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化産業>行業要聞>文化旅遊

昔日影視取景地,今日旅遊好去處(國內篇)

時間:2019年11月08日 來源:《中國文化報》 作者:
0

  在中國,攝制影視作品除了可以在橫店、象山這樣的大型影視基地,更可以在廣袤的大地上找到適合的取景地,從一座城市到一個山村,從一座府邸到一個院落,從天寒地凍的雪鄉到四季如春的香港維多利亞港,從山城的解放碑到寶島的“101”、澳門的“大三巴牌坊”……它們先是出現在影視作品中,後來出現在各地遊客的朋友圈中,成為人們心目中的“詩和遠方”,也成為各地發展文化旅遊、打造城市品牌、提振地方經濟的重要力量。

  在影視劇和節目給取景地帶來知名度、遊客的同時,當地應以何種姿態和心態面對生活的變化和後續的發展,值得深思。

從榮國府到喬家大院 “影視+”紅利如何持續 

本報記者 宋佳烜

  有知名影視劇加持的景區擁有其他普通景區可望而不可即的“故事性”,如何充分利用“影視+”拓展旅遊産品品類、擴大收入來源,成為這些景區亟待解決的問題。

  説起國內“影視+”旅遊景區,河北正定不得不提。

  1983年,央視籌拍電視劇《紅樓夢》,希望能和地方政府共建榮國府臨時外景基地。時任河北省正定縣委書記的習近平同志敏銳地洞察到這是一個能讓正定旅遊得到突破的機會,他認為如果將榮國府建成永久性建築,而非臨時攝影棚,那之後隨著《紅樓夢》的播出,正定的旅遊業必將迎來新的發展契機。

  1986年8月,歷時1年8個月、投入350多萬元、總建築面積3.7萬平方米的榮國府順利竣工。1987年,隨著《紅樓夢》的熱播,正定的知名度大大提升,當年就有130萬人次前來參觀旅遊,門票收入達221萬元,旅遊收入更高達1761萬元。上世紀80年代末期,榮國府景區客流如織、劇組不斷,成為那個年代真正的熱門景點,極大地帶動了正定旅遊業的發展,開創了國內旅遊業的“正定模式”。

  2017年,榮國府被列入正定古城保護重點修繕名單之中,成為正定發展全域旅遊的一個著力點。這是榮國府建成後進行的第一次全方位修繕工作,除了硬件改良,更嘗試在“軟件”上下功夫,不僅請來《紅樓夢》劇組成員和專家支招,還與文創廠商協商如何開發符合榮國府定位的紅樓文創産品,希望借正定發展全域旅遊之機,用更多好玩、好看的文化旅遊産品將遊客留住。

  而在山西晉中,喬家大院面臨的則是另一番景象。這座始建于1756年的晉商大院已在三晉大地上默默存在了數百年,在它周圍還有建築風格和文化底蘊皆不遜色的靈石王家大院、介休常家大院、晉中渠家大院等。上世紀90年代,張藝謀導演的《大紅燈籠高高挂》改變了喬家大院這座老宅的命運,挂上大紅燈籠,喬家大院成為晉商大院中最具知名度和影響力的存在。2006年,同名電視劇《喬家大院》在央視一套熱播,在社會上掀起一股去山西看喬家大院的風潮。

  “影視+”的紅利給喬家大院帶來了巨大商機,然而,從祁縣到東觀鎮再到喬家堡村卻都在過度消費這種紅利。記者2010年到訪喬家大院看到的便是一個幾乎被商業吞噬的晉商大院——臟亂差又走不到頭的商業街、惡劣的旅遊服務態度、欺詐行為百出的景區商鋪、與高昂門票無法匹配的景點硬件設施……

  今年,喬家大院成為文化和旅遊部成立後首個被摘牌的5A級景區。停業整頓期間,喬家大院拆除了商貿市場、擴建了原有的停車場、對服務人員進行集中培訓、景區內的商業區也進行了整改,但重新開放後,降幅僅23元的門票仍然遭到了網友的吐槽。

