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

信息過量時代,如何克服閱讀焦慮

時間:2019年12月11日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艾尤
0

  一篇篇微信、一條條微博、一段段短視頻,每天花大量時間瀏覽,可這種泛化閱讀並沒有帶來個人真正的成長——信息過量時代,如何克服閱讀焦慮

  從古至今,閱讀都是人類獲取知識與提升自我的重要手段,也是代際知識傳遞的重要路徑。隨著現代社會生活節奏的加快,人們的時間逐漸被切割成碎片,想靜下心來進行閱讀成為一種奢侈。同時,在信息時代,為了在過量的信息中捕捉有價值的信息,我們又不得不進行閱讀。如何克服閱讀焦慮,成為現代人面臨的現實問題。

  形散神聚 避免泛化閱讀

  隨著智能手機的普及,移動閱讀成為常態,上下班通勤、等人排隊、出差途中,這些碎片化時間都可以成為閱讀時間。一篇篇微信、一條條微博,一段段抖音小視頻,一個個喜馬拉雅音頻,內容涵蓋時政新聞、明星八卦、育兒心得、心靈雞湯甚至廣告軟文……從早到晚看微信、刷微博,每天花了大量時間閱讀,倣佛天下事十之八九盡在我胸中。可這種泛化閱讀並沒有帶來個人真正的成長,這是很多人共同的感覺。

  這一方面與互聯網的內容呈現特點有關,跳躍式的非線性閱讀,使得人們的思維不斷被分散,注意力很難聚焦于某一個主題,閱讀變成瀏覽,知識的獲取變成了簡單的資訊檢索。另一方面,眼球經濟時代,注意力成為稀缺資源,不少內容生産者熱衷于用聳人聽聞的標題或所謂的爆款文章來吸引眼球,這些內容適合淺閱讀,迎合了大眾求新求異的心理需求,可閱讀者的思辨能力卻在逐漸退化。

  因此,在“形散”已經不可避免的時代,要想保證“神不散”,讀者在閱讀活動過程中就要有明確的目的性。閱讀的時間可以碎片化,但閱讀的內容不能碎片化,即要形成知識係統。因為沒有目的的閱讀,就如同沒有購買需求的主婦進了大集市,熙熙攘攘,浮光掠影,茫然不知所措。

  碎片化時代進行閱讀,一定要珍惜自己的時間和注意力,並且要具備一定的判斷力,有針對性地選擇閱讀內容,這樣我們才不會成為被動的信息接收器,才能在信息泛濫的互聯網環境中,最大化地利用有限的時間和精力達到閱讀的目的。

  日本龍谷大學經濟學部客座教授原尻淳一曾根據谷歌公司7:2:1的投資基準比,從閱讀的內容和時間分配上對商務人士知識結構的建構進行了規劃:70%的時間閱讀專業領域,20%的時間閱讀專業領域周邊,10%的時間看未知的領域。從“知道分子”到“知識分子”,從泛化閱讀到主題化閱讀,其實就是在明確了個人知識體係之後,根據體係內各方面的重要程度優化時間和精力分配,採取苦讀、略讀、瀏覽等不同的閱讀方式,優化自身知識結構的結果。

  此外,為了應對跳躍性的思維過程和欲罷不能的雞湯消費,讀者可能還需要在閱讀形式上進行某些妥協,譬如每周抽取一定的時間脫離數字化環境,迫使自己在紙質的印刷文字上深耕。其實,許多圖書館、文化館、獨立書店已經推出了不少讀書日、讀書月活動,號召人們將深度閱讀作為放松身心的方式。

  去粕取精 遴選優質內容

  新媒體時代,海量的信息唾手可得,雖不乏有價值的內容,但也存在內容同質化、虛假化、空洞化、觀點偏頗等諸多問題,而且信息過量導致甄選的時間成本過高。如今越來越多的平臺提倡優質內容的生産和創作,如騰訊提出的“知識官計劃”,其實就是對標優質內容的創作,進行內容生産者的發掘和培育,這和傳統出版領域對具有暢銷潛質的作者進行開發並無二致。可見,無論閱讀的形態如何發展演變,優質內容永遠都是稀缺資源,正可謂內容為王。

  所謂優質內容,傳統意義上指的是經得起歷史和時間檢驗,被證明對于個人的自我完善起到不可替代作用的那部分知識。比如,在專業學科領域,優質內容指的是因其根源性的影響而被若幹代人推崇的經典。

