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聯要聞

湖北文聯志願者虞旻子和志願者團隊“影子夢之隊”

時間:2020年03月13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張悅
0

有你,真好! 

——湖北文聯志願者虞旻子和志願者團隊“影子夢之隊” 

  大家的情緒比剛開始好了很多/有了歡笑有了自豪/終于我們可以只戴口罩/脫下守護我們的白衣/身上少了很重的重量/相互之間打個招呼聊聊天/一同品嘗春天的味道/花開葉茂/暖陽下有你真好…… 

  這首《陽光下的影子》寫于3月10日,也是武漢抗疫志願者團隊“影子夢之隊”隊長、湖北省文聯展覽藝術部工作人員虞旻子忙于志願服務以來寫下的諸多詩歌中的一首。這天,恰逢習近平總書記專門赴湖北省武漢市考察疫情防控工作。

  伴隨著方艙醫院一個又一個的“關艙大吉”,直至3月10日,所有的方艙醫院全部休艙。當天,“影子夢之隊”的幾位隊長來到武漢江岸區為群社區,為幾家困難戶和高齡獨居老人送上生活物資。此前的“三八”節,“影子夢之隊”全體出動,開展特別行動——“全‘婦’武裝,呵護武漢抗疫之戰中最美的你” ,除了派送防疫和生活物資到一線,還特別為巾幗英雄送上節日鮮花和貼心祝福。3月5日,學雷鋒日,“影子夢之隊”一路前行,奔跑在送物資的路上。“沒有清閒過一天,但是能明顯感受到局勢的好轉。真好,我們即將迎來光榮的‘退休’及轉業。 ”隊員們自豪地説。3月3日,“影子夢之隊”臨時接受一個緊急任務,湖北省僑聯青年委員會捐贈的30臺紫外線殺菌車,由“影子夢之隊”車隊全力派送至5家醫院,看到捐贈的物資能夠立即派上用場,隊員們激動的心情無法言説。在網絡上得知農戶的萵苣面臨大批爛在地裏的情況,團隊立刻組織購買, 3月1日一早就去菜地裝菜,送至合眾優年養老社區。這源于團隊得知養老社區這段時間蔬菜緊缺,于是選擇了兩全其美的方式,既為農戶分擔一些,也為養老社區解決實際困難,愛與愛的連接和傳遞就是這樣自然而然。

  武漢封城的第50天,是“影子夢之隊”成立的第50天,也是虞旻子加入“影子夢之隊”的第50天。從1月23日開始,他一路跟隨團隊成長,從車手到倉庫管理員,從媒體宣傳聯絡到物資對接統籌,直到臨危受命擔任“影子夢之隊”隊長。團隊現有固定志願者60余人,流動志願者近百人。“影子夢之隊”的誕生,是一群80後、 90後的新時代青年,因為對這個城市的熱愛,對于責任的敢于擔當,在病毒肆虐疫情危機中自發組織的公益志願者團隊,其中大部分是來自世界各地的“海歸” ,從集結的那一天起他們有個共同的名字—— “影子” 。他們搭建了資金募捐、物資購買、物流配送、接收反饋的物資“全鏈條” 。從最初的發動募集和購買物資,到越來越多專業人士的加入和相關環節的幫忙,他們集中精力把工作重點落實到募集來的物資如何落地上,“影子夢之隊”負責配送,目標是物盡其用,讓每一件捐贈的物資都能實實在在地送到求助者的手中,讓捐贈者放心、安心。

  “每一個細節決定成敗,每一件小事決定命運。一個志願者團隊從零開始,一路走來,每天都像一場沒有退路的戰爭。身為志願者的我,在這場疫情裏,又一次體會到了‘軍綠’的感覺” 。生于1980年的虞旻子是標準的“武漢伢” ,畢業于湖北美術學院中國畫係,曾任職于湖北省消防總隊,2016年轉業到湖北省文聯, 2017年到湖北省書協駐會工作。虞旻子出生于藝術世家,爺爺虞一風是指畫名家,父親虞小風師承其父,是當今手指畫的代表人物,而虞旻子現在是湖北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産江夏“手指畫”第三代傳承人。虞旻子就住在省文聯大院,自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 72歲的虞小風開啟《抗擊新冠病毒》的係列漫畫創作,漫畫隨著這場戰疫的進展而步步推送,引得網友紛紛轉發點讚,湖北省文史研究館還將這一係列漫畫推薦給了中央文史研究館。虞旻子則更直接地選擇了用自己的行動走上“抗疫路” ,他説可能是源于十幾年消防兵的自覺和責任,必須在家鄉患難時行動起來。