  事實上,作為國內最早享受到“影視+”紅利的景點,喬家大院一直保持著極高的客流量,摘牌整頓開放首日的遊客量達8200人次。只是,面對高額的維護和運營費用,喬家大院的收入來源一直非常單一,僅靠門票一項維持。有兩部知名影視劇加持,喬家大院擁有其他晉商大院可望而不可即的“故事性”,如何充分利用“影視+”拓展旅遊産品品類、擴大收入來源,成為喬家大院亟待解決的問題。

從上海到重慶再到西安…… 優質影視作品助力城市品牌建設 

本報記者 張 婧

  鏡頭裏的城市人文景觀往往帶有藝術加工過的美感,能讓觀眾觀看時和城市産生一種心靈交流。這種心靈交流能夠在廣大觀眾心中樹立起一個超越現實、更立體美好的城市形象。

  影視劇在展示城市特色、宣傳城市文化、帶動城市旅遊和品牌建設方面的作用早已顯現。上世紀80年代,港劇《上海灘》迷倒無數觀眾,大上海幾乎成為當時觀眾人生夢想的一個標簽。後來的《花樣年華》《像霧像雨又像風》《上海故事》等影視作品為觀眾編織了一個“舊上海夢”,也成為上海這座城市形象和氣質的“代言”。

  互聯網時代,網劇、網絡電影持續繁榮發展,觀劇、觀影已成為當代人文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此背景下,優質影視作品也逐漸成為拉近城市與觀眾心理距離、提升城市知名度、構建城市品牌的重要方式之一,許多城市因影視劇熱播多次進入大眾視野,甚至成為網紅旅遊打卡地。

  以重慶為例,不少人對重慶的好奇和向往之情始于2006年6月上映的電影《瘋狂的石頭》。13年後,因電影《少年的你》上映,重慶再次被推上了微博熱搜,不少網友在看過電影後跑去片中出現的地點打卡。

  借影視劇這個窗口,重慶向全國人民展示著自己。據微信公眾號“娛理”的《走,去重慶拍電影》一文不完全統計,2002年至今,以重慶為取景地,已經上映的現代題材電影就有14部。另有媒體報道,僅2018年就有近100部影視劇在重慶拍攝。

  借“影視+”的東風,重慶也在著力塑造更好的城市品牌形象,推動城市文化産業發展。為更好地接待劇組,重慶相關主管部門共同成立了“影視拍攝一站式服務平臺”,提供取景、拍攝、運作等一係列支持,目前已幫助、協調過陳可辛的《三分鐘》、賈樟柯的《江湖兒女》等項目。

  距重慶不遠的西安,是承載千年歷史的十三朝古都,也是活躍在影視劇中的“現代長安”。從2000年播出的電視劇《大明宮詞》到今年6月播出的網劇《長安十二時辰》,影視作品一直在西安城市新形象建設方面扮演著重要角色,大唐盛世、西北風情、黃土高原文化一直是影視劇著重展現的內容。如今的西安,除了那些早已聞名于世的豐富歷史文化資源,更有大唐芙蓉園、大唐西市、曲江等影視劇取景地,均成為旅遊熱門目的地。

  可以説,一部帶有地方文化標志的優質影視作品,要呈現的不僅是當地的建築外觀,還得有歷史、文化、風俗以及當地人的情感,讓觀眾觀看時和城市産生一種心靈交流,而這種心靈交流能夠在廣大觀眾心中樹立起一個超越現實、更立體美好的城市形象,這也是越來越多的城市主動推進影視産業在當地落地生根的主要動力。

從《爸爸去哪兒》到《向往的生活》 綜藝真人秀帶火鄉村旅遊 

本報記者 宋佳烜

  中國鄉村遊第三階段是以《向往的生活》為藍本的浸入式鄉村生活化旅遊,除了休閒活動、特色民宿之外,更需要讓遊客參與到農事文化活動中,感受勞作之美、生活之美。

  作為國內親子類綜藝真人秀的“鼻祖”,《爸爸去哪兒》自2013年10月第一季播出以來,已播出5季,不僅掀起國內綜藝節目走出錄影棚、走到戶外的風潮,還創下了節目去一地取景就火一地旅遊的紀錄。

