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中外合拍電影駛入高速路

時間:2013年05月28日來源:《光明日報》作者:記者宋豪新根據公開資料整理

視覺統籌:宋 嵩 張芳曼

  合拍電影作為世界范圍內廣泛採用的影視制作形式,為市場經濟條件下中國電影産業的全面轉型奠定了基礎。中外合拍電影從非商業性合作到商業合作,從“以我為輔”到“以我為主”,在借鑒與學習中日益走向成熟。中外合拍電影要想走向世界,必須注入真正的中國內涵,彰顯中國文化的個性魅力。

  相互學習借鑒

  駐美國記者  陳一鳴  本報記者  宋豪新

  近年來,中美合拍電影一直是中國電影業界的熱門話題,也成為好萊塢搶灘中國電影市場的象徵。如今,好萊塢的許多編劇、導演、制片、演員已將逐夢的腳步邁向古老的東方。

  中美合作拍片無疑為中國電影界提供了向好萊塢近距離學習的寶貴機會,但一部部有著或多或少中國元素的合拍電影,能否成為在海外推廣中國形象、提升中國軟實力的有效載體呢?中美合拍電影的未來方向如何呢?帶著這些問題,本報記者近日採訪了好萊塢資深華裔電影人楊燕子女士。

  1972年尼克松訪華後,楊燕子第一次來到中國。後來在MCA環球電影公司任職的她,把《愛情故事》、《羅馬假日》等好萊塢電影帶到了中國,成為新中國成立後引進的首批好萊塢電影。近年,她又導演了《紐約客@上海》等美中合拍影片。

  “最近我聽到一些説法,認為中國2012年擴大了美國電影的進口配額後,美中不再需要合拍電影了。我覺得這種説法並不合理。 ”楊燕子表示,美中兩國電影界是很好的相互學習對象,中國需要美國,美國也需要中國。

  在楊燕子的眼中,中國電影市場不僅很大,而且會越來越強。美國的電影市場發展雖然成熟,但增長空間有限。好萊塢電影人有時想得很簡單,他們覺得現在有了中國這麼大的一個市場,好萊塢的影片自然在中國會很賣座。實際上沒那麼簡單。尤其是2013年,中國國産中小成本電影抗衡好萊塢進口大片的情況比比皆是,好萊塢影片已經不能像幾年前那樣容易滿足中國影迷的口味了。從這一點來説,好萊塢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需要與中國電影界深度合作,共同制作兩國影迷都歡迎的高水準電影作品。另一方面,好萊塢的優勢在于世界范圍內的品牌效應、大量優質的影視明星、成熟完善的産業鏈條,中國電影産業有很多需要學習和借鑒好萊塢的地方。

  楊燕子説,美國電影人在運用特技上也頗富經驗,現在也有很多中國公司有意購買美國的特技公司。小馬奔騰文化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小馬奔騰)就是其中的先行者,2012年率先收購了全球最頂尖的影視特效制作公司“數字王國”,獲得了其核心資産及多項核心技術。

  小馬奔騰副董事長鐘麗芳女士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對于當下的中國電影産業來説,合拍是非常必要的制作模式。一個很明顯的優勢是,合拍電影能夠順理成章地進入合作方所在國家的電影市場,其潛在的影迷基礎和票房規模顯而易見。但合拍電影的要求也很高,每個國家對于合拍電影有著各自獨特的政策和要求,只有各方深度合作、坦誠相待,而且滿足所在國家對于合拍電影的規格要求,才能夠成為真正的合拍電影。這也從客觀上要求合拍各方必須最大限度地發揮團隊優勢,提高影片制作水平,精益求精。

  鐘麗芳告訴本報記者,中外合拍電影可以利用國外先進的特效技術,結合本土觀眾喜聞樂見的文化題材,很容易吸引影迷。同時,隨著中國綜合國力的提高,世界對中國的關注在提高,有著中國元素和中國面孔的電影,也是世界影迷的“佳肴”。

  電影,被喻為“裝在鐵盒子裏的大使”。的確,電影對于推動對外交流,宣傳國家形象,增進世界對于中國現代化進程的了解,發揮著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鐘麗芳告訴本報記者,數年前與某外國電影公司合作時,對方技術人員帶著裝滿生活用品的大行李箱來到中國,甚至還有肥皂。一問才知並非潔癖,而是擔心在中國買不到肥皂!

