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她是位大度的敦厚長者——送別侯波奶奶

時間:2017年12月04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李晶晶

中國女攝影家協會第一屆主席,第二、三、四屆名譽主席侯波 郝遠徵 攝 

  説起和徐肖冰、侯波兩位老人的情感淵源,緣自祖輩。我的爺爺奶奶和二老既是延安時期並肩的戰友,又是在一起同時産子、親如一家的友人。和2013年9月故去的奶奶一樣,他們仨都是在92歲、93歲的高齡相繼辭世。雖然是高壽,但從情感上來説,倣佛來自祖輩的最後一點惠澤和福祉也失去了……

  對于侯奶奶的故去,我其實是有些心理準備的,她已在病榻上熬了6年之久,能夠脫離苦痛未嘗不是一種解脫。對她的記憶,除了那一輩人端莊典雅的音容笑貌,就是待人柔和的親切慈愛。在他們位于北太平莊的家裏吃便飯時,火腿豌豆是我最愛的;老兩口一出新書,就會雙雙拿起尺子比著,鄭重地簽名蓋章,送我留作紀念;當我也成為中國攝影家協會的一員時,每次在攝影活動上見到我,她都會拉著我的手問問家裏的情況,囑咐我照顧好奶奶的身體……身為中國老一輩女攝影家的傑出代表,她身上的溫婉氣質、平易低調以及對黨和國家的無限忠誠,對于國家領袖發自內心的熱愛,同樣令我印象深刻。

  記得是2003年7月1日,79歲高齡的侯奶奶應法國阿爾勒攝影藝術節組委會邀請,赴法出席“侯波、徐肖冰攝影作品展”,展出了二老精心挑選的在延安時期及新中國成立初期拍攝的87幅攝影作品,其中大部分是包括著名的“開國大典”在內的反映毛澤東同志工作和生活的圖片。侯奶奶當時曾對我説,“今年是毛主席誕辰110周年,這次影展是我們對毛主席最好的紀念。”

  還記得2005年6月12日,一個名為“中國攝影名家——徐肖冰、侯波《在毛澤東的那個年代》攝影作品展”在臺北舉辦。這是毛澤東照片跨越多年的壁壘,首次赴臺展出。兩位耄耋老人以其身體力行的舉動,通過1930年至1960年期間拍攝的51幅攝影作品,用影像敲開了海峽兩岸的記憶之門,為海峽兩岸搭建了一個溝通和了解的平臺。能成功舉辦這個影展,從沒聽她説過其中有多少困難,只記得她提過一句:“毛主席的影像能夠走進臺灣實在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從延安到中南海”、“我們在太行山上”、“在毛澤東的那個年代”……秉性從來不事張揚、不愛炫耀的老兩口,不顧高齡,足跡遍布全國各地,還遠赴歐、美、日等地舉辦攝影回顧展。不少次都是他們自掏腰包,只為了這些照片能讓更多的人看到,讓更多的人了解中國革命歷史。他們説,這些照片並不是他們個人的精神財富,照片是屬于國家的,應該奉獻給全社會。

  “文革”期間,二老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抄家、挨鬥、下幹校勞動,先是徐爺爺被定為“反革命分子”、是拿著攝影機為資産階級服務的“黑幫”。而後,侯奶奶也被説成是“隱藏在中南海的反革命”,被殘酷迫害了整整10年,直到1978年才得以平反。我和侯奶奶在一起時,偶爾談及這段沉重的歷史,她卻總是輕描淡寫,言詞並無多少抱怨。我只記得侯奶奶被剃過陰陽頭、遭過“坐飛機”的罪,可她卻表現得很淡然,“當時很多人都和我們一樣蒙受不白之冤,有的甚至比我們還要嚴重。”好在他們靠著堅定的革命信仰、靠著相互支撐的真摯感情堅強地挺了過來。

  對于我來説,侯奶奶不只是擁有“紅墻攝影師”這個名號,也不只是偉岸、崇高、享有盛譽的著名攝影家。她是一位歷經風風雨雨依然從容淡定、胸襟大度的敦厚長者,是一位從不分高低貴賤,寬以待人、嚴于律己的學習榜樣。她一直説自己是一名普通的拍照片的人,能有工作機會和領袖在一起是組織上的安排,也是自己的一種福分。

  “我是照相機的操作者,我是躲在照相機後面觀察歷史的人。”他們的書中這樣寫道。

  謹以此文,和您作別。

 
(編輯:段冉)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