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門關”走一遭,從醫半世紀的她何以敢説“一生無悔”?
2019-11-15 10:00:57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鬼門關”走了一遭,體驗了一把“預追悼會”的感覺,她作出自評:“一生無悔” “大醫”淩鋒:半個世紀的夢想和追尋

  淩鋒近照。受訪者供圖

  2019年5月,68歲的中國國際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神經外科首席專家淩鋒教授關于自己突然藥物過敏、經歷生死4小時的自述文章,迅速刷爆朋友圈。

  ——“我深深地感受到同志們家人般的關愛!如果説我這次是從鬼門關前走了一遭,那也是體驗了一把‘預追悼會’的感覺”;

  ——“我這一輩子,一直都是在為別人著想,讓別人活得美好自己才會快樂。如果這次休克我過不來,我想我也沒什麼後悔的事情”……

  這次驚心動魄的“鬼門關之旅”,讓淩鋒再次思考“人活著的目的和意義是什麼”,也讓“淩鋒”這個名字再次進入人們的視野——這位從醫51載的神經外科醫生,究竟有著怎樣的故事?為何她在“鬼門關”走過一遭後,敢説自己一生沒什麼後悔的事情?

  一顆不死心

  揭秘生死瞬間

  2019年5月,一篇題為《酒後吃頭孢有多恐怖?!醫生淩鋒生死24小時》的文章在微信朋友圈刷屏。因遭遇藥物不良反應,淩鋒親歷了生死瞬間。

  2018年12月7日早上,因為藥物過敏性休克,淩鋒上車就陷入了昏迷狀態。在司機、家人、醫院的共同努力下,她半小時內被及時送到醫院急救,重回“人間”,次日上午9點出院。

  淩鋒休克的消息,在神經外科界迅速傳播開來,人們紛紛致電慰問,或者前往探望。淩鋒收到許多戰友、學生、同事的微信,令人動容:“淩導,您今晨以這種方式‘查崗’實在讓我受不了,呼喚您無反應,四肢濕冷,脈搏微弱,當時我真是害怕了。以後我們還得繼續做善事,此身長係天下事,不死還是好兒郞!”“我們期待您的‘敘事病歷’,能讓我們繼續體會您深邃的人生感悟……”

  為回應同事關于“敘事病歷”的希望,在藥物過敏性休克事件後,淩鋒讓司機拉著自己,沿著當時走的路,把每個環節的目擊者都問了個遍。了解當時的情況後,她寫下了整個過程。“我還專門寫了幾個‘科普小貼士’‘救命小貼士’,就是想幫助別人認識‘頭孢+酒精’導致的雙硫侖樣反應,告訴大家哪些地方要特別注意。”

  北京市西城區牛街西北角,一座腦型建築吸引著路人的目光。記者走進中國國際神經科學研究所9層淩鋒辦公室,話題還是從那次“鬼門關之旅”説起。

  “司機、家人和醫院的搶救非常及時,整個過程很完美。我這條命是撿回來的,任何一個環節差一點點,我生命的鏈條就可能斷了。我見過太多太多的死亡,我又是腦死亡的評判專家,評判過那麼多的腦死亡事件,你會發現有太多的死亡原本是可以避免的。”

  “現在網上到處都在説‘頭孢加酒,説走就走’,很多人不想喝酒,就説自己吃頭孢了,其他人就都不敢勸了。我本來就特別煩勸酒,從這個角度看,我這件事多少也有一點好處。”淩鋒的話,平靜中不失幽默。

  一顆初心

  “想到了就千方百計地去做”

  經歷過這場劫難,淩鋒再次思考“人活著的目的和意義是什麼?”

  她自問自答:“關鍵是活著的時候不做後悔的事。一直做對的事情,想到了就千方百計地去做,不計較個人得失,不追求個人名利,只要對別人好,對病人和學生好,就去做。”

  千方百計地去做!從醫半個世紀,淩鋒是這麼説的,也是這麼做的。

  在淩鋒的辦公室內,墻上鏡框裏“用心”兩個字格外引人注目。這是幾年前90多歲的書畫大師饒宗頤先生專門題的字。

  之所以選擇這兩個字,源于當年的“劉海若事件”——在英方醫院做出的“腦死亡”鑒定被淩鋒推翻後,經過一年多的治療,遭遇火車脫軌事件昏迷不醒的主持人劉海若,在宣武醫院奇跡般地蘇醒,並且一度恢復了工作。這引起了全國乃至海外的廣泛關注,各路媒體找到淩鋒,問她是用什麼“靈丹妙藥”治好了劉海若?