  近幾年來,中外合拍電影也開始越來越多地從單一的武俠古裝轉向現實劇情題材,從過去由外國電影公司主持合拍轉向越來越多的“以我為主”。這一變化,鐘麗芳都看在眼中。“畢竟,中國題材是我們中國電影公司最擅長的。廣闊的市場、充足的資金、富有經驗的團隊,再加上合作的誠意,合拍電影必將為中國電影做大做強做出貢獻。”   

  楊燕子認為,中外合拍電影的過程,可以讓中國電影人揣摩運用電影語言描寫和表達中國,學會把中國的文化、風俗、社會、人際關係,以吸引外國人的題材和方式呈現出來。對于進軍世界影壇的中國電影人來説,找準講故事的切入角度是第一位的。

  她表示,中國人一貫聰明好學,願意抓住一切機會開闊視野,放眼世界。中國電影也是這樣,在與外國合拍電影的過程中,中國電影産業發展越來越完善。

  鼓勵合作互補

  駐法國記者  王  芳

  “中國電影的迅速崛起令法國電影界驚嘆!”一見面,剛從北京回到巴黎的弗蘭克·普瑞奧就興奮地告訴記者。他説,他對中國電影市場的印象可以用幾個字概括:“活力”、“成功”和“自信”。

  普瑞奧所在的法國國家電影委員會,是一個由政府撥款、致力于發現和支持國外電影合作項目的專門機構,負責組織和協調法國40個地方電影委員會,形成一個服務于對外電影合作交往的大型信息網絡。身為該機構副主席,普瑞奧為推動中法電影合作做了大量工作。他十分看好中國電影市場以及中法合拍電影的發展前景。他對記者説:“最近四五年,中國電影市場年增長率高達30%,這一發展速度在戰後國際電影史上從來沒有過。有越來越多的法國電影人認識到中國市場的重要性,開始尋求拓展同中國方面的合作。法國國家電影委員會看到了這一合作需求不斷上升,于去年在北京設立了常設辦公室,積極促進法中合拍電影。”

  從法國國家電影中心提供的數據來看,近幾年,法國合拍電影的數量及其投資持續增長。2012年,法國共制作電影279部,較上年多出7部,增加的部分均來自合拍電影。合作拍片、優勢互補的雙贏共享發展戰略,不僅拉動法國電影産量和出口量穩步走高,也為法國電影在許多國家獲得“國産電影”待遇提供了便利。合拍電影已成為法國電影走向國際市場的推動力。

  法國已經同近50個國家簽訂了雙邊合拍協議。受益于相同的文化背景和歐盟影視政策的扶持,目前與法國合拍電影的以比利時、意大利、德國等歐洲國家為主。不過,隨著新興市場國家電影産業的飛速發展,法國同這些國家開展電影合作的步伐也在加快。

  “法中合拍片最早追溯到上世紀50年代。在已有的良好合作的基礎上,兩國又在2010年簽署了合拍電影協議,為深化雙方合作提供了新的機遇和新的平臺。”説到兩國電影合作的優勢,普瑞奧強調,法中同屬電影大國,電影歷史悠久且多産和富有創造力;兩國都高度重視民族文化個性,本國電影的市場份額都控制在40%左右;同時,兩國都擁有一批高素質的電影專業人才。當然,雙方在題材的選擇和制作管理上還存在差異。比如,法國電影更注重現實,在歷史題材方面顯然不如中國電影豐富。再者,法國投資人非常看重劇本,劇本就像一紙合同,在電影制作前必須敲定。但無論如何,兩國電影人之間的“合作空間和潛力很大”。

  據介紹,法國有一套完整的電影管理機制和融資體係,特別是法國政府于2009年推出的國際制片資金支持政策,鼓勵外國影視創作者在法國進行拍攝和制作。已有包括中國電影在內的數十部外國影視作品獲得了這一政策框架內的資金補貼。此外,由法國國家電影中心和法國對外文化教育中心負責管理的世界電影基金,也是為激勵法國對外合作拍攝電影而設立的資助機構。

  融合文化精華

  駐印度記者  呂鵬飛

  “合拍電影是一種非常好的形式,可以融合各國導演的想法和文化精華,而不拘泥于一國電影制作的套路。近年來國際影壇很多合拍電影的成功也印證了這一點。”印度勞德·克裏希那影視制作公司導演拉傑什·塞加爾告訴本報記者。

