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

APP不能成為低俗網絡內容的避風港

時間:2019年12月05日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
0

  隨著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到來,手機已經成為人們日常工作生活必不可少的工具。手機的各種功能,是通過搭載的各種APP(移動應用軟件)實現的,APP的種類越繁多,手機的功能也就越強大。工信部發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5月底,我國市場上監測到的APP有415萬款。當APP融入人們生活的方方面面時,一些低俗內容也趁機而入,紛紛附著于各類APP進行傳播,成為網絡空間的重要污染源。

  低俗內容改頭換面藏匿深

  PC(個人計算機)時代,低俗內容主要依托于各種網站進行傳播。移動互聯網時代,隨著網站的打開率越來越低,APP成為人們進入網絡世界的主要入口。APP具有一定的封閉性,每個APP都是一個小世界,其使用者往往具有同質性。因此,附著在APP上的低俗內容,一方面不容易為APP使用者以外的人察覺,另一方面也更容易“擊中”目標對象。

  總的來看,社交類APP是低俗內容高發多發地帶。比如,筆者11月29日隨機打開某體育文化類APP的推薦頻道,上面的帖子充斥著大量低俗內容,賬號為“椿去湫來海棠花”的用戶發了一條“女朋友很瘦,但胸特別大,求解”的提問,緊接著賬號“Sexygif”發的是“辣媽這文胸真大”,並附有三張衣著暴露的女性照片;後面的賬號“史詩級球盲”在評論區同樣附有一張半裸露的女性照片和幾行低俗對話。需要指出的是,這些帖子往往都有成千上萬的轉發量、評論量。

  還有一類APP上的低俗內容十分隱蔽,這就是學習教育類APP。打開某款供中小學生在線完成作業的APP,主頁很幹凈,主要選項都與學習有關,可當選定年級和學習科目進入子頁面後,在學習內容的夾縫中隱藏著某些用小字號或微縮圖片標注的情色視頻APP廣告,比如“海量美女視頻盡在**,每日更新海量視頻,來**看清純小姐姐直播”,如果點開會直接下載廣告中的APP。筆者近日試著點擊其中的一則廣告“溫柔小姐姐”,結果下載了充滿不少低俗內容的APP。這些學習教育類APP主要採用“釣魚”方式,來引誘涉世未深的中小學生接觸低俗內容,其隱蔽性強,危害性大。

  視頻類APP過去曾是低俗內容的重災區,經過幾輪整治,整體狀況現已大為改觀,但低俗內容並未絕跡。

  相對而言,直播類APP上低俗內容的出現具有隨機性、偶然性。一些播主為了取悅看客,隨時可能説些低俗言語或直播一些低俗內容。比如,筆者近日進入一情感輔導類APP的直播間,就發現播主與在線用戶的對話中不時出現互相進行性挑逗的內容。對于直播類APP上的低俗內容進行監管是一大難點,即使事後進行封號等嚴厲處罰,但低俗內容已經出現,惡劣影響已經産生。

  整體而言,經過近幾年監管部門的大力整治,低俗惡俗內容在APP平臺上肆意蔓延的勢頭得到了有效遏制,公然傳播色情、惡搞經典和英雄的“三俗”內容大大減少,但打擦邊球的現象依然存在,尤其是自媒體生産的內容,質量普遍不高,是低俗內容的重災區。

  唯流量的價值取向是禍根

  在信息爆炸的互聯網時代,注意力始終是稀缺資源。微軟的一項研究表明,人類的平均注意力已經從2000年的12秒下降到2013年的8秒,如今這一時間想必更短。因此,誰能吸引用戶的注意力,誰能獲得流量,誰就能在競爭中佔得先機。無論是BAT這些互聯網巨頭,還是今日頭條、抖音、快手等行業巨擘,它們每天的活躍用戶量都高達千萬甚至數億,正是如此巨大的流量基數,才賦予了它們強勢的市場地位。

