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湖南巴陵戲《遠在江湖》再現名人、名文、名樓風採

時間:2016年09月09日來源:《中國藝術報》作者:金濤

一個貶官的輝煌 

——湖南巴陵戲《遠在江湖》再現名人、名文、名樓風採 

巴陵戲《遠在江湖》劇照 

  93日,湖南巴陵戲新編歷史劇《遠在江湖》在京演出,看過之後,不少專家吃了一驚,甚至還很有些激動。94日,《遠在江湖》研討會在中國藝術研究院舉行。仲呈祥、季國平、曲潤海、薛若琳、龔和德、安葵、崔偉、王馗等專家參加了研討,高度評價了這個戲。研討會上,中國評論家協會主席仲呈祥説,中華美學所強調的知、情、意、行,在《遠在江湖》中得到了很好的統一,這個戲為戲曲界、文藝界標示了一條正確的創作道路,各個地方要充分珍視當地文化資源,弘揚地方文化優勢。《遠在江湖》的創作者們站在文化自覺、文化自信的高度,依據自身力量,在繼承基礎上創編新劇目,推出了一部具有歷史厚重感的作品,既帶給人視聽感官愉悅,又讓人得到靈魂洗禮、精神升華。 

  《遠在江湖》講了一個觀眾熟悉又陌生的故事。説熟悉,是因為幾乎所有人都知道戲中主角滕子京,由于范仲淹的《岳陽樓記》,大家都知道“滕子京謫守巴陵郡”之事;説陌生,是因為人們對滕子京在岳陽的所作所為知之甚少。《遠在江湖》以戲曲的形式填補了這段空白,將一個活生生的滕子京立體地呈現在觀眾面前。那麼,為什麼這出戲能打動觀眾、讓專家為之叫好呢? 

   先從故事説起。《遠在江湖》的名字取自《岳陽樓記》:“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講述的是北宋時期三品京官滕子京被貶巴陵郡守,清匪除霸、興修水利、開辦學堂、重修岳陽樓的故事。這其中可以想象、創作的內容很多,該如何展開故事?這個戲的精彩,首先就在于入戲快,簡繁得當,矛盾集中。一開場,一個嚴峻的選擇擺在四個地方官面前:是去給湖廣鎮撫使王鈞第拜四十大壽,還是迎接新郡守滕子京?考慮到鎮撫使位高權重,新郡守施行新政失勢,“十個貶官,九個心灰意冷”,難有作為,他們最終決定去拜壽,不巧在洞庭湖渡口被滕子京攔截,由此造成了滕子京與鎮撫使王鈞第之間的矛盾,構成整個戲的主要衝突。論公務,王鈞第是滕子京的上級;談私誼,滕子京是王鈞第的老師。這上下級、老師與學生之間,明爭暗鬥漸次展開,傳遞出的,是對人情冷暖的體悟與人性美醜的觀察,人心幽微之處展現,成為這出戲打動觀眾、避免淪為概念式説教的關鍵一點。再説簡繁得當。戲中另一個矛盾是滕子京與當地財主的鬥爭。滕子京剛剛上任,府庫空虛。當地財主欠債不還,滕子京幫四位外地商人討債,成功後外地商人情願五五分成,用回扣充實府庫。滕子京要以“雷霆手段”討債,這成為岳陽樓能否重建的關鍵,但編劇偏偏虛寫“雷霆手段”,具體如何鬥智鬥勇,觀眾可自行想象。這樣,不吝筆墨明寫滕子京與王鈞第之間的較量,虛與委蛇隱寫滕子京與商人的角逐,簡繁得當,主次分明。 

