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聞

新華網北京頻道 > 正文

北京首次開展鴛鴦科學調查

2019-03-03 09:03:14
來源: 北京青年報
【字號: 】【打印

    北京首次開展鴛鴦科學調查

    五環內9個棲息地共發現547只鴛鴦 調查將分析鴛鴦在北京的數量、生存狀況、受威脅因子 同時探索保護方法

    清晨的玉淵潭櫻花湖邊,一對飽餐後的鴛鴦,毛色鮮艷的為雄性(右)  攝影/記者 崔毅飛

    一位老大爺在玉淵潭櫻花湖邊向鴛鴦投喂饅頭塊  攝影/記者 崔毅飛

    今天是世界野生動植物日。今年本市將啟動城市建成區野生動植物棲息地調查,並劃出保育區,限制人類活動,讓野生動植物自由棲息。同時,本市還首次開啟對鴛鴦等“明星”物種做“人口普查”,分析它們在北京的種類、數量、分布情況、生存狀況以及受威脅因子。

    鴛鴦,是中國傳統文化裏的吉祥之鳥。以往,北京城區只在春秋遷徙季和夏季繁殖季節才能看到鴛鴦,但現在冬季,越來越多的公園裏也出現了野生鴛鴦的蹤跡。北京青年報記者從北京市園林綠化局獲悉,今年北京市野生動物救護中心首次持續開展“鴛鴦科學調查項目”,探秘鴛鴦如何適應城市生活。在剛剛結束的冬季調查中,市野生動物救護中心對9個北京五環以內重點鴛鴦棲息地進行了調查,共發現鴛鴦547只。隨後的春季調查也將在3月中下旬開始。

    今年1月27日下午3點-4點,鴛鴦科學調查項目組的60多名志願者,分別對北五環內9個鴛鴦棲息地開展同時計數,共發現547只鴛鴦。數量最多的農展館後湖發現121只、北京動物園120只、玉淵潭102只排名第三;北海公園69只、麋鹿苑47只、紫竹院32只排名中遊;北京大學荷花池23只、頤和園團城湖17只、龍潭湖16只數量最少。

    在鴛鴦科學調查項目中負責玉淵潭鴛鴦統計的市野生動物救護中心志願者耿棟介紹説,玉淵潭有12位志願者,年齡從9歲到50多歲,有兩年以上觀鳥經驗的志願者5人。鴛鴦要搶食、求偶、水浴、理毛、打架……在小小的望遠鏡視野裏數清楚這些調皮的鴛鴦並不容易,玉淵潭發現的102只鴛鴦中,雄性60只,雌性42只。

    北青報記者注意到,9個鴛鴦分布地的數據反饋中,雄性數量全部多于雌性。547只的總數,雄性326只、雌性221只,雄性佔總數的60%。

    在北京的河湖中,羽飾明艷的鴛鴦讓城市變得生機盎然。但是作為中國瀕危動物紅皮書易危物種,鴛鴦的棲息繁殖、種群分布、遷徙路線……相關科研尚顯匱乏。

    據了解,2006年至2008年間,中國民間環保組織“自然之友”在北京開展了鴛鴦種群數量的調查,發現北京地區鴛鴦數量約有1500只,主要的棲息地分布在京郊水庫和城區的皇家園林,包括密雲水庫、頤和園、圓明園等。

    市野生動物救護中心鴛鴦科學調查項目負責人史洋介紹説,1月份的統計結果,數量不算多,比預計的要少,這與調查范圍僅限于城區有關。項目組計劃3月再進行一次同步計數,調查范圍將會擴大,有水面的公園都盡可能納入計數范圍。而就雄性多于雌性的問題,有專家推斷雌性鴛鴦繁殖後要哺育小鴛鴦,被天敵攻擊的概率增大,例如猛禽、野貓、黃鼠狼等。但這僅僅是一種推測,還有待科研給出答案。(記者 崔毅飛 王斌)

    對話

    調查係長期項目 為保護鴛鴦提供科學依據

    對話人:北京市野生動物救護中心鴛鴦科學調查項目負責人史洋

    北青報:北京有數百種鳥類,為何要選擇鴛鴦作為調查對象?

    史洋:在中國傳統文化裏,鴛鴦具有深厚的歷史底蘊,相比其它鴨科鳥類,雄性鴛鴦色彩艷麗,民眾關注度非常高。但對于鴛鴦的繁衍生息、活動規律,我們卻掌握得比較少。同時希望通過此次調查,探索出一套研究方法,為今後的科研項目積累經驗。除了鴛鴦,北京市野生動物救護中心還在做雨燕的調查。

    北青報:鴛鴦科學調查項目將持續多久?

