《流浪地球》外,今年春節檔影片的整體質量並未達到預期,這在一定程度上加劇了觀眾的心理落差,同時也未能形成口口相傳的全民性話題電影。《戰狼2》《紅海行動》《我不是藥神》等影片的成功表明,如今觀眾間的“自來水”口碑傳播已成為“爆款”影片的必備要素。在保證觀眾“有得看”和“看得好”的前提下,如何讓觀眾“想要説”並“有得説”,已成為未來中國電影精深創作的一大課題。
(編輯:李哲)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