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中學語文考歌詞,可見問題嚴重!

時間:2014年01月24日來源:《中國藝術報》作者:楚 卿

歌曲是訴諸聽覺的藝術,由于中國語言同音字詞多,對歌詞語言的規范化要求更高,創作務須盡可能符合日常語言習慣,令聽者不看歌詞也能聽得八九不離十,並從中受到感染、...

  近日,北京工業大學附中高二學生在微博上曬出一道期末語文試題,題目要求從選項給出的四句流行歌曲歌詞中選出沒有語病的一項,其中一句歌詞引起了筆者的注意。“紐扣住一個家的幸福”,這是前不久熱播的親子秀節目《爸爸去哪兒》主題曲中的歌詞,在這裏“紐扣”名詞成了動詞,違反日常語言習慣,無疑是有語病的。由于節目紅火,筆者在不少場合都曾聽見學齡前的小朋友哼唱這首歌,而這樣文句不通的歌詞,實在讓人擔心。歌詞不像歌詞,大幅度超越語言、詩詞規范,以致于引起中小學教師關注,成為語文試題。可見這已是一個嚴重的問題。

  很長時間以來,由于網絡歌曲的興盛,歌詞直白、淺俗、口水化一直備受業界詬病,但為大多數人所忽略的另一種情況是,還有不少歌詞刻意追求“陌生化”、“小清新”等效果,隨意違反語言規范,以致詞句不知所雲,如今已經成為與“口水歌”危害同樣嚴重的問題。此類例子不勝枚舉,比如最近在選秀節目《中國好歌曲》中走紅的原創歌曲《卷珠簾》,因旋律悠揚、歌詞別致引來眾多網友反復聆聽,甚至還引發了“全民卷珠簾”的翻唱熱潮,但它的頭幾句歌詞“鐫刻好每道眉間心上/畫間透過思量/沾染了墨色淌/千家文都泛黃”便是不知所雲的“砌辭”之筆;又如大街小巷廣為傳唱的“鳳凰傳奇”,也存在同樣的問題,“燦爛的星光永恒地徜徉”、“和我一起漂泊到天涯的交錯”等句,僅為押韻隨意拼湊,令人費解;就連曾以《青花瓷》傾倒眾多歌迷的方文山,也因在近年播出的影視劇主題歌中寫出“傾世皇妃/我不要/好累”、“我對愛用字淒美/我一生對你了結”等雷句,令網友大跌眼鏡。

  造成歌詞不知所雲的原因,無外乎曲解“詩意”、盲目堆砌、跟風創作。尤其是“中國風”歌曲流行以來,很多詞作模倣,拈來種種華麗的古風意象點綴于詞句中,卻詞不達意、雲山霧罩。如“80後”、“90後”喜歡的歌手許嵩的《清明雨上》中“東瓶西鏡放恨不能遺忘”一句,詞作者解釋其典故為古時人家客廳東邊放花瓶、西邊放鏡子、中間放鳴鐘,取“終生平靜”之意,但在歌詞中“掉書袋”卻又傳達得極其不清不楚,未免令人費解。究其根源,則在于作詞沒有真情實感,用所謂的“才學”、“文採”掩飾內容的空洞,用拆解固有搭配造成的陌生化謀求一剎那的“驚艷”。由此再影響到網絡業余愛好者的歌詞創作,更出現了“生若求不得/死如愛別離”、“你的美望穿東去流水/溫柔怎奈長夜瀾風冰雪”等不可言傳更不可意會之句。

  歌曲是訴諸聽覺的藝術,由于中國語言同音字詞多,對歌詞語言的規范化要求更高,創作務須盡可能符合日常語言習慣,令聽者不看歌詞也能聽得八九不離十,並從中受到感染、産生共鳴。在表意明白的前提下追求美感,才是上乘之作。在如今流行音樂受眾日益細分的市場環境下,年輕人聽多了日韓、歐美流行音樂,對節奏和音色的口味很刁,對歌詞的敏感度卻日趨下降,華語歌詞面臨這一挑戰,更應保留規范優美的語言文本,作為自身競爭優勢,同時充實人們對音樂的審美體驗。


(編輯:曉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