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聯要聞

攝影理論建設應注重攝影史梳理

時間:2018年09月10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鄧立峰

  中國攝影史研究面臨史料難得、史事難定、史論難立、史觀難建等諸多困難,進而限制了我國攝影理論的研究與建設,對此,攝影專家學者表示——

攝影理論建設應注重攝影史梳理

  “當今攝影理論工作的當務之急是對攝影史的梳理。”吉林省攝協秘書長荊宏説起在梳理吉林的攝影史料時,發現從1997年到2001年及2003年到2007年是兩段“空白期”,“任何資料都查不到”。“吉林省攝協是1961年成立的,但到今天,吉林省攝協關于資料梳理的攝影通訊雜志僅僅出了9本。”荊宏説道,這件事使吉林省攝協意識到應該做吉林攝影口述史的工作,“我們已經對當地的五位老先生進行了口述史的採訪和影像記錄,但口述史是一個很係統的工程,需要更專業化的指導”。

  在近日于廣東東莞長安鎮召開的中國攝協攝影理論委員會工作會上,與會的攝影理論委員會委員就當前中國攝影理論建設過程中出現的問題進行了討論,同時為進一步推進攝影理論工作的開展建言獻策。

  “攝影理論首先要做的,是要將攝影理論與攝影評論、攝影賞析、創作經驗談等區分開來。”南京大學新聞傳播學院教授韓叢耀認為,攝影理論有三種范式,第一種是研究攝影及影像定義、結構和動力的普通攝影理論,第二種是研究攝影語言結構的專業攝影理論,第三種是建立于攝影學手段應用基礎上的應用攝影理論。攝影理論的建構“可以使實踐不至于盲目”,而“欲知大道,必先為史”,韓叢耀認為,“拋開中國攝影歷史的攝影理論研究注定只是一種喧鬧,是荒腔走板的”。

  和荊宏與韓叢耀一樣,很多專家都提到了攝影史的梳理工作對攝影理論建設的重要性。“過去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以論代史。”攝影評論家臧策表示,史學研究必須建立在史料學的基礎上。韓叢耀同樣認為,攝影史的研究應該遵循“史料-史事-史論-史觀”的技術路徑。但在這一過程中,還面臨著很多問題。韓叢耀提出了“史料難得、史事難定、史論難立、史觀難建”的幾個問題:中國攝影史料的搜集非常困難,許多史料還躺在文獻故紙堆裏,很多影像的基本信息也是缺失的,在史論方面,建構中國攝影歷史的宏觀理論體係框架離“社會和歷史對我們的要求”還相差甚遠,攝影史觀的建立同樣有一定的難度。

  但即便困難,也一直有人在努力,當今有很多攝影家和年輕的研究者正在從事攝影史料的梳理分析和攝影理論的建設工作。長期從事攝影教育工作的湖北傳媒攝影技師學院副院長黃一凱認識很多對攝影理論感興趣的年輕人,這其中,有很多是有海外學習背景的年輕攝影人。“他們在國外接觸了許多‘新東西’”,黃一凱認為,這些“新東西”應該被引介到中國。這些年輕人之間有很多交流,“但這些交流多是在微信群這樣的私密空間,沒有把它們放到公共平臺上來討論”,他認為,應該讓這些年輕人參與到攝影理論建設的討論中來。黃一凱還長期從事攝影書籍翻譯工作,他認為,攝影界在翻譯引進國外的攝影理論書籍方面還有所欠缺。對于中外攝影理論工作的交流,臧策提出,應該建立中外攝影理論家對話的有效渠道,促進中外攝影理論工作更進一步交流。

  中國攝協成立攝影理論委員會,致力于“推動中國攝影的學術繁榮和發展,堅持以學術為本持續提升攝影各領域學術水平”。中國攝協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鄭更生表示,攝影理論委員會是中國攝協承擔橋梁紐帶作用,特別是團結攝影理論人才的重要抓手。未來還將逐步建立完善理論委員會工作規范和考核辦法,通過攝影理論建設為中國攝影事業的發展貢獻力量。

(編輯:蘇銳)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