  目前,我國市場上的APP多達400多萬款,並且這一數字還在繼續攀升。可人們經常使用的APP不過十來種,最多幾十種,也就是説市場上大多數APP都面臨著極大的生存壓力。正如一些業內人士所説,APP看上去很美,其實淘汰率極高,平均生命周期不超過一年。激烈的市場競爭,必然導致APP之間互相激烈廝殺甚至無所不用其極。為了吸引注意力和獲得流量,一些APP冒著被查處的風險制作傳播低俗內容,還有一些APP對其平臺上用戶生産的低俗內容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歸根結底,還是跟跟唯流量的價值取向有關。流量對于APP固然重要,但作為公共信息平臺,APP不能一切向流量看,還應承擔社會責任,考慮社會效益。

  另外,APP適用于移動環境,上面的內容隱蔽性強,多進行碎片化傳播,這為監管帶來了更大的挑戰。不同于PC時代的門戶網站,移動互聯網時代的APP平臺,多具有社交屬性,用戶既是信息的接受者,也是信息的生産者。一些APP平臺動輒幾千萬甚至幾億的用戶,每一秒鐘都在生産海量信息,這些信息具有碎片化特點,其中不乏低俗內容。雖然不少APP平臺使用了大量技術手段,並由內容編輯進行人工把關,可面對海量信息,仍然會有不少低俗內容漏網。

  而對于一些直播類APP的監管,很難做到事前監管,即使進行事中監管也有難度,所以往往當違規行為發生後才進行處罰。一些低俗內容的生産者,為逃避制裁,往往“打一槍換一個地方”,不停變換“馬甲”。還有一些短視頻,滿屏的臟話、粗話,但字幕使用的卻是諧音字以逃避敏感詞檢測,這些都增加了對低俗內容監管的難度。

  懲惡同時要揚善

  APP平臺上的低俗內容“野火燒不盡”,原因是多方面的,要根除這些低俗內容,需要綜合施治。

  當務之急,還是要加強輿論監督與市場監管。受眾的眼睛是雪亮的。APP中的低俗內容藏匿得再深,也躲不過有心用戶的法眼。關鍵是要建立健全高效、嚴格的舉報機制,讓用戶能便捷地對低俗內容進行舉報。監管部門對于事實確鑿的涉事APP平臺及相關涉事自媒體賬號,要果斷依法處理,並將處理結果及時公之于眾,讓低俗APP變成過街老鼠,形成人人喊打的浩大聲勢。監管部門也要適應移動互聯網發展的新形勢,做好將大數據和邊緣計算等先進技術用于低俗內容檢測的功課,練就一雙高效識別低俗APP的“火眼金睛”。

  治理低俗APP,除了懲惡還要揚善,激活網絡正能量。一旦高雅的內容佔據平臺,低俗的內容自然會沒有位置。在筆者看來,打造優質、綠色、健康的APP生態環境才是治本之策,具體言之:

  一是要優先開發展現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精髓的APP。中國傳統戲曲、中國書法、中國畫、中國古詩詞、中國園林、中國圍棋、中國象棋、中國民族音樂、中國陶瓷藝術、中國刺繡藝術、中國編織藝術等都是標志性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不同的APP平臺可以根據自身特點,參與對相關內容的傳播。在這方面,“故宮博物院文化創意館”“國家圖書館”等短視頻賬號已經走在了前列,他們在抖音上發布的許多傳播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短視頻,內容獨特,創意精妙,紛紛走紅,成為APP平臺上的一道道亮麗風景。

  二是要優先開發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彰顯真善美價值的APP。有前瞻眼光和社會責任感的APP平臺應審時度勢,調整內容生産的思路,多生産具有真善美價值的信息,多傳播體現積極向上價值取向的內容。比如,近日一批主流媒體紛紛在各自的APP平臺上制作傳播“吸尿醫生”“中止生日宴奔赴救人現場的中國消防隊員”等內容,取得了很好的社會效果。這樣的APP平臺和傳播活動一旦蔚然成風,必然會大大擠壓低俗內容的傳播空間。

  作者:馬立新(山東師范大學新聞與傳媒學院教授)、丁魯哲(博士生導師)

  (本文為山東社科規劃重點項目“數字藝術權利與義務研究”的階段性成果,課題號:18BWYJ07)

(編輯:李哲)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