    史洋:1月27日,在志願者團隊的支持下,我們對北京城區的鴛鴦數量進行了同步記數,而一兩次的統計遠遠不夠,接下來我們會不斷進行統計。鴛鴦調查將會是一個長期項目,3-5年甚至更長。通過收集大量基礎數據,了解北京鴛鴦種群的數量和分布,為進一步研究鴛鴦的繁殖動態和遷徙規律做準備。調查結果終將為保護鴛鴦提供科學依據。

    北青報:志願者在鴛鴦科學調查中發揮了怎樣的作用?

    史洋:鴛鴦科學調查項目有60多名志願者參與進來,大部分是家長帶著孩子,一起從事志願服務。做該項目志願者的門檻不高,只要“認識鴛鴦、有望遠鏡、會計數”就能勝任。在鴛鴦數量統計中,沒有眾多志願者分頭行動,就無法進行同步調查。

    北青報:現階段的鴛鴦科學調查有沒有讓您感到困惑的問題?

    史洋:出于安全、防火等考慮,城市裏一些大樹有所減少,這直接影響到鴛鴦繁殖所依賴的樹洞。但我直觀感覺在城市裏遇到鴛鴦的概率還比較高、其數量不減反增,甚至冬天也不離京。希望此次調查能夠解答,除了樹洞、鴛鴦還會在哪裏棲息、繁殖?鴛鴦在北京曾經是比較罕見的旅鳥,也就是遷徙途中會經過北京,並不做長時間停留;而從上世紀90年代,北京地區開始有少量鴛鴦在懷沙河的溪流中繁殖,即夏候鳥;在城市水域園林中,鴛鴦得以過冬,成為北京的冬候鳥;更有一部分鴛鴦在北京越冬之後並不遷徙,似乎已經成為了北京城區的留鳥。希望通過科學調查能解釋這些變化。

    北青報:相對于自然環境,城市環境給野生鳥類生存帶來哪些影響?

    史洋:鳥類還是喜歡荒野,而北京畢竟是一座現代化城市,對于鳥類的棲息、覓食多少會産生影響。但北京的園林綠化在全國來説做得比較好,這也為鳥類創造了一定的生存空間。例如奧林匹克森林公園,完全是人工修建,經過十年的自然演替,鳥類比以前增加了不少。

    北青報:民眾的觀鳥熱情非常高,您對此有何建議?

    史洋:民眾的熱情説明生態環保意識在增強,但也要有所注意。從3月下旬至6月,鴛鴦進入繁殖期,有的爭搶樹洞、有的入住人工巢箱,希望攝影愛好者能與鴛鴦的築巢地保持一定距離,避免扎堆圍觀拍攝,這樣容易造成鴛鴦棄巢、影響繁殖。

    北青報:根據1987年出版的《北京鳥類志》記載,1986年,北京地區共發現344種鳥,這個數字現在有無變化?

    史洋:這本書應該説比較久遠,在這30多年間,鳥類的種群、居留型發生了較大變化。而且隨著觀鳥人群的增多,觀測設備的完善和普及,調查、發現鳥類的力量日益增強,目前北京發現的鳥類有500多種。

    文/記者 崔毅飛

    探訪

    鴛鴦一天兩次現身玉淵潭

    “明天還得更早到,怎麼也得6點20……”沒能捕捉到鴛鴦入水的瞬間,耿棟心有不甘。除了市野生動物救護中心志願者這一身份外,耿棟還是自然紀錄片導演、攝影師。2月21日早晨6點40,天色蒙蒙亮,戶外零下5度,耿棟背著10多公斤重的攝像器材來到玉淵潭公園的櫻花湖,一群鴛鴦正在水面上享用早餐,耿棟將攝影機支在低矮的三腳架上,盡可能貼近湖面,力求接近鴛鴦的視點,50-1000mm的變焦鏡頭可以盡情捕捉鴛鴦的特寫畫面。這些影像素材將為鴛鴦的研究與保護提供支持。