  在去年的第四十三屆印度國際電影節上, 印度著名導演沙基·卡魯恩稱,合拍電影不僅能讓影視制作者更好地利用其他國家先進的技術和人才,還可以讓電影作品在世界范圍內獲得關注。

  作為世界電影大國,合拍電影正日益成為印度電影業參與國際合作的重要形式。2012年,印度與波蘭簽署了為期5年的合拍電影協定,為兩國合拍電影、紀錄片等視聽産品建立了合作框架。協定細化了合作方的出資比例、共同分享榮譽和獎項的形式以及合拍電影在各自國家的屬性等內容。協定還包括為電影攝制人員以及設備基礎合作夥伴國家提供便利等。

  截至目前,印度已經與意大利、德國、巴西、英國、法國、新西蘭、波蘭等簽署了合拍電影協定。印度電影聯合會主席比傑·凱姆卡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稱,印度電影與其他國家電影界合作的形式日益多元化,越來越多的電影人參與到了亞太地區和中東北非地區的影視後期制作中。

  不過,有分析人士稱,盡管當前印度與不少國家簽署了合拍電影協定,但實際行動中缺乏具體的合拍項目,在合拍電影領域仍然處于落後階段。文化差異、缺乏吸引印度和其他國家觀眾的故事題材,是導致這種尷尬局面的重要原因。為了促進印度與歐洲合拍電影的發展,印度電影公司積極與歐洲著名的影視公司合作,為歐洲制片人在印度選擇合適的場景和合作夥伴,同時也幫助印度制片人到歐洲尋求相關項目的資助。

  塞加爾表示,印度和中國都是人口大國,都有著巨大的電影市場,他一直在尋找機會與中國影視公司合作拍攝電影。凱姆卡則告訴本報記者,當前印中兩國領導人互訪頻繁,經濟和文化交流增多,希望深化印中兩國在影視制作領域的合作,他自己也十分願意參與其中。

  見證友好交流

  駐日本記者  劉軍國

  上世紀80年代初,中日兩國開始在電影領域展開交流合作,涌現出《一盤沒有下完的棋》、《敦煌》等一大批優秀的合拍電影作品,在兩國人民心中留下了美好的回憶。30多年來,中日兩國電影交流不僅從未中斷,而且愈發欣欣向榮。尤其是近些年來,新一代電影人把合拍電影的目光更多地轉向了中日兩國青年的交流與成長,以及由此生發出的友情、親情和愛情。

  中日友好電影節實行委員會理事長耿忠日前對本報記者表示,1982年公映的《一盤沒有下完的棋》是中日邦交正常化之後兩國共同編劇、共同導演、聯合演出、聯合攝制的第一部影片。此後,陸續與觀眾見面的中日合拍電影有《敦煌》、《夜·上海》、《赤壁》、《101次求婚》等。除了故事片,中日合拍電影也有日本電影最擅長的動漫題材,如2010年的《藏獒多吉》就深受兩國青少年的喜愛。

  此外,也有不少電影雖然並非兩國共同出資,卻是兩國合作完成的“中日聯合創作電影”。主要類型有日本音樂、日本服裝設計、日本演員等元素與中國電影的結合等等。涉足的電影類型極為豐富,為兩國電影産業的發展積累了寶貴的經驗。

  耿忠告訴本報記者,在日本電影産業中,合拍電影所佔比重並不大。早期與中國合拍的電影幾乎都是“非商業性的合作”。後期日本電影界曾嘗試投資中國電影的商業運作,但在商業層面的成績還是不盡如人意。馮小剛導演的《非誠勿擾》借助了日本外景地,取得了“異域風情”的巨大成功,也刺激了日本北海道旅遊經濟的高速增長。這雖然是為數不多的案例,但也足以鼓舞兩國電影人對中日合拍電影抱有信心。

  耿忠認為中日電影合作對中國電影産業的發展意義重大。日本電影界有著深厚的技術和獨特的審美,特別是音樂舞美、服裝設計、動畫領域以及原創劇本等,都有許多值得中國電影借鑒、甚至可以“直接借力”的地方,從而大大提高影片本身的表現力和市場競爭力,如2012年的中國電影票房冠軍《畫皮2》。此外,日本電影市場雖然完全開放,但日本本土電影多年來一直佔據近60%的票房市場。通過合拍電影,中國電影能夠學習和借鑒在娛樂化、商業化大潮中保持本土特色的經驗,提高中國電影“走出去”的魅力自信。


(編輯:孫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