  早在第一季開拍之前,節目組就對取景地進行嚴格篩選,外景踩點組幾乎走遍國內所有省份,尋找那些距離城市不遠、未被開發過、地貌風景迥異的地區,作為“星爸、萌娃”的冒險地。比如第二季第二站在浙江杭州建德大慈岩鎮新葉古村,這座有千年歷史的江南古村阡陌縱橫交錯,景色雅致,布局包含“天人合一”的哲學思想,保留著一批明清建築,但村子並不為外人所知。節目播出後,這個小村落一炮而紅,成為許多遊客打卡的網紅景點。

  最早享受到《爸爸去哪兒》紅利的取景地是第一季第三站——普者黑。位于雲南省文山壯族苗族自治州丘北縣的普者黑村像極了《桃花源記》中描寫的景致,在2012年之前,這裏的居民還過著差不多“與世隔絕”的生活,去趟縣城要走數十公裏山路,打魚栽稻就能夠獲取生活全部所需。

  隨著節目熱播,普者黑村成為七彩雲南一片未開墾的旅遊熱土,遊客呈井噴式增長。當地居民在驚訝的同時也看到了致富新路徑,于是,大批民房被改建成賓館和飯店,有先見之明的村民第一時間轉行做起了旅遊相關生意,賺得盆滿缽滿。但近幾年,這種網紅旅遊地常見的“急進式”發展背後隱藏的危機開始爆發,媒體相繼曝出當地建築、道路建設雜亂不堪,一些村民阻止景區正常運營、擾亂社會秩序等。

  普者黑並非唯一陷入爭議的取景地。《爸爸去哪兒》第一季最後一站取景地在黑龍江省牡丹江市海林雪鄉,節目播出後雪鄉旅遊開始火爆。2017年,一篇關于雪鄉宰客的文章在網絡傳開,雪鄉旅遊口碑遭受重創。為了挽救雪鄉的名聲,當地政府不僅拓寬道路,還制定了“遊雪鄉不滿意,有糾紛先賠付”的規則。

  如果説《爸爸去哪兒》捧出了若幹個網紅村,那麼另一檔綜藝節目《向往的生活》帶熱的則是鄉村旅遊這種旅行(生活)方式。

  2017年初,《向往的生活》第一季開播,節目中,黃磊、何炅和劉憲華住在一個叫蘑菇屋的地方,一日三餐需自給自足,作為硬通貨的玉米和瓜子可以換肉和啤酒,三位蘑菇屋主人在每期節目中要招待來訪的不同“客人”。

  定位為生活服務紀實節目的《向往的生活》,給觀眾帶來的是“自力更生、自給自足、溫情待客、完美生態”的田園生活畫面,“慢綜藝”的治愈係特點讓節目熱度持續飆升。到今年7月中旬第三季播完,節目帶火了蘑菇屋所在的北京密雲新城子鎮花園村、浙江桐廬舊縣街道合嶺村和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古丈縣默戎鎮翁草村,比如位于合嶺村的蘑菇屋在拍攝完成後就進入封閉改造階段,以蘑菇屋為中心的整片區域要被打造成以農耕文化和田園意境為核心,集農業生産、科普教育、休閒度假為一體的桐廬影視産業先行區。

  節目還引發了社會各界對綜藝節目助力鄉村振興、如何發展鄉村旅遊、農村發展新思路的廣泛討論。有分析指出,中國鄉村旅遊發展可以分為幾個階段:第一階段是“農家樂”鄉村遊,第二階段是以民俗村、古鎮為代表的鄉村度假遊,第三階段則是以《向往的生活》為藍本的浸入式鄉村生活化旅遊——這種旅遊方式不僅需要環境營造、特色美食、休閒活動、特色民宿,更需要讓遊客參與到農事文化活動中,感受勞作之美、生活之美,發現蘊藏在平凡中的田野活力。

(編輯:王少傑)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