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瑞士鐘表文化之源”展覽在京開幕

時間:2015年05月11日來源:《中國藝術報》作者:邵 傑

“瑞士鐘表文化之源”展覽在京開幕——

精致技藝詮釋“時光之芯”

復制尼古拉·普桑畫作《阿爾卡迪的牧人》的黃金懷表 1923年 江詩丹頓藏

籠式小鳥報時表 1814年前後 日內瓦歷史與藝術博物館藏

琺瑯微繪狩獵圖的附鏈飾懷表 1745年前後 日內瓦歷史與藝術博物館藏

銀質“漢字”懷表 1860年前後 日內瓦歷史與藝術博物館藏 

  以尼古拉·普桑的畫作《阿爾卡迪的牧人》為藍本繪制的微型琺瑯彩繪底蓋,暗示著時間的重要性,雕刻內蓋描繪“收割者來到蓬蒂內沼澤”畫作中的田園風光,機芯雕飾了一對天使——這是一件1923年的18K黃金懷表,被列為經典之作,其所代表的是技術與藝術的融合,代表的是日內瓦所獨有的技藝。表盤上的琺瑯工藝、雕花表殼、裝飾繪畫、機芯和其它部分的精雕,在小小方寸之上,表現出最傑出的制表工藝,也由此證明日內瓦的制表工藝是一種藝術。

  這一精彩的“時間藝術品”展示于由首都博物館和日內瓦藝術與歷史博物館主辦,瑞士鐘表品牌江詩丹頓協辦的“日內瓦:時光之芯——瑞士鐘表文化之源”展覽上。本次在首都博物館舉辦的展覽將持續至8月12日。值此中瑞建交65周年之際,本次展覽以約350件精美展品,涵蓋古董鐘表、懷表、腕表及鐘表制作工具和設備,鮮活展現了瑞士鐘表歷史上的傑出之作,以日內瓦的高級制表技術成就和卓越工藝為核心,展覽不僅以獨特視角立體化展現了日內瓦3個多世紀以來高級制表業的發展歷程,更以此為基礎再現了人類測量時間的歷史,借由精湛技藝詮釋恒久律動的“時光之芯”。

  鐘表是“時光”的主題

  具有歷史意義的17世紀古老懷表,還只有單一指針,隨著制表業的發展到17世紀才逐漸出現表盤上的分針;女性肖像浮雕工藝是18世紀末和19世紀初的一種典型表達方式;1929年,日內瓦制表業已極負盛名,皇室成員開始將其列為收藏,超高的復雜工藝展現在贈與埃及國王弗阿德一世的懷表上;用中文漢字顯示時間是日內瓦鐘表匠為滿足中國市場需求所制作;日內瓦的琺瑯風景畫代表了一代制表工藝;小鳥報時的機械工藝,寶石鑲嵌、琺瑯、繪畫,內填式、鏤空式雕刻工藝……展廳現場,獨特的燈光,將各色鐘表照耀得璀璨奪目,從歐洲經典到東方韻味的設計,從最簡單的單針表到最復雜的功能腕表制作工藝,讓大家清楚看到日內瓦鐘表歷史發展的脈絡。這些精美絕倫、豐富多樣的藏品反映了16世紀到20世紀歐洲制表業不斷發展的技藝之美。

  日內瓦藝術與歷史博物館以其鐘表琺瑯藏品聞名于世,此次展覽中的200余件精美絕倫的展品便是來源于其館藏代表作,其中尤以瑞士日內瓦琺瑯工藝大師于奧兄弟和英國倫敦制表師弗羅芒蒂于1680年前後制作的銅鍍金琺瑯微繪懷表以及羅沙兄弟于1814年前後制作的籠式小鳥報時表引人注目。對于本次展覽的籌備和實施情況,日內瓦藝術與歷史博物館館長讓·易福思·馬林説:“當我們第一次來到中國開展這項工作,就提出了繪畫、考古、樂器、鐘表等幾個主題,但面對當時大家提出的許多問題,如日內瓦鐘表制造的歷史有多久?現在還有保留傳統手工藝的一些重要工廠嗎?我們馬上就了解到鐘表肯定是大家選定的主題。從那時起,我們開始想象如何舉辦這次展覽,日內瓦藝術與歷史博物館的鐘表藏品是非常著名的,其代表了近4個世紀以來日內瓦的鐘表發展歷史。通過此展,我們要在了解其他國家制造工藝的同時,讓我們的文化價值得到傳遞,而且還要在博物館中傳遞有關和平的價值。因為博物館的目標就是保護我們的遺産,而我們的遺産只能在和平的環境下才能生存,由此我覺得以‘時光’這樣一個主題來詮釋是非常合適的。”