  淩鋒總是淡淡一句:“沒有什麼妙招。”在記者頻頻追問下,淩鋒仔細復盤了整個過程,總結出四個字:“用心、理念”。

  “我們在照顧劉海若的過程中,事事處處都從尊重、敬畏、照顧生命的角度出發,整個過程極為用心。最後病歷積攢起來差不多1人高,每天都有很多護理記錄。”回想起救治劉海若的情景,淩鋒至今感慨,“所謂的‘奇跡’都是用心使然。”淩鋒説,“從此,‘用心’這兩個字就扎在了我的心裏。”

  回首17歲起當衛生兵迄今半個世紀的“從醫”歲月,“用心”,何嘗不是淩鋒一直以來的寫照?

  1968年,“文革”期間,作為“老三屆”,不滿17歲的淩鋒成了衛生兵,“就是到醫院去當勤務員,比較像現在的護工,那兩年我看到了太多病人的痛苦卻束手無策,有一種挫敗感,就想如果能會點東西就好了,那樣能幫助別人。”

  1970年,淩鋒因被評為“南京軍區學習毛主席著作積極分子”而被保送上了解放軍第七軍醫大學。“那時流行讀書無用論,我們英文選修課學時是90個小時,開始時大教室能坐下200個人,到最後就剩7個人,我是其中之一。”

  3年後,淩鋒畢業分配到原南京軍區總醫院,並逐漸對神經外科專業産生興趣。1977年,她被調到北京301醫院,成為一名神經外科醫生。

  回顧自己半個世紀的從醫生涯,淩鋒曾自喻為“三次遷徙,三次創業”:

  1977年至1990年,在301醫院工作13年,期間到法國進修一年半,到英國做訪問學者10個月,完成第一本專著《介入神經放射學》。

  1991年至2000年,在北京醫院工作近10年,組建了神經外科科室和全國第一個神經介入培訓中心,完成了中英文專著《神經介入影像學》,翻譯4卷6本《顯微神經外科學》。

  2000年至今,在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曾同時擔任神經外科、介入中心、康復科3個科室的主任,現在還任神經外科首席專家,建立了世界上第一個神經介入研修學院,第一個在全國確切地建立起神經外科八大亞專業分科……

  “20世紀70年代的神經外科,由于條件和技術限制,手術死亡率很高,可以説是困難重重。”回憶起40多年前的工作經歷,淩鋒皺起了眉頭。

  1980年,巴黎第七大學醫學院院長烏達爾教授訪問中國,在301醫院講授脊髓血管畸形的診斷和治療並查房、座談,查到的脊髓血管畸形患者恰巧是淩鋒負責的,當得知淩鋒採用了脊髓血管造影的確診方法,烏達爾很滿意,邀請淩鋒到法國學習介入神經放射技術。後來淩鋒才了解到,脊髓血管造影技術是烏達爾發明的。

  淩鋒格外珍惜這次留學機會,抓住一切機會認真學習、參與實踐,不斷積累知識和經驗,在法國16個月,既學了介入神經放射學,還學了顯微外科,拿了兩個證書。

  法國留學畢業考試後第三天,淩鋒就回國了。“國外老師也留過我,但我當時心裏想,介入神經放射學,法國很多人都會,多我一個不多;國內可就我一個人出來學,應該把這種痛苦很小的手術方法帶回來,讓更多中國人享受,讓更多中國醫生學會。這就是我的初心。”

  一顆同理心

  “你的命有多重,病人的命就有多重”

  “你的命有多重,病人的命就有多重。”“懷大愛心,做小事情。”這是淩鋒的座右銘。

  曾經,一名8歲的兒童患腦幹巨大動脈瘤,在做完雙側椎動脈閉塞手術後的抗凝過程中,發生出血和缺血交替出現的狀況,情況異常兇險。

  淩鋒和同事整整7天7夜輪流守在病床旁,適時調整抗凝劑量,一刻不肯放松。可盡管如此,患兒的病情仍沒有好轉的跡象。

  當時,疲憊已經挂在每個人的臉上,絕望也彌漫在每個人的心頭,甚至連孩子的父母都堅持不住了,對淩鋒説:“大夫,我知道你們已經盡力了。實在不行就別救了,我們也快熬不住了,放棄吧,我們能接受、理解。”

  即使再疲憊不堪,淩鋒和她的團隊也從未想過放棄,她對孩子的家長説:“再堅持幾天吧,也許還有希望。”

  回想當時,淩鋒説:“那時真的感覺在與死神拔河,如果我有一絲的松懈,可能整個搶救就會失敗,而我絕不能松手,只要還有一線希望。”

  奇跡真的出現了:第15天時,孩子蘇醒了。

  “用心”去做,這是一種責任,一種敢于擔起患者生命的精神,它已流淌在淩鋒團隊每位醫護人員身上。他們都篤定地認為,哪怕有1%的希望,都要盡100%的努力。

  “醫學的本真就是為病人救苦解難,我們的工作關乎病人的生命。”在淩鋒看來,醫生要有悲天憫人之心,有幫助別人的意願。

  一顆真心

  “所謂的‘奇跡’,都是用心使然”

  淩鋒常思考:今天科學技術發達,醫療條件好過歷史上任何時候,但醫患矛盾卻不斷加劇,患者對醫務人員的信任度在下降。到底哪兒出了問題?

