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聞

新華網北京頻道 > 正文

“把論文變成藥”:屠呦呦團隊的新年期望

2018-01-05 08:20:05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字號: 】【打印

        “得獎、出名都是過去的事,我們要好好‘幹活’。”2018年初,出生于1930年的屠呦呦略顯焦急。

        在這位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獲得者眼中,“新年”更多只是一個時間概念,在提醒她“還有很多事要做”。

        屠呦呦和《新華每日電訊》記者談起了她的新年期望。

        期望一:發現青蒿素更多“秘密”“把論文變成藥”

        自1969年正式接觸抗瘧藥,至今近50年的歲月中,屠呦呦與青蒿素結下不解之緣。

        她和研究團隊從東晉葛洪《肘後備急方》中的“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漬,絞取汁,盡服之”深入到微觀世界,讓青蒿素更多的“秘密”顯現出來。

        對于普通人來説,從青蒿到青蒿素、雙氫青蒿素,科學的進步讓更多人獲益;然而,對于科學家們來説,每一小步前進都顯得步履維艱。

        “青蒿素抗瘧的療效比較客觀,但是青蒿素是怎樣實現抗瘧、在人體中發揮藥用作用的機理是什麼,以前我們做得不夠,現在要深入研究。”屠呦呦告訴記者,在今後一段時期內,這是她和科研團隊的攻關重點。

        “我們明白了青蒿素抗瘧機理,就能更充分地發揮藥效,更好地應用這種藥,這是青蒿素研究的重要環節。”弄清楚青蒿素的“秘密”,很可能不僅僅是發揮它抗瘧的作用,屠呦呦告訴記者,她已經看到青蒿素“在擴大適應症方面的希望”。

        “科學要實事求是。藥物的關鍵是療效,我們現在就是要把論文變成藥,讓藥治得了病,讓青蒿素更好地造福人類。”屠呦呦説。

        期望二:建立中醫藥國家實驗室廣納海內外人才

        “幾十年前青蒿素剛被發現時,也有其他一些單位在進行研究,但因為沒得到足夠重視,很多東西發現了卻沒深入做下去。”屠呦呦回憶,“我們是在黨和政府的關注和支持下,才有了後來的成就。”

        正是曾有過這樣的經歷,屠呦呦更加珍惜中國中醫科學院青蒿素研究中心這個研究平臺,並希望它能“升級”成為中醫藥研究領域的國家級實驗室:“現在黨和國家這麼重視中醫藥事業,我們需要建立一個高水平、高層次的中醫藥研究平臺,用最尖端的現代科學技術把青蒿素研究做‘透’,實現真正意義的中西結合。”

        同時,高水平的研究平臺自然可以吸引更多海內外高水平的科研人才。“我們已經引進了一些青年才俊,他們為推動青蒿素研究做出了很多貢獻,但人才還是感覺不夠,我們還想引進更多海內外人才。”屠呦呦看著團隊中共事數十年的姜廷良(出生于1933年)、廖福龍(出生于1942年),眼神復雜,“我們都已經七老八十了。”

        談及未來的研究,屠呦呦瞬間恢復了自信和篤定:“我們不是為了得獎而得獎,也不是得了獎就完了,既然已經開始研究,就要拿出更多更實際的成果來。”

        期望三:用現代科技研發中醫藥創新傳承發展途徑

        世界衛生組織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底,全球91個國家和地區約一半人口仍受瘧疾威脅,當年發生2.12億瘧疾病例,死亡40多萬人,瘧疾仍是世界三大致死疾病之一。但正是由于中國科學家從中醫典籍中獲得啟發、發現青蒿素,把更多人從死神手中搶了回來。

        “青蒿素實實在在的效果,讓國際承認了中醫藥療效。”屠呦呦説,“從青蒿裏面找到青蒿素很難,但全國‘523’團隊證明了‘只要努力就會有收獲’的道理。”

        屠呦呦認為,從青蒿到青蒿素的研發過程只是中醫藥創新的一種途徑,中醫藥的傳承和發展還有多種途徑和可能性。

        “怎樣運用現代科學技術把中醫藥繼承好、發展好、利用好,是我國科學工作者當前需要解決的問題。”屠呦呦説,“健康是美好生活的前提。‘健康中國’需要我們去踏踏實實地‘做’,讓更多醫學科研成果應用到人,讓更多患者遠離病痛,這是每一名中醫藥工作者的追求和擔當。”(記者梁相斌、周寧、盧國強)

聲明:本文不代表本網站觀點,如是轉載內容,新華網北京頻道不對本稿件內容真實性和圖文版權負責。如發現政治性、事實性、技術性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及時與我們聯係,並提供稿件的錯誤信息。

分享到:
( 編輯: 劉文敏 ) 【字號: 】【打印】【關閉
01007006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212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