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梅花獎”評選對弱勢文藝群體的關注

時間:2013年07月08日來源:《中國藝術報》作者:

推人才就要有大胸懷

——“梅花獎”評選對弱勢文藝群體的關注

  “今年梅花獎參賽的話劇作品很是喜人,一是報名的人數多,二是好戲的數量多,品質有了保證。從參賽結果來看,參評的話劇演員共産生了3個一度梅、1個二度梅,較往年可謂話劇的大豐收。遺憾的是,獲獎演員均來自體制內。”《中國戲劇》主編賡續華對記者説。今年的第26屆中國戲劇梅花獎大賽雖已告一段落,但從評獎期間到賽後,關于梅花獎推薦渠道,以及如何給體制外演員更多關注等話題的討論,記者卻依然常有耳聞。賡續華表示,主流話劇以外,其實還存在著一個非常龐大的小劇場話劇隊伍,而這一群體也亟待梅花獎的關注,這對于引導小劇場話劇創作,推動小劇場話劇出人出戲將發揮重要作用。

  “評獎不是目的,梅花獎設立的根本是推動出人出戲。”中國劇協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季國平告訴記者,這裏指的“出人出戲”,當然也包括來自體制內外的演員。其實,中國劇協近幾年一直在關注體制外演員的生存狀況,鼓勵民營戲劇團體演員申報梅花獎。據透露,像來自山西臨猗縣眉戶劇團的眉戶戲演員閆慧芳、越劇界的蕭雅、豫劇界的王紅麗都曾以民營團體演員身份申報過梅花獎,而且民營單位是計劃單列,不佔用各省的兩個名額。“現在問題的關鍵是需要解決一個推薦渠道的問題。”季國平説,在此之前對于體制外的民營劇團曾有過一個推薦的平臺——中國映山紅民間戲劇節,作為民營院團演員參與梅花獎評選的一條重要渠道,每兩年舉辦一屆,每屆都會挖掘出1到2名優秀的民營戲劇院團演員參評梅花獎。但令人遺憾的是,最近幾年因為各種緣故,戲劇節暫時停辦了,以至于這條對于民營劇團而言彌足珍貴的通道也暫時中斷了。讓人欣喜的是,據季國平介紹,最遲明年有望重新恢復這個平臺,中國劇協已經為此在積極努力。

  季國平説,我們歡迎民營小劇場界的優秀演員加入戲劇表演梅花獎的評選,而且將來可能會為這部分演員增加一個申報名額。同時,也必須清醒地面對兩個問題,一是對于這些演員的表演如何評價,以什麼樣的標準進行遴選,這很重要;而且我們也得面對這樣一個現實:在浩瀚的民營小劇場裏,其實大部分採用的是制作人中心制,很多演員都是從大的國營院團中抽借過來組成的臨時班底,一些優秀的演員本來就是體制內的。季國平表示,中國劇協將與有關方面探討這個話題,並找出解決這些難題的相關可行性方案。

  解放軍藝術學院戲劇係教授、戲劇評論家王敏認為,對小劇場話劇的重新關注,可能緣于我們這些年對于話劇創作某種程度上存在有意無意的忽視。國家倡導的非遺保護理念更多地關注中國傳統戲曲,盡管中國話劇是一種舶來品,但其深刻的思想性、強烈的社會性,比如《霓虹燈下的哨兵》《父親》《矸子山上的男人和女人》《黑石嶺的故事》《生命檔案》等,無論是革命戰爭年代還是和平建設時期都曾並一直為大眾提供著美好的精神食糧。近年來,小劇場話劇異軍突起,延續了話劇的藝術傳統,又發揮了自身的特色優勢,應該引起重視。

  實際上,小劇場話劇創作的確産生不少有社會影響力的作品,如《驢得水》《蔣公的面子》等。中國劇協副主席、國家話劇院副院長王曉鷹認為,對小劇場話劇來説,一開始大家可能都在一個層面上起跑、掙扎,在一個層面上做原始積累,現在已經出現了分水嶺。王曉鷹説,觀眾需求的變化正在推動戲劇創作逐步呈現層級化,如今的小劇場裏已經出現很多年輕的戲劇人不甘于僅僅是迎合的簡單的娛樂訴求,沉吟在商業氛圍裏,而是更加具有藝術追求、實驗精神、文化思考和人文內涵,而這個時候,政府能夠在多大程度上給予支持,年輕人的創作才華、對于戲劇的那種熱愛該如何保護,這或許該是我們最需要思考的問題。(記者 王新榮)


(編輯:子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