  “我想,問題出在人文上,一旦人文缺失,人就會異化成服從工具的冰冷機器。只有弘揚大醫精神,才能把缺失的人文找回來,把異化的醫患關係重新拉回到正確的軌道上來。”淩鋒説。

  為了“找回人文”,從2012年起,淩鋒規定,宣武醫院神經外科的所有年輕住院醫生、進修醫生、研究生都要寫敘事病歷,每人每月一篇,作為人文教育的主要抓手。迄今,科裏收集的敘事病歷已達3100多份,每一篇都是一個患者、一個家庭的喜怒哀愁,也是醫生與患者的共情、共鳴。淩鋒非常重視敘事醫學病歷的書寫:“倡導敘事醫學可以喚起醫生的人性之美。”

  今年6月,由淩鋒策劃、神經外科醫生口述的《用心:神經外科醫生沉思錄》一書發布,詳細記錄了宣武醫院神經外科10多位醫生從業時的初心、行醫時的用心、決策時的揪心、出現問題時的痛心等一係列真實的內心感受,通過一個個真實的故事展現我國醫護人員的艱辛和奉獻,幫助社會公眾了解醫學知識,體會醫者用心。

  “老于事件”一直是神經外科副主任醫師梁建濤的一個心結,書裏真實還原了那場夢魘般的手術:患者老于因術中發生頸內動脈破裂,急性腦膨出,術後未能醒來……

  梁建濤是淩鋒的學生,事情發生後,他在電話裏大哭,淩鋒開導他:要有勇氣面對失敗,正視每一段痛苦的經歷,是每一個醫者成長路上需要邁過的一道坎兒。

  “有時感覺淩導就像是一位家長一樣,時刻關心、教導著自己的孩子。”梁建濤説,“每一個患者背後都是一個家庭,神經外科手術差之毫厘、謬之千裏,尤其需要謹慎,需要用心。”

   1 2 下一頁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陶歡
北京要聞
  • “鬼門關”走一遭,從醫半世紀的她何以敢説“一生無悔”?
    “鬼門關”走了一遭,體驗了一把“預追悼會”的感覺,她作出自評:“一生無悔” “大醫”淩鋒:半個世紀的夢想和追尋。
  • 專家:冰雪産業要發展 後備人才培養是關鍵
      黑龍江冰雪體育職業學院院長、全國體育運動教育聯合會青少年冰雪運動委員會主任楊永生在研討會上表示,冰雪體育産業的發展與冰雪體育人才的管理、運營息息相關。
  • 雄安至北京大興國際機場快線項目最快年內開工
    中國雄安集團招標採購管理平臺日前發布《雄安新區至北京大興國際機場快線項目先期實施段勘察設計公開比選公告》。建成後雄安新區將實現至北京大興機場“半小時”通道,至北京金融街“一小時”通達的目標。
  • 通州首個生命安全體驗中心投用 團體免費預約
    生命安全體驗中心佔地480平方米,包括航空體驗,火災、煙霧逃生體驗,交通安全,地震等自然災害避險,生命與校園安全等十大模塊20余項。這裏沒有“説教式”教學,全部都採用“實景體驗式”教學,讓學生在互動體驗的過程中輕松掌握應急知識。
  • 海淀最大違建群變生態公園 明年春天正式迎客
    明代時期的西三旗一帶,是青草茂盛的空曠地,朝廷在此處設立多處草場、馬房,以供牧養戰馬。疏解騰退促提升,近兩年來,海淀區東升鎮拆除原址20多萬平方米違法建設,消除安全隱患,原址大尺度增綠,建設西小口公園,彌補城市功能短板,提高群眾獲得感。
北京通州:舞動運河情懷
北京通州:舞動運河情懷
美術館辦澳門作品展
美術館辦澳門作品展
永定河濕地迎來最佳秋色觀賞期
永定河濕地迎來最佳秋色觀賞期
“雙11”北京單日快遞量最高
“雙11”北京單日快遞量最高

01007006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235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