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畫江湖”質感的《白蛇:緣起》

時間:2019年01月23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宋 磊
0

動畫電影《白蛇:緣起》劇照

  作為追光動畫公司首部青年向動畫電影,《白蛇:緣起》中那種破釜沉舟般的誠意深深打動了我。那片被紅彤彤的楓葉覆蓋的高矮村落,那葉在萬重山中劃過的輕舟,那份帶給人無限美好與溫存的夕陽盛景,和那如詩如畫的街橋,讓人神往、迷醉、動情。

  《白蛇:緣起》講述了白娘子與許仙的前世許宣相識相愛的過程。小白與許宣從相遇到相知相愛再到轉生,這個五百年的輪回,這條凝神聚力的主線,都讓人印象深刻。從他們第一次撐傘起飛時各自的青澀,到那首重山、深水、輕舟之上的人生吟唱,到佛陀見證下的深情一吻,到許宣與小白“泰坦尼克號”般的離別,再到古橋上白娘子深情的回眸一望,影片刻畫了很多令人難以忘懷的頗具情感張力的瞬間。

  許宣樂觀正直、熱愛生活,充滿活力,用心愛著、用全力保護著一個自己喜愛的人。而白娘子,除了美貌和逐漸讓人感受到的善良,到底還有什麼?這個白娘子為什麼值得或者説配得上許宣的愛,似乎應該再講一講。

  美好的愛情應該讓相愛的雙方都有所改變,還應該讓雙方周圍的人也有所改變。影片希望對後者做些闡述,比如許宣身邊的村民從蒙昧到覺醒,當然小白身邊的小青如果能從兩個人的愛情中也獲得前進的力量就更好了。這種講述的嘗試已經比一般的國産動畫要深刻,但似乎還可以再明確些,特別是兩個人各自的改變是不清晰的。許宣的存在是如何讓小白勇敢面對自己的弱點,小白的存在又讓許宣如何從一個“不妨來日方長”的“放蕩”青年成長為一個敢愛敢恨、敢怒敢言、活在當下、只爭朝夕的人。不是特別明白為什麼許宣一定要變成妖。無論是聶小倩的故事還是白娘子的故事,人與妖的跨越種族的愛情都遠比妖與妖之間的愛情要淒美很多。他們有著不同的身體能力、不同的生活背景、不同的壽命、不同的命數,而哪怕這樣他們都能相遇和相愛,這種百轉千回來相聚不恰恰是最感人的嘛?人,又何必非成妖不可呢?

  影片中最美的一刻,是當許仙撿起玉釵跑向白娘子和小青時,白娘子的回眸一望。五百年的等待,前世的姻緣,都相交在這一刻。這毫無疑問是白娘子最重要的一個動作,應該再慢些、再慢些,讓觀眾多沉醉一會。同時,我們也在心底奢求著,如果小白和許宣的相遇也有一場類似的回眸一望,換句話説能有一個前後照應存在,那這命運的安排感將更為強烈。

  至于影片中對國師、蛇族、寶青坊三股勢力的描寫,既豐富了影片的副線劇情,也為小白與許宣的愛情主線增加了一個個注腳。國師的陰險、蛇族的狠辣、寶青坊的神秘,三者既有差別又有互補。因此,我們也就會稍許淡忘國師死得輕率、蛇族逆鱗作用被簡單處理這些瑕疵。

  或許正因為是追光首部青年向的動畫電影,我們自然要把它和“畫江湖”這一青年向國風動畫代表性的作品做一些比較。“畫江湖”是近年來活躍在我國網絡動畫領域的一個係列品牌作品,主打“中國風”的畫面風格,以中國歷史上某個朝代為背景,描繪出一個個既蕩氣回腸又離奇詭譎的江湖故事。它的人物往往具有極為鮮明的性格特徵,故事充滿神秘色彩和懸念感,成為很多網絡用戶特別是“二次元”觀眾熱捧的作品。此後很多國産網絡動畫、國風動畫,都或多或少在人物造型、性格設定、劇情安排等方面讓觀眾找到“畫江湖”係列的影子。《白蛇:緣起》也不例外。影片在妖法幻術的刻畫中,在對寶青坊神秘主義的描寫裏,在男主人公那張典型的國風臉龐上,都不自覺地讓人找到一種“畫江湖”的質感。

  今天的國風動畫不同于上世紀80年代和早期“中國動畫學派”的表現,那是一種彰顯民族個性的表現,目的是要讓作品在世界上可以一下子被辨識出來是中國的。今天的國風動畫是新一代中國動畫導演依據市場需求磨合出的一種風格,看上去是中國人的面龐、中國人的服飾,實際卻是一種中立文化的表現,目的是讓作品在世界上可以傳播得更好。

(編輯:王少傑)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