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馬湖背:馬喇“陪嫁三寶”中僅存的民間工藝

時間:2014年01月23日來源:武陵都市報作者:楊念 陳曦

編織馬湖背

  黔江區馬喇鎮獨有的“嫁女三寶”(馬湖背、搖篼、竹炕)是繼梁氏竹編燈籠之後又一項正在消失的民間傳統手工藝品。如今,隨著人們生活方式的轉變,在馬喇已經找不到正在編織或使用的搖篼和竹炕。馬湖背,作為三寶中僅存的文化遺産,目前僅僅被幾位老手工藝者堅守傳承著。

  馬湖背 ——馬喇獨有的民間瑰寶 

  馬湖背是馬喇獨有的背簍,得名于當地地名“馬喇湖”。據當地老者孫延安介紹,馬湖背在馬喇已有100多年的歷史,是當地冉氏家族通過借鑒學習其他地方背簍的編織方法,經過改良而産生的。

  馬喇鎮杉樹村的孫振祥是冉氏後人冉紹儀的弟子,也是僅有的幾位馬湖背編織者之一。據孫振祥介紹,馬湖背最大的特點在于堅固耐用、外形小巧,以前馬湖背主要的用途是用來背小孩,現在已經沒多少人用來背小孩,更多的是背著去趕集。如今,這種背篼的市場越來越小,所以只得根據村民的需求編織。

  馬喇鎮印合村的黃仁垚,編織馬湖背已有四十余年。他最初是用竹子編織一些涼席,後來見馬湖背外形獨特,便對馬湖背的編織方法産生了興趣。黃仁垚告訴記者:“我沒有專門的師傅來教,是看這個背篼好看,于是把編好的馬湖背拆了,然後再重新編回去,慢慢就學會了馬湖背的編法。”

  編織馬湖背,所用的材料須是金竹,主要是因為金竹的竹材堅實,柔韌性好,編織出來的背簍經久耐用,使用壽命較其他類型的背簍長。金竹的桿及枝呈金黃色,看上去色澤自然。稍微年代久一點的馬湖背呈棕色,更顯厚重。

  馬湖背最輝煌的時代當然要數上世紀50年代至80年代了。那個時候的馬湖背作為“陪嫁三寶”中最有分量的一寶,備受馬喇村民的喜愛,鄰裏串門需背著它,上坡下地需背著它,走街趕場還要背著它,一時間,馬湖背傳遍周邊鄉鎮的金洞、濯水、兩河等。

黃仁垚與他編織的馬湖背

   編法獨特復雜  ——農閒時兩日編一個 

  日前,記者來到黃仁垚家裏,他現場展示了馬湖背的編織過程,並講解了馬湖背編織過程中要注意的問題。“每逢馬喇趕集,我還是會帶著編好的背簍去市集上賣,雖然沒以前那麼受歡迎,但總有人會鐘情于馬湖背。”黃仁垚説,馬湖背之所以堅固耐用,主要是它的不同部位所用的竹子部位也不同。背簍底部需要把金竹的底部較為堅硬的部分用刀劃成較寬的條塊來編織,背壁側則需要稍微軟一些的蔑細條來編織。

  “編織的過程花不了太多時間,但是把竹子劃成需要的形狀要下很大的功夫。砍回來的竹子劃開之後,要把裏面的竹節弄掉,然後再把竹子外面的青色刮掉,叫刮青,刮青都要刮好多次。”黃仁垚説,刮完之後,再把竹子弄成條,而且弄條的時候一定要均勻,不能一根粗一根細,不然編出來的馬湖背不好背,重心不穩,形態也不好看。

  黃仁垚告訴記者,農閒的時候會坐在家裏編織,一場(5天)能織出2至3個,織出的馬湖背趁趕集時拿去賣,有時候不夠賣,也有時候無人問津。

  “陪嫁三寶”剩一寶——其余兩寶已消逝 

  馬喇鎮的土家族人家在嫁女兒的時候有送馬湖背、搖篼和竹炕的傳統,當地年邁的村民都稱自己當年出嫁或娶妻的時候必定有這三樣東西,還把這三樣東西稱作“陪嫁三寶”。

  “陪嫁三寶”派上用場的時候是在女子生産之後。據孫延安介紹,以前的農村沒那麼多人外出打工,地裏的農活較重,一個家庭裏的勞動力均勞作在地裏田間,剛出生的嬰兒沒有人照顧,大人們則用馬湖背背著小孩下地勞作。

  在當時物質生活水平還不高的條件下,嬰兒車、學步車還沒有普及。當地村民會把嬰兒放在搖篼裏哄入睡,也可以一邊搖搖篼一邊做一些家務活,比如織布、“麻包谷”之類的手上活路。如今,現代化的搖篼大規模生産,功能多,所以“三寶”中的竹編搖篼退出了人們的生活。

  竹炕現在已經沒有人編了,可能在極少的馬喇村民中才能找到一兩個以前用過的舊竹炕。以前的取暖主要是用火盆燒木炭,把竹炕蓋在火盆上,用來烘幹嬰兒用的布尿片。隨著紙尿布的廣泛應用,現在幾乎沒人使用布尿片了,竹炕也逐步消失在人們的視野中。

  馬湖背,“三寶”中僅存的一項竹編工藝,也僅僅只有幾位老人在堅守,面臨著消失的危險。

消逝的搖篼

  外來文化融入——馬湖背逐漸失寵 

  隨著物質生活水平的提高,人們的觀念也發生了改變。馬湖背也逐步“失寵”。黃仁垚説:“現在的人上街買東西不愛背馬湖背了,在買東西的時候買個口袋直接就提回來了。”

  馬喇鎮文化站站長曾輝也説:“以前的馬湖背主要是用來背小孩,以前的勞動力緊張,沒得人照顧小孩,所以隨時都背著。現在每個家庭都有空閒的勞動力可以帶孩子,此外,現在小孩子出門有嬰兒車等,推著比背著方便,這也是馬湖背越來越少的原因之一。”

  隨著現代化的物質生活水平的提高,馬湖背不但逐漸淡出了人們的視野,它還面臨著同類産品的競爭。據了解,秀山背篼是馬湖背最大的競爭對手。秀山背篼價格比馬湖背便宜得多,由于所用的竹材與編織方法不同,秀山背篼比馬湖背輕巧。所以,更多的人會選擇秀山背篼。黃仁垚指出,秀山背篼雖比馬湖背便宜,但馬湖背經久耐用,一個馬湖背能背十多年,和秀山背篼相比,馬湖背更經濟實惠。

  諸多壓力下,馬湖背失去了“獨寵”的地位,也使得編織馬湖背的手工藝者越來越少。目前,馬喇鎮會編織馬湖背的人不少,但大多已經沒有再編織過。黃仁垚不希望馬湖背僅僅作為歷史保存在人們的記憶當中,希望這項手工藝能傳承下去。他雖然教會了自己的兒子和女婿如何來編織馬湖背,但仍對他們以後是否堅守這項技藝表示擔憂。


(編輯:單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