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聞

新華網北京頻道 > 正文

京城小將在雪道上綻放

2019-03-03 09:14:20
來源: 北京青年報
【字號: 】【打印

    在離開了奧林匹克慶典廣場後,2019國際雪聯越野滑雪大獎賽3月2日開啟首鋼站。挪威選手索拉斯·陶格博和瑞典選手林恩·索姆思卡爾分別奪取男女個人賽冠軍。本站中國選手未能站上領獎臺。

    上一站,越野滑雪賽道被鋪設在水立方和鳥巢國家體育場之間的慶典廣場,這一站,白雪又覆蓋在首鋼工業遺址公園內的道路上。運動員們在首鋼昔日高爐、倉庫等工業遺跡環繞的雪道上飛速滑行,別有一番冰雪奇緣的味道。

    此外,和上一站鳥巢站比賽一樣,在首鋼站比賽後,賽道也不會立即被清理,而是將留給普通大眾,讓普通市民得以近距離體驗越野滑雪等冬季項目的魅力。此外,在最後一戰延慶站比賽後,同樣將有大眾體驗活動。

    在2019國際雪聯中國北京越野滑雪積分大獎賽進行首鋼站,石景山電廠路小學的30位越野滑雪小選手,作為東道主,在正式比賽前進行了滑雪展示。

    小學生登場展示,讓即將上場比賽的各國運動員也饒有興趣地圍觀起來。本次越野滑雪大獎賽,除了專業選手,這些青少選手和業余選手也是主角。越野滑雪積分大獎賽在城市中舉行,也正是給了普通大眾更多的機會,認識越野滑雪這項運動,從而愛上滑雪,愛上冬季運動。

    同樣受到關注的還有一群來自浙江寧波的孩子,他們帶著“求雪”的決心來到鳥巢,還拿到了不錯的名次。

    京城小將

    石景山電廠路小學隊

    業余組拿多個好名次

    本次大獎賽,在專業組競賽結束後,都有業余選手比賽的機會。比如鳥巢站後,來自全國19個省市的336名越野滑雪愛好者隨即登場,參加了男女業余成年組、青年組和青少年組別的比賽。

    穿上越野滑雪鞋,踩上越野滑雪板,有著多年滑雪經驗的記者,最大的感受是,這和普通的滑雪體驗完全不同。尤其傳統式越野滑雪項目,要求選手雙腳並攏,靠雙手拄杖前進;為了能夠在平地上滑行,越野滑雪板頭部是銳角,板身也比普通滑雪板更窄。

    可記者也發現,現場體驗越野滑雪的大眾選手,多數對滑行並不陌生,技術動作也很熟練。只是在滑行到賽道特設的18度陡坡時,有的選手八字登坡不熟練,鬧了滑上去半截就“出溜”下來的喜劇。

    也有表現優異的業余選手。比如石景山電廠路小學的小選手們,這次就拿了很好的名次。“我們孩子的成績是男子組,取前八名,我們是第七名和第八名;女子組取前八名,我們是第四名、第五名和第七名。”校長薛東坦言,成績比想象要好很多,“上臺領獎的時候,其他孩子都是各個俱樂部的,咱們是一個普通的小學,我覺得孩子們非常的棒。”

    北京青年報記者一了解,發覺大家的越野滑雪“雪齡”不長。“就是近半年開始訓練的。”校長薛東告訴記者,“之前我們學校和北京市冰協合作,開展了旱地冰球和旱地冰壺項目。後來看到這個項目,覺得非常適合學校搞,也對孩子的身體訓練有好處。”

    這麼短的時間,就能掌握看起來不容易的滑雪動作?校長坦言,受到時間、經費限制,他們甚至沒有去過正規滑雪場。“孩子們第一次上雪地,還是在去年北京展覽館辦的中國冰雪大會,在那裏人工造的雪地,第一次體驗了越野滑雪什麼樣。”

    沒法去滑雪場,就因陋就簡。“一般都是有公園鋪雪,辦比賽,我們就參加。比如在冬奧社區公園搭設的環形雪道,200米一圈,我們孩子也在比賽中體驗了項目。還得過個人的第二名和第三名。”校長介紹。

