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聞

新華網北京頻道 > 正文

“光明影院”讓視障人士飽覽電影之美

2019-06-26 09:07:21
來源: 北京日報
【字號: 】【打印

    朝陽區和中國傳媒大學共同啟動的“光明影院”項目,目前已制作完成超百部無障礙電影。團隊通過在電影聲音空白的地方插入解説詞,讓失明人士享受觀影樂趣,共享文化盛宴。

    視障人士“閉眼”看電影

    “《紅海行動》講述的是中國海軍蛟龍突擊隊8人小組,奉命執行撤僑任務的故事……”伴隨著電影開場,洪亮的講述詞在朝陽區紫光影城8號放映廳響起。這是2018年熱門電影《紅海行動》無障礙版的首次對外放映。

    入場的50多位觀眾,都有不同程度的視力問題。60歲的張先生患有嚴重的青光眼,如今僅有光感。在志願者的引導下,他十幾年來頭一次進入影院,落座觀影。

    “閉眼”看電影,靠的是恰如其分的解説。比如電影開頭的十幾秒,是中國商船遭劫的情景。鏡頭畫面十分緊張,但原片中並沒有對白和旁白,盲人會“看”得稀裏糊涂。無障礙版則添加了解説,以此告訴觀眾,這一段影片呈現的是“海盜在血泊中倒下,船員迅速佔領船艙”的場景。

    中國傳媒大學教師趙希婧告訴記者,無障礙電影不會改變電影時長、內容、結構。它是在電影聲音空白的地方,將畫面或者人物的內心活動描述出來,讓視障觀眾了解劇情發展,去想象自己的光影世界。

    兩個多小時的電影,張先生不但仔仔細細“看”完了,還理解了大部分情節。他告訴記者,自己失明後也曾試著用電腦聽電影,“可是很多時候,感覺場景熱熱鬧鬧,就是聽不明白。”

    逐幀觀看寫下3萬字解説詞

    一部電影要轉化成無障礙版本,其間要經歷多個步驟,且每一步都極具挑戰性。2018年,中國傳媒大學電視學院的師生成立了一支“光明影院”團隊。先後有100多位同學參與進來,義務制作無障礙電影。

    首先便是如何選擇影片。“對白和旁白過多的不行,因為很難插入足夠的講述詞;年頭太長的電影和英文電影也不在優先之列。”中國傳媒大學博士王海龍説。正式開始制作之前,他們還走進社區、盲校進行調研,了解視障人士的特點,從而更有針對性地制作無障礙電影。

    接下來就是撰稿。“撰稿人會不斷拉片,一幀幀反復觀看,從視障人士能夠理解、聽懂的語言來寫講述稿。”王海龍説,就拿《紅海行動》來説,他和團隊成員反復觀看不下30次,歷時一周時間,寫下了3萬多字的講述稿。講述稿中的語言要凝練、準確,要詳略得當,不能有歧義,“既要讓觀眾明白發生了什麼,又要讓他們理解事件背後的意義。”

    後期,還要進行審稿、錄音、剪輯、校對等步驟。一切的努力,都是為了提高視障人士的觀影體驗。

    2018年“光明影院”項目啟動。一年多以來,傳媒大學團隊已經累計完成超百部無障礙電影的制作。

    無障礙電影放映期待常態化

    目前,朝陽區紫光影城、勁松電影院、朝陽劇場、蘇寧影城4家電影院,成為“光明影院”項目首批試點,並將開辟專門的無障礙放映廳。接下來,朝陽區將以社區為單位,組織視障人士就近免費觀影。

    在朝陽區,持殘疾證的視障人士有5400多人,而在整個北京市,這個數字是5.7萬人。“再加上很多老年人也患有弱視方面的疾病,林林總總算下來,全北京的視障人士超過10萬人。”朝陽區盲人協會主席曹軍説,此次《紅海行動》無障礙版的放映,為視障人士觀影帶來了嶄新的希望。

    但同時,盲人觀影仍存在不少困難。放映技術就是其中一方面。“我們是周一接到的此次放映通知,時間非常緊張。”紫光影城的經理鄭柏説,由于無障礙版電影與普通電影的格式不同,影院進行了緊急調試,利用高清傳輸係統將影片導入放映機,並接入5.1聲道。不過與普通版本的電影相比,無障礙版的聲光效果還是略遜一籌。

    曹軍更關注的則是無障礙電影放映能否常態化。“我們更希望,一部電影在上映之前就能準備無障礙版本。甚至可以特別為盲人設置一個聲道,他們帶著藍牙耳機,就能和普通觀眾一起觀影。”曹軍説。此外,影院的無障礙放映廳還應進行設施改造,如改臺階為坡道,方便盲人出入。

    記者 朱松梅

聲明:本文不代表本網站觀點,如是轉載內容,新華網北京頻道不對本稿件內容真實性和圖文版權負責。如發現政治性、事實性、技術性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及時與我們聯係,並提供稿件的錯誤信息。

分享到:
( 編輯: 劉品彤 ) 【字號: 】【打印】【關閉
01007006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671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