  看過主創介紹後得知,《遠在江湖》的劇作者原來是著名編劇陳亞先,他的作品《曹操與楊修》已被譽為當代戲曲創作的經典之作。年逾花甲的陳亞先一直想為家鄉岳陽寫點什麼,《遠在江湖》是最合適不過的題材。為寫這個戲,他曾久久無法下筆,因為很難找到恰當的角度。爬梳歷史資料,幾乎找不到滕子京可以入戲的地方,滕子京的故事,就是貶官至岳陽,重修了岳陽樓,整頓了學館,做了一些實實在在的事情,寫出來只能是一份先進事跡的報告,怎麼構建戲曲衝突?直到有一天,喬羽先生寫黃果樹瀑布的歌詞打動了他:“人從高處跌下,往往氣短神傷。水從高處跌下,偏偏神採飛揚。”陳亞先瞬間想到了滕子京和范仲淹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激起了創作的衝動。“我的目的就是寫一個貶官的輝煌。滕子京催生了《岳陽樓記》,重修了岳陽樓,他留給人們的是一筆精神財富。”想清楚了這個意思,從落筆寫到初稿拿去排練,陳亞先只用了一個星期。 

  寫作《遠在江湖》,陳亞先一個核心的觀念是如何用戲曲的思維來寫,不是寫小説,也不是寫電影、電視劇。因此,無論生、旦、凈、醜的行當搭配,還是岳州府參軍、提學、團練、主薄四個官員、福祿壽喜四個商人這樣符號式人物的設置,包括冷暖場面的處理等,都顯示了陳亞先對戲曲精髓的巧妙運用。此外,唱詞上也頗多亮點,“裸官”“回扣”“攤上大事了”,當代潮語的運用,點到即止,生動貼切,讓人會心一笑。唱詞整體儒雅大氣,比如滕子京收到范仲淹的《岳陽樓記》後,被文章所感,唱道:“你將這貶官二字來提起,觸動我肺腑與心脾!官場九品十八級,一級之差隔雲泥,有幾多仕途人耗盡心力,四面鑽營找階梯,巴結逢迎送厚禮,只為級級往上提。為夫我遭蹉跌連貶六級,作州官依舊是凜凜一軀,讀罷了范希文岳陽樓記,驚雷震耳大音稀,不為厚祿沾沾喜,不因謫貶自悲淒,高居廟堂思民疾,遠在江湖望京畿,榮辱毀譽渾不計,哪管升降與高低?縱將為夫貶到底,我也是,不改初衷,奮蹄老馬,心憂社稷一布衣!”巧妙化用《岳陽樓記》的內容,展示了宋代士大夫的凜然正氣,傳達出深遠的教育意義。 

  《遠在江湖》的成功,還在于每個細節的精雕細琢。比如主創團隊中,僅舞美就有三個國家一級舞美設計師參與創作,舞臺呈現簡潔大方,充滿文人氣息,與戲曲所傳達的氣質深度契合。又比如一個新編歷史戲如何體現當時時代的歷史特色?這本是傳統戲曲中並不非常在意的一點,卻成為《遠在江湖》服裝設計上的亮點。原來在宋代,男子簪花蔚然成風,《遠在江湖》以“男子簪花”為切入點,以符號化、集體性的時代民俗對人物進行綜合渲染,開掘出戲曲歷史造型的新突破。在人物的動作處理上,也有不少細膩之處為全劇添彩。比如為幫滕子京籌款,夫人變賣銀簪,富商為討好郡守夫人,高價收購。滕子京知道後,點醒夫人這背後的圖謀,並要求退還銀兩。演出這段時,滕子京是盤腿坐在裝有兩千銀兩的木箱之上,和夫人娓娓道來,完全是嘮家常的樣子。類似的處理,還有中秋夜滕子京和下屬蹲坐成一排,在洞庭湖秋月之下,商議重修岳陽樓的場景。雖然只是一個簡單的動作設計,卻將失意不失志、正氣凜然的官員形象,處理得有血有肉有生活,增加了人物的親和力與可信度。 

  特別值得一説的,還有《遠在江湖》的主創團隊,國家一級編劇陳亞先、國家一級導演彭自興、國家一級作曲劉茂林全部來自岳陽當地,實力超群。雖然説起巴陵戲,很多人都感到陌生,但巴陵戲歷史悠久,發展至今已有近四百年歷史。“巴陵戲”這個稱謂還是由田漢、梅蘭芳先生確定,和岳陽樓、君山島並稱為“岳陽三絕”。2006年,巴陵戲進入首批國家級非遺,《遠在江湖》的上演又為巴陵戲發展寫上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編輯:單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