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聯要聞

到文聯,與志同道合的師友相遇

時間:2019年06月26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丁 薇
0

   到文聯,與志同道合的師友相遇

  ——專訪“最美志願者”、青年歌手平安

青年歌手平安在吉林敦化開展文藝支教
  青年歌手平安是一個對音樂理想有堅持的人,即便大學沒能如願學習音樂,卻也在之後的人生走上歌唱道路。鍥而不舍的人總能如願以償——最終通過電視選秀節目走進公眾的視野,受到大家的喜歡。而對他而言,2016年11月30日,能作為音樂界代表應邀出席中國文聯第十次全國代表大會,是他人生中最有儀式感的一件事。
  平安説,“能參加每五年召開一次的全國文代會,我是光榮的,幸運的。”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國文聯十大、中國作協九大開幕式上的重要講話中有一段話令他感觸頗深,“生活和理想之間總是有落差的,現實生活中總是有這樣那樣不如人意的地方。”“這讓我更加確認自己以前的判斷——音樂能帶給人力量和希望,它能感染人的情緒,治愈心靈的傷痛,作為一名歌者,我感到驕傲。”平安説,同時他也很感謝中國文聯的信任,為他搭建施展才華的平臺。正是因為在參加中國文聯組織的文藝志願服務活動中的突出表現,2018年平安被中宣部、中央文明辦授予“最美志願者”稱號。
  在邊境線為戰士歌唱
  平安和中國文聯的緣分要從2016年1月隨中國文聯文藝志願服務團赴吉林琿春的演出説起。這是平安第一次參加中國文聯的慰問演出活動,琿春位于中俄邊境,慰問的地方是邊防檢查站。平安回憶説,“作為一個南方人還是第一次看到那麼厚的積雪,放眼望去白茫茫,天寒地凍,戰士們就站在室外為祖國駐守邊疆,我深受感動,他們就是這世上最可愛的人。”當時觀看人數最少的一場演出不到100人,就在邊防站的食堂演出,和戰士面對面唱歌,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在我唱《洋蔥》的時候他們居然能和我一起合唱,還為我打節拍,那種和觀眾近距離的互動真是從未有過,同時也有一種很強烈的被需要的感覺,還有作為歌者的責任感油然而生。”和觀眾近距離的互動讓平安了解到更多的部隊生活,他説,在舞臺上唱歌和觀眾沒有什麼交集,在這兒唱完還能和戰士們聊天,對藝術創作來説是很重要的補充。
  平安出生在上海,見慣了高樓林立,去祖國的邊境還是第一次,“我當時踩在邊境線上,瞬間領悟了自己唱過的歌曲《我愛你中國》的深刻含義。”2017年海南三沙建市5周年,平安隨中國文聯去了這個祖國最南端的城市。在三沙,平安切身感受到上學時課本上寫的軍民魚水情,“在島上,官兵種田,百姓打魚,大家愉快地生活在一起,看見那些官兵,讓我情不自禁地哼唱起《軍港之夜》”。演出當天突然下起了小雨,但觀眾沒有一個離場,這些都讓平安記憶深刻。今年6月17日,平安隨中國文聯去了新疆,伊犁少數民族的異域風情、克拉瑪依油田的戈壁灘都是平安最珍貴的經歷,他説,“我在用腳步丈量祖國的土地,而一路上的所見所感也成為我音樂道路上的重要組成,真希望有一天能把自己的歌聲唱遍祖國的邊疆。”
  在文聯大家庭裏成長
  在隨中國文聯演出的一路上,平安結識了很多志同道合的師友,“過去面對家人的不解,我的心是孤獨的,但在中國文聯的大家庭裏,我認識了很多在生活中難得一見的藝術家,而我和他們有著共同的理想,能遇見他們我很感恩。”平安説,“比如殷秀梅老師,我居然不知道她在臺下那麼風趣,但是談起藝術又那麼犀利,她教了我很多,對于藝術,對于演唱一定要做到極致,不要認為會唱一首歌就是歌唱家,會用鋼琴彈奏一首曲子就是鋼琴演奏家。優秀的歌唱家是在千錘百煉中成長起來的,要不斷嘗試新作品,找到最適合自己的歌曲表現,不能因為一點成績就沾沾自喜、得意忘形。”這些對平安來説是字字千金,使他認識到,尤其在面對粉絲的讚美時,更要不斷審視自己,不能迷失。
  從《中國好聲音》舞臺上走出來後,平安深感“無歌可唱”,而中國文聯的舞臺給了他很多施展才華的機會。前不久在克拉瑪依慰問演出演唱的《克拉瑪依情歌》就是車行、李昕專門為此次活動所作,“我以前也聽過很多車行老師作曲的歌,這次他能讓我們這些小輩來演唱,我很感恩,中國文聯搭建的平臺讓我們有了進行頭腦風暴的機會,這對年輕人的成長來説是彌足珍貴的。”平安説。
  在文藝支教中擔當使命
  平安隨著中國文聯的演出去了很多偏遠、貧困的地方,熱鬧之後,總有遺憾。“看著觀眾戀戀不舍的眼神,我總想能為他們做點什麼。因為熱鬧之後,他們的生活幾乎又回到了原來的軌道上,變化不大。”于是,每次演出之前,平安總會提出,要早來幾天或者晚走幾天,和當地的文藝愛好者多一些交流和輔導。之後就有了2017年4月開始平安在海南臨高、雲南會澤、吉林敦化三所學校的音樂支教。一架鋼琴、一塊黑板,還有一群留守兒童,這就是平安最開心的時光。他説,“支教就是給自己放假,也是洗去繁雜塵囂的一次自我提升。文藝支教對我來説不是一個口號,不是一兩年的工作計劃,而是一項貫穿我藝術生涯的使命。”在他組建的校園合唱團裏,還有一些盲童,平安説,“每次排練,他們就趴在窗口聽,我看了好心疼,就讓他們一起加入進來,雖然他們看不見,但是我不能剝奪他們感受音樂的權利。”
  每一次去孩子們都夾道歡迎,每一次走孩子們都流淚不舍,這讓平安感動,更成了他的牽挂。2018年平安和吉林敦化的孩子們在北京演唱了《星星不眨眼》,2019年在“百花迎春”中國文聯春節大聯歡的舞臺上,三所學校的孩子們和平安、佟麗婭一起演唱《姐姐》,演出之外他們還吃了北京烤鴨,爬了長城,這些留守兒童的人生,因為平安,變得不同。
  “是祖國和人民培養了我,作為青年人,我要用自己所學,奉獻給人民更多優秀的作品,給社會更多的關愛,做一個善良的人,做一個有藝德的人。”平安説。
(編輯:王解生)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