  在碎片化時代,優質內容不僅要有一定的認知價值、教育價值、審美價值、使用價值(如專業的內容、核心的知識、具有獨立思維的原創性),還應體現為閱讀內容、呈現形式以及閱讀時間的完美結合,從而匹配現代人的生活方式和閱讀習慣。正如知識付費的應運而生,本身解決的就是內容的獲取和效率問題。

  一些平臺推出了短時間深度閱讀産品,比如各類“一小時係列”電子書、專欄、直播課等,將體係完整的知識或者教程按碎片化閱讀時間(比如每天10-30分鐘)進行加工,讓用戶的碎片化時間得以充分有效利用。越來越多的傳統出版社也將紙媒優質內容向線上遷移、整合,讓讀者用最便捷的方式學習到有價值的、係統性的知識。比如,北京大學出版社打造的“北大博雅講壇”APP,以北京大學雄厚的師資資源為依托,兼及海內外各領域權威的專家學者,通過領讀、講座、對談、互動等方式將優質內容直接呈現給讀者,讓他們在全新的閱讀體驗中獲得真知。

  對讀者而言,優質的內容無外乎有兩個標準:一是內容確有價值,二是對自身知識體係的構建有用。要獲得優質的閱讀內容,讀者要學會取舍,要明確區分各種閱讀的類型與目的,據此審慎選擇和平衡閱讀的對象和方式,不要被所謂的排行榜、點讚等商業篩選機制所蒙蔽和幹擾,對當前一些佔據手機內存和我們大量閱讀時間的無關緊要的信息源要學會辨別。目前一些資訊類APP,無意義的公眾號,八卦、生活、情感類的無營養的話題都是吞噬時間的黑洞,應該及時定期清理,這既能實現閱讀內容的聚焦,也能避免信息爆炸帶來的焦慮感。

  後互聯網時代,優質原創內容會更加稀缺,而越是稀缺,越容易造假。出于商業利益的驅動,網上甚至出現了“如何寫出高質量的偽原創文章”的攻略,那些內容雜糅的“偽原創”或者洗稿行為,對讀者的思辨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此,在這個信息泛濫的時代,讀者需要邊閱讀邊思考,對內容背後的邏輯保持聯想能力和批判能力。

  化零為整 及時整合歸納

  互聯網大大降低了人們獲取信息的門檻,許多人滿足于唾手可得卻真偽難辨的粗淺知識,而對這種閱讀能否提升自身能力毫不關心。在這個“知識越來越多而思考越來越少”的時代,如何利用不斷更新的新閱讀媒介,實現自身知識的內化與輸出,是碎片化閱讀時代讀者必須注意的問題。因為即使能辨別和篩選出優質的內容,碎片化閱讀所獲得的知識大多是零散的信息點,支離破碎無法係統化,難以構建起提升自我的知識體係。所以,除了提高自身對優質內容的篩選和鑒別能力,還須借助有效的知識管理工具,建立屬于自己的知識庫,從而不斷完善和更新自身的知識結構。

  有效的深度閱讀加上主動的思考,往往會産生新的知識。當我們通過持續的有目的的閱讀建立了自身的知識庫,再經過思考和借助工具將各種知識進行分類、整理,就能形成自己完整的知識體係。

  在傳統閱讀中,筆記與閱讀行為有著密不可分的共生關係。閱讀是筆記的源泉,筆記是閱讀的沉淀。柏拉圖説:“養成記筆記的習慣,是人類記憶的美德。”如果能夠利用碎片化時間進行深度閱讀並寫摘要、做筆記,這固然好,可問題是在深閱讀都無法保證的情況下,如何用傳統的方式去做閱讀筆記?

  互聯網時代,信息急劇膨脹,閱讀方式發生了變化,讀者對筆記也有了新的需求。目前已經有很多服務于碎片化閱讀的適配工具,如數字筆記本、有道雲筆記、印象筆記,這些工具不僅能夠實現信息的便捷儲存、標記、分類和檢索,而且能滿足多終端、跨平臺記錄的需求,實現在多場景下的知識獲取,有助于讀者將知識整合與內化。

  此外,當前新媒體的廣泛應用,還為讀者提供了多種分享和輸出閱讀心得的可能,這種反饋可以是微信文章後面的評論,也可以是學習課程以後的在線留言。此外,通過口述或文章的形式將知識輸出,將閱讀的知識用于解決現實工作生活中的具體問題,也是實現碎片化閱讀從增量到優化最後到再創造的一個有效過程。

  (作者係首都師范大學文學院副教授)

(編輯:劉青)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