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化視野>文博·收藏

唐代的省油燈——1100年前的節能環保器物

時間:2019年11月01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曾 艷
0

省油燈

  當今的工業化社會,節能和環保是一個世界性的話題。筆者猶記得現展存于四川省雅安市博物館一盞青瓷省油燈(原係四川省蘆山縣博物館所藏),它雖是一種普通的生活器物,卻蘊含著1100年前我們先民的聰明和智慧,以及可貴的節能環保意識。

  早在上世紀30年代,就在四川邛崍的唐窯遺址中發現了這種省油燈。此後的許多有關古陶瓷著作中,省油燈都被列為邛窯的特色産品。但自1971年以來,在蘆山的唐代墓葬考古中也陸續有所發現。其中一件豆青釉瓷省油燈被列為國家珍貴文物。

  這種省油燈之特點是:燈體瓷質圓形如坦口碗狀,為上下夾層。面上一層為盛油的油盞,油盞下腹部中空,且在其腰部開岀一小孔。使用的時候,從小孔處注入冷水,每天一換。之所以如此,是因表層上燈油在燃燒發熱的時候,會受下面夾層中低溫冷水的作用。水受熱的蒸發速度相對比燈油(菜子油或桐油)要快,而在蒸發的過程中,還要不斷吸收熱量,由此可使其避免燈火在加熱過程中油溫過高,盞體幹燥,而導致燈油急速蒸發,從而達到一定的省油效果。根據宋代大詩人陸遊的《老學庵筆記》所載:“可省油之半”。同時,經過近些年來文物工作者利用出土實物進行實際測試發現,隨著工匠們在當時的日常生活使用中,對這種燈的認識和了解的不斷深入,更將燈體形狀施釉部位,及尺寸的比例大小不斷予以改進,主要是加大了夾層內的空間蓄水體積,即增大它的降溫效果,使其省油功效達8%至20%左右。

  省油燈的這種冷卻方法,在現代工業中稱之為水套冷卻法。這就表明古代的工匠們在發明這種燈時已經認識而且能靈活運用如下物理原理:液體蒸發的速度快慢與液體表面積的大小是密切相關的;水比較起菜子油等植物油更容易蒸發,並且在其蒸發過程中還要吸收大量熱能,因此將其用作升溫較快物體的冷卻劑是行之有效的。這樣的物理原理,在西方是19世紀中葉才被普遍認識,並形成定律的。而在中國的四川先民,卻早于1100年前的唐代,就已經能在日常生活中認識和具體運用這個物理學原理了。

 

省油燈盞夾層注水孔及燈炷 

  省油燈被認為是邛窯最具特色之産品。這裏我們可從陸遊的記載中發現,省油燈的發明創造與流傳似與蘆山的古代先民有極大的關係。在陸遊的《老學庵筆記》中,在敘述省油燈原理的同時,還記載了有關它的時代及來源:“《宋文安公集》中有省油燈盞詩,今漢嘉有之,蓋夾燈盞也,一端作小竅,注清冷水于其中,每夕一易之,尋常盞為火所灼而燥,故速幹,此獨不然,其省油幾半。邵公濟牧漢嘉時,數以遺中朝士大夫。按文安亦嘗為玉津令(玉津縣令。玉津縣,五代置,今樂山南郊區),則漢嘉出此物幾三百年矣”。文中所言漢嘉是蘆山在東漢、兩晉之時作為郡治和縣的名稱。而文人在寫文章中習慣沿用古名來表示其博學和雅致。正如陸遊所處的南宋時,已無玉津縣名,而在其記宋白早年任職時,仍用了玉津縣名一樣。宋文安公,即宋白,乃為宋太祖建隆二年(公元961)進士,官至刑部尚書。他生于五代後晉天福元年(公元936年),卒于宋大中祥符五年(公元1012年)。而在其文集中就已有咏省油燈詩,可見省油燈是唐、五代已有了。而那位曾任蘆山(漢嘉)縣令的邵公濟,數次把當地所生産的省油燈作為禮品,贈送給中朝士大夫。可見,蘆山是省油燈的最早和主要産地之一。新中國成立以來,在蘆山境內相繼多次出土省油燈,從其造型結構與省內出土的同類産品比較,均為唐代時期的特徵。燈的盞面上都有一形狀為弓形的小柄,燈盞腰邊部的注水孔位置較低,這些都是早期省油燈形式的特點。其中,在1971年蘆陽鎮出土的一件省油燈,通體施均勻的豆青色釉,並且釉面還有細碎的開片紋,很是精美,而1989年在仁加鄉與數件唐代的四耳罐一起出土的幾盞,無論是在造型、胎質還是釉色上都與邛崍出土的文物相近,這裏又是南絲綢之路路線上相接的重鎮,它們在古代工藝技術上相互間影響也是很自然的事。

  我們可以設想下,在古代,像宋白、陸遊、邵公濟這樣的長期從事文案和讀書寫作的官員、文人,能在這樣一盞省油又不油煙熏熏的燈盞下工作,燈光明亮穩定,不致弄得“滿面塵灰煙火色”,是多麼愜意的事!無怪乎相隔兩三百年,都在他們的詩文中記下相同一種器物。

  像省油燈這樣節能環保的實用器物原理,可能在後世仍有延續。聽當地老先生講,過去一些人家在堂屋中常吊挂一種既用于敬神又有照明作用的叫做水燈的燈具,就是用一個上大下小的圓筒形玻璃環,下部三分之二為清水,上部三分之一部分放菜子油,中間用鐵絲係一根燈捻。同樣是利用下部清水,控制上部燈油燃燒的溫度,燈光明亮不閃爍,可以通夜不熄滅。其原理其實和省油燈一樣,不過是利用了油比水輕的原理,把油直接放在水的上面。

  古人利用注水冷卻的省油燈,使其具有降溫、光穩、少煙、省油的功效。雖然隨著時代的進步,電燈已成為照明工具,省油燈已失去了實用價值。但其運用物理學原理來達到節約能源、減少污染的這種科技意識,至今仍有著現實的借鑒意義。

(編輯:尹倩文)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