  從封城的第一天起,虞旻子心底的軍人情結就被點燃了。他的文章《寫在武漢封城後》被長江網刊載,除了用文章參與疫情防控之外,更是去做一名普通的志願者。從每天的搬運物資到將物資送往求援的醫院,從微信群的聯絡協調到物資的登記發放,從自媒體宣傳到聯絡媒體……幾乎每個環節虞旻子都切身參與。封城之初,物資四處告急,大家幾乎都是通宵達旦工作,不管白天黑夜,只要接到電話,隊員們立刻開著私家車,螞蟻搬家式地一趟趟運送物資。護腰、面包、充電寶,這是虞旻子的“抗疫三件寶” 。“1月28日,我第一次到了大型物資轉運現場,幾十臺車,六七百箱的防護服和口罩,如何分配,如何轉運,如何對接醫院派送?那一刻,我完全沒有頭緒。 ”而在虞旻子看來,這個志願團隊的成長是極為迅速的,團隊的構架及工作流程很清晰。

  “影子夢之隊”從最開始便組建了醫院、社區、公安政務、車隊、物資統籌、倉庫管理、媒體宣傳、財務等分支團隊。團隊採取扁平化管理,保持高效、統一、通暢管理。依托醫院、社區、政務機構三大受捐贈對象,結合捐贈物資完成甄別、信息審核、物資派送工作。面對運力不足,團隊除志願者自有車輛外,爭取社會資源提供7輛新能源貨車參與志願者車隊。面對通行管理困局,團隊爭取多家單位支持辦理車輛通行證,確保通行順暢。面對物資籌措難,團隊發動每個志願者力量,先後組建物資對接群100余個,有效將來自美國、加拿大、印度、新西蘭、芬蘭、黎巴嫩、韓國、日本等國家,海南、山東、河北、湖南、重慶、上海、廣東、江蘇、安徽等省市援助的醫療、生活物資一一對接到位。將近50天的時間裏,“影子夢之隊”運送各類單位物資近1000次。“每一次的派送都是一次小事,但堅持到現在,我們團隊換來了所有接受捐贈單位的認可。致公黨湖北省委、瓊海市紅十字會、湖北省僑聯青年委員會等一批群團組織、基金會、企業委托我們進行非定向物資配送工作。 ”虞旻子認為,這是一個自發的“物流天團” ,更是一個不計得失的夢之隊!每個人都在自己的環節上發揮著力量,沒有人退縮,更多的是在付出,在盡全力幫助別人,這種發自心底的感受是純粹的。

  一個團隊從無到有,是通過每一次行動積累起來的,更是通過不斷的宣傳總結樹立起來的。團隊迅速成立宣傳團隊,通過微信公眾號、抖音號等新媒體手段開展宣傳。通過宣傳,團隊也得到了共青團湖北省委的認可,成立了由20名志願者組成的湖北青年防疫志願服務突擊隊。而在志願服務工作中,虞旻子也不忘他的本職工作,用自己的視角、文字和書法去記錄這個時代的吶喊,他經常是淩晨安排好任務後,撰寫文章,現已完成近6000字的《封城武漢》 (組詩) ,以及《寫在武漢封城後》 《逆行的湖北僑青》 《疲憊的身,逆行的影》 《封城十七日》 《抗疫路》 《大城小愛》等多篇文章。

  “元宵夜,一群志願者圍在醫用物資邊,為其中一位志願者過了一個無法忘記的生日。沒有蛋糕,沒有蠟燭,沒有親人在身邊,只有一群志願者戰友,但就是這樣簡陋無比的生日,才是記憶最深刻的。深夜回到家中,我提起毛筆寫下了‘元宵節記’ ,談不上書法有多好,更多的是用古人的方式,用最直接的文字和心意,去記錄,去抒發內心澎湃的心緒。 ”虞旻子對此感嘆,中國書協一直在提倡自作詩文,這確實是應該的。書法的本質並不是單純炫耀用筆的技巧,歷代書法名作之所以能傳承下來,不可忽視的原因是其書法文本所具備的價值。每一篇古代詩文的背後都能看出那個時代的風貌和文人的風骨。

  3月10日,“影子夢之隊”在微信公眾號推送文章《黎明即將到來,“影子”們站好最後一班崗》中寫道,“在這次武漢的抗疫之戰中,涌現了很多自發的民間志願者團隊,他們在武漢最艱難最危險的時期勇敢地衝在了最前線。如今‘影子’們與部分其他團隊碰面了,隊旗不同,但內心的動力與願景相同,為守護自己的家園,我們勇敢地挺身而出,都在這偌大的武漢市奔走過。開始時,從未想過要堅持多久,只是每天日復一日地運輸奔走,對接與匯總,走到了今天,沒有想過何時結束,如果有,那一定是武漢抗疫迎來了全面勝利。正如我們的信念一般,‘武漢不好,影子不散’ 。而在黎明即將到來之際,‘影子’們會站好最後一班崗,期待著勝利的曙光灑滿大地……有人問我們團隊的人員來自哪裏?我告訴大家,來自每個人的身邊。‘影子夢之隊’的成員來自各行各業,雖有各自不錯的本職工作,在各自領域也頗有成績,但大家就像每個人身邊的你我他一樣,在這場戰‘疫’中只是一位無名‘影子’ ,只是一名普通的無償志願者,自己出錢出力和拼命,參與救援,參與這場全民一心的‘保衛戰’ 。 ”

  “影子”們,有你們真好!

(編輯:單鳴)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