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專題>2019>中國文聯70周年>座談會發言

王蒙:作協是我的精神親人之家

時間:2019年08月16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王蒙
0

作協是我的精神親人之家

中國作協名譽副主席、原文化部部長 王蒙

  在中國人民革命中,文學文藝起的是推動作用,這是中國革命的特點之一。1949年10月,大量著名作家,翻山越嶺,漂洋過海,八面來歸,聚集北京,掀開了共和國的新篇章。

  1949年7月23日,中國作協成立,“魯、郭、茅、巴、老、曹” 、田漢、丁玲、艾青、趙樹理、冰心、孫犁、葉聖陶、周揚、夏衍、林默涵……輝煌的陣容令我這個文學少年醍醐灌頂,五體投地。中國作協具有崇高的威望與吸引力、凝聚力。

  1956年初,是中國作協青年工作委員會蕭殷恩師,支持了我潦草的《青春萬歲》初稿,對習作的“藝術感覺”給予極大鼓勵,指出了結構上的主要缺陷與修改思路,並以中國作協名義向我所在工作單位——共青團北京市委,發出了為我請創作假的公函。

  1957年初,在有關拙作《組織部來了個年輕人》的爭論中,茅盾主席、中宣部副部長周揚同志、中宣部有關領導林默涵同志、中國作協黨組書記邵荃麟同志,以及郭小川、嚴文井、秦兆陽、韋君宜、黃秋耘同志等,都認真貫徹了毛主席的指示,對我循循善誘,倍加愛護,有保護有批評,有鼓勵有幫助,使我對黨的文藝方針,對作協特別是老一代作家與領導的殷切期望,對自己獻身文學事業的選擇與應有珍重,都有所領會,有所感悟。

  中國作協,始終是我走上文學道路的一個感召,一個依靠,一個指南,是我的精神親人之家。沒有作協,就沒有今天的王蒙。

  作家的勞動主要是個體的,或謂“宜散不宜聚” 。作家比較強調個人風格與個性特色,有時一些同行表現了任性與相輕,社會上也時有對作協的刻薄質疑,這為作協工作帶來一定的困難。但同時,正是這些難點,説明了作協的存在與積極運轉,有助于創造更加健康與誠摯的文風與世風,作家的艱難與或有的孤獨與常有的困惑,正是作協存在的理由。所謂“宜散”的文藝家們,正可以在作協的組織中找到美好與陽光的相聚;偉大的信念、使命與傳統,心靈的溝通與智慧的切磋,正可以帶來文學上相互提攜砥礪的希望。作協對于採風與深入生活的組織推動,對于與社會各方面的生動與密集的信息獲得,對于青年作家的培育與引領,對于與世界文學界的交流,對于文學報刊與出版物的編輯與支持,對于優秀作品的討論、彰顯、評獎與推廣,對于作家的勞動與生活的關愛照顧,其任務是毫無疑義的。

  改革開放以來,解放思想、實事求是、團結起來向前看,作協的聲音更加響亮,作協的工作更加細致。令人感奮的是,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文聯與中國作協的工作,始終得到黨中央、得到習近平總書記的親切關懷與有力領導,得到中宣部的密切指引敦促與各有關方面的大力支持,新人新作不斷涌現,文學生活興旺發達,作協的工作日益深入與廣泛。

(編輯:雲菲)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