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一民:千方百計保護好壁畫藝術作品
發布時間:2011-04-01

  2003年在一次關于壁畫被毀問題的座談會上,我呼吁法律界救救壁畫。自上世紀80年代初以來,當代壁畫復興,但壁畫被毀壞、被侵權的現象也非常嚴重。2001年以前,我們做過一個調查,受調查的30個壁畫家中,已有25件作品被毀。像劉秉江為北京飯店創作的《創造·收獲·歡樂》,一夜之間就被毀掉了,作者卻毫不知情。之後噩耗不斷傳來,包括我在內的很多壁畫家的作品都被毀掉。所以,當時我們就覺得情況非常嚴重,一批能夠代表我們國家壁畫藝術水平的作品,有“全軍覆沒”的危險。

  壁畫一旦完成,作品附著在建築上,其有形資産的所有權就轉移了。另外,壁畫的産生往往不是個人的委托,它往往是一個市政工程、城市文化形象展示的組成部分。雖然它可能處在某一個飯店,但它是一種公眾藝術,那麼它是不是和私人保存的藝術作品應該有所區別呢?這是值得研究的一個問題。雖然建築的所有者有對壁畫所附著其上的有形資産的所有權,但作者還有對這個作品的無形資産的所有權。這體現在他對這個作品的署名權上,體現在他有權宣傳介紹、出版這個作品上。有法律專家説,在不通知作者的情況下隨便損害壁畫是違法的,但是實際生活中壁畫就是這樣堂而皇之地被毀,被拆,一夜之間就變成一堆垃圾。

  所以,我們建議:第一,應當對法律中有關著作權保護的條文進行更加細化的解釋。第二,文化部門對壁畫保護問題應當有法規。第三,應當有一個機構,認定哪些壁畫是需要保護的,像日本一樣,把它列為國家文化財産,甚至是國寶級的作品,你這個單位有權利使用,但是你沒有權利破壞,相反,你有義務來保護它。應當有一個壁畫藝術品的名單,來進行分級的保護。對一般的壁畫也應該有一個保護的辦法,起碼要對作者有告知的義務,如果原來合同裏沒有約定可以隨便毀掉,那你就必須通知作者,因為建築要拆除,作者可以把它拿走。

  我在北京的5幅壁畫已經毀掉3幅了。我非常感謝中國國家博物館,通過大家的努力,把我的一幅作品作為文物保護下來,而且最近重新安裝了。

  上世紀80年代初的一批經典作品將近三分之一被毀掉了,有的甚至是成批的毀掉。首都機場的一些壁畫,有的名揚世界,但是那些地方都已經改成庫房了,這也是不幸中的萬幸。要是搶救的話還來得及,雖然是庫房,你給我留著,多少年以後還可以供人參觀。

  (侯一民 中央美術學院教授、著名美術家)

欄目介紹
“藝壇大家”是中國文聯的品牌項目之一,起始于2004年,至今已拍攝老一輩著名文藝家100余人,涉及戲劇、電影、音樂、美術、曲藝、舞蹈、民間文藝、攝影、書法、雜技、電視等多個藝術門類,部分專題片先後在中央電視臺、地方電視臺播出,産生了廣泛而深遠的影響。這次通過中國文藝網的網絡新媒體平臺集中發布推送,是適應網絡時代傳播發展趨勢,充分利用網絡新媒體優勢開展宣傳推介的一次重要探索。這一品牌項目致力于回顧總結我國當代藝壇德高望重的老藝術家的藝術成就和人生歷程,搜集搶救他們的珍貴音像資料,既努力為文藝工作的後來者打造一部生動教材,也力爭為中華文藝保存一批寶貴的藝術人文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