    “求雪”之旅

    從溫暖的南方啟蒙學滑雪

    到鳥巢取得業余組名次

    另外一支來自浙江寧波的青少年滑雪隊伍,在這次大獎賽也非常引人注目,不僅因為他們獲得個人第五和第六名,還有他們身處溫暖的南方,卻一心“求雪”的決心。

    浙江寧波鎮海區實驗小學越野滑雪隊這次出來比賽,孩子們請了一個星期的假。“都是帶著作業出來的。這次來到雪場,我們白天要訓練,晚上還要寫作業。我們不但要教滑雪,也要看著寫作業。”學校的盧老師説。

    累歸累,孩子們的眼界也在一點點開闊。在掌握了必要的滑行技術後,這支隊伍先是去了本地的滑雪場。“我們這裏到1月初,才會造雪。否則地表溫度太高。”去了三次溪口商量崗雪場,孩子們並不盡興。畢竟雪場只有一個坡,落差30余米。“商量崗滑雪場的雪,濕度太高了,雪非常濕,非常黏。”領隊林柯羽説。

    1月底,學校申請到浙江省的7個名額,送隊員們去了黑龍江亞布力滑雪場,參加了2018-2019年全國青少年冰雪冬令營(黑龍江站)活動。還是不過癮,就有了接下來的萬龍和鳥巢之旅。

    這次“求雪”之旅,讓越野滑雪隊大開眼界。隊員林博文的媽媽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他們鳥巢參賽之前,去了張家口崇禮的萬龍滑雪場,觀摩了亞洲杯滑雪登山賽。到了萬龍雪場,孩子們第一次看到大山,看到真正的高級雪道,興奮地忘記了旅程的疲勞。“我們四點鐘到的萬龍,孩子們當時就提出來訓練,一直滑到六點才收工。”林柯羽介紹。

    滑雪帶給孩子們的變化也展示在老師和家長眼前。“這個項目,非常鍛煉小孩,不但是鍛煉身體,鍛煉了核心肌肉,還培養了團隊的意識,運動員的拼搏意識。這些都對孩子的成長非常有幫助。”盧老師説。

    更多的變化來自氣質。“更重要的是自信了,練過滑雪了,懂滑雪了,總會和我們、和朋友們講這個話題,孩子整個的氣質也不一樣了。”越野滑雪讓家長認識到體育對孩子的教育作用。

    常識普及

    沒有雪也能越野滑雪

    用滑輪運動模擬訓練

    沒有雪怎麼練越野滑雪?石景山電廠路小學的小學生們指給記者看,那些專業運動員正在沒有雪的平路練習著滑行。他們就是穿著越野滑雪靴,踩在滑行板上,雙手拄著杖,滑行如飛,和在雪地上的動作、速度沒有兩樣。

    “我們在學校就是練這個滑輪運動。”石景山電廠路小學校長薛東介紹,“給四到六年級的孩子開了社團課。訓練是圍著學校的200米跑道滑,每天三點半放學之後,就要訓練一個小時左右。太長了孩子也受不了,畢竟是項非常累人的項目。”

    另外,浙江寧波鎮海區實驗小學越野滑雪隊的領隊林柯羽在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他們小學的越野滑雪隊,去年10月通過公開課開始招募三到四年級的隊員,11月開始訓練,這些寧波的小孩,也是在滑輪板上學會的越野滑雪技術,如今掌握了越野滑雪的技術動作,擁有了可以參加比賽的技術和體能。

    輪滑運動和滑輪運動經常會引起大家的混淆。輪滑運動是模擬冰上運動,使用滾軸類輪滑鞋和滑板的運動項目。滑輪運動更像是陸地雪上項目,滑輪鞋就是越野滑雪鞋,滑輪板模倣滑雪板制作的,上面也有固定器,兩端是滑輪,是運動員結合越野滑雪的技術動作,在陸地上進行的一種運動項目。

    滑輪滑雪最初是越野滑雪運動員在夏季採用的一種訓練方式。1992年,國際滑雪聯合會(FIS)將滑輪滑雪視為一項不同于越野滑雪的運動。1993年在荷蘭海牙舉行了首屆世界杯滑輪滑雪比賽。隨後包括意大利、俄羅斯、挪威、瑞典、德國、法國這些國家都陸續開展了不同形式的滑輪滑雪比賽。(文/記者 褚鵬 統籌/杜銳)

聲明:本文不代表本網站觀點,如是轉載內容,新華網北京頻道不對本稿件內容真實性和圖文版權負責。如發現政治性、事實性、技術性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及時與我們聯係,並提供稿件的錯誤信息。

分享到:
( 編輯: 周小紅 ) 【字號: 】【打印】【關閉
010070060010000000000000011154541124185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