  這是首都博物館自開館以來與瑞士的博物館之間的首次實質性合作,首都博物館館長郭小淩表示:“今年是中瑞建交65周年,這不是一個簡單的數字——瑞士是西方資本主義國家中第一個在新中國成立之初便與中國建立外交關係的國家,中瑞之間具有傳統友好關係。在國民印象當中,瑞士作為一個鐘表之國聞名遐邇,日內瓦作為瑞士的鐘表之都,具有深厚的歷史與文化,我們希望借這個如同鐘表一樣精致而美好的展覽,通過鐘表這個窗口為廣大觀眾提供一個深入了解瑞士的機會。”

  品質是精髓,以精益求精去傳承

  觀眾漫步展廳,首先映入眼簾的會是一個大型表盤的投影,在昏暗的背景色調映襯下,色彩瑰麗的表盤不停轉動,配合著背景“咔、咔、咔”的走表聲,讓觀者瞬間進入其所營造出的時光流轉印象。步入其間,一個個鐘表或安放于墻上,或放置在地上,或陳列于櫥窗,一件件細細端詳,絲毫不會讓人有千篇一律的重復感,因為每一個都是不同的、每一個都有著自身突出的個性化構造。

  “展示這些關于時間計量的作品,需要先認識一幅畫作。”本次展覽的總策劃、日內瓦藝術與歷史博物館首席策展人艾斯爾·法萊説。本次展覽中展出了100多年前的一幅畫——日內瓦藝術與歷史博物館收藏的由克裏斯托夫·弗朗索瓦·馮·齊格勒繪制的油畫,用來記載自己工坊當中各個工匠是如何進行工作的。經由畫布上的圖像也讓人們了解到18世紀的日內瓦閣樓工匠是怎樣工作的。而正是據此,本次展覽使用3D形式再現了這個工坊閣樓工匠們的工作情景,其中還放置了自動機器人來進行動態演示,使博物館中的制表工坊不再需要人們憑空想象,真實再現了當年制表師們的工作場面。

  為了充分展現日內瓦鐘表歷史的完整概況,本次展覽還特別邀請了著名鐘表制造商江詩丹頓協辦,由此也鑄就了展覽的另一亮點——來自日內瓦的制表大師、雕刻大師、機刻雕花大師、珠寶鑲嵌大師及琺瑯大師從日內瓦親臨首都博物館,于4月23日至5月3日、5月28日至6月3日及7月9日至7月15日在展廳特設區域內現場演示具有悠久歷史的傳統制表工藝,讓大家共同欣賞他們的專業手工技藝,並且分享他們對于這個職業的熱忱。現場演示活動令觀眾倣佛與制表大師們展開了直面的對話,徜徉于其所譜寫的日內瓦制表業的集體記憶之中。同時,一些專業技藝和制表工具,以及制表的機械原理展示,也使大家看到了其巧奪天工背後的精湛技術與制造科學,這無疑使觀眾對于鐘表制造業的工藝水平和追求品質的不懈努力産生了更為深刻和直觀的認識。

  “日內瓦:時光之芯——瑞士鐘表文化之源”展覽設定為三部分,以回顧制表業的發展、工藝大師的技藝展示、展現日內瓦專門的制表技藝是由多個工匠共同合作完成的結晶等方面,展現人類計量時間的歷史。但鐘表本身卻不僅僅是一個時間計量工具,它同時也是一款裝飾品、一件珠寶,同時,隨著技術的不斷精進,鐘表也變得愈加珍貴。艾斯爾·法萊説:“瑞士鐘表文化有5個世紀的歷史,概括其精髓,首先應該是品質,有一種品質是保持不變的意念。另一方面,我們的理念也在不斷演變,越來越準時、精確、精準,對細節的關注,創造性、創意性、創新性讓我們做得越來越好。而精益求精的概念,不管是在技藝傳承、材質分析、技術更新、延續傳統等方面都是一以貫之的。”


(編輯:孫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