    雄性鴛鴦毛色明艷,喙為鮮紅色,黑眼周圍呈乳白色,額部和頭頂中央為帶有金屬光澤的翠綠色,最具特色的是背部橘紅色的帆狀飛羽。雌性鴛鴦則低調內斂,通體呈暗褐色。到了早8點,飯飽肚圓的小家夥們陸續飛離櫻花湖。幾位攝影師久久不願離去,交流著鴛鴦出沒、繁殖的信息。耿棟告訴北青報記者,除了剛剛結束的“早場”,下午四點至五點間,還會有鴛鴦現身櫻花湖。

    坐在椅凳上、趴在地上、在欄桿上架炮…… 和觀眾稀少的“早場”不同,當天下午3點,櫻花湖邊聚集了上百名攝影愛好者,不少人機警地望向空中,等待抓拍鴛鴦入水的決定性瞬間。4點整,6只鴛鴦準時從天而降、斜向俯衝至湖面,瞬間激起漂亮的水花,咔嚓咔嚓的快門聲頓時此起彼伏。在隨後的20分鐘內,鴛鴦三五只一組陸續在湖面降落,集結成群約有200只,開始享用遊人的投喂。鴛鴦屬雁形目鴨科,中型樹棲水禽,雜食性動物,食物包括水生植物、無脊椎動物、小魚甚至堅果。經人類投喂,饅頭、貓糧也被納入其食譜。

    耿棟介紹説,鴛鴦不僅顏值高,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底蘊深厚,而且非常接近百姓生活,人們在公園晨練、散步時都可能和鴛鴦相遇。但對于這個常見物種,人類對它究竟了解多少?至少他在參與鴛鴦調查中發現很多疑問。這未知的一切讓耿棟著迷。

    玉淵潭公園的鴛鴦從哪裏來?又飛到哪裏去?離開玉淵潭後它們藏在哪裏棲息?有人説它們從北海公園來、也有人説它們平時藏在釣魚臺……但都缺乏證據,還有待科學研究破解答案。耿棟説,科研人員曾通過GPS定位,發現一只鴛鴦從北京飛到了廣西桂林,遺憾之後失去了信號。接下來的研究,中心計劃使用GPS追蹤北京鴛鴦的活動范圍。

    此外,城裏人該如何與野生動物相處?有市民在公園裏對鴛鴦進行投喂,引發了耿棟的思考。他認為,老百姓的熱情無法阻擋,但該不該投喂?哪些食物不能投喂?投喂的度該如何把握?只有通過科學調查,才能找出有效辦法。

    在參與調查過程中,耿棟發現國內尚無針對城市野生動物的研究論文。而這次調查應該是一次探索,破解野生鴛鴦是如何適應城市生活的。

    文/記者 崔毅飛

    延伸

    棲息地需重點保護 本市將加強立法

    保護鴛鴦等野生動植物,最好的方式就是保護它們的棲息地。

    北京林業大學教授、森林生態學和森林培育學博士生導師羅菊春教授告訴北青報記者,鴛鴦是國家二級保護動物,平時在水邊的樹洞、灌木裏繁殖棲息,因為樹洞和灌木叢相對隱蔽,不易被打擾,有的樹洞1-2米深。而他在調研中發現,北京一些郊區河道邊的樹木被砍掉、灌木被清理,鴛鴦的繁殖地、棲息地遭到破壞。“保護野生鴛鴦不是不打就行了,還要保護好它們的棲息地,重點是河湖周邊的大樹、古樹、灌木叢”。

    北青報記者了解到,針對鴛鴦種群缺少適合巢址的問題,紫竹院、動物園等鴛鴦棲息地開始懸挂人工巢箱。動物園曾懸挂了11個人工巢箱,其中有8個巢箱被鴛鴦利用,從一定程度上緩解了樹洞匱乏的狀況。

    此外,結合修訂《北京市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野生動物保護法〉辦法》,市園林等相關部門正在進行前期調研,爭取在《實施辦法》修訂過程中將野生動物棲息地保護作為立法的重要內容,為對幹擾或者破壞野生動物棲息的各類行為進行執法提供法律依據。

    棲息地保護面臨的另一大難題,是頻繁的人類活動幹擾。市園林綠化局相關負責人介紹,北京城區重要的野生動植物棲息地主要在各大公園,這些公園又承載著市民休閒娛樂的功能。市民希望公園拿出更多的空間,供大家唱歌、跳舞、鍛煉身體,這和動植物的棲息地保護是存在一定矛盾的,希望這項工作能夠得到更多市民的理解和支持。(記者 崔毅飛 王斌)

聲明:本文不代表本網站觀點,如是轉載內容,新華網北京頻道不對本稿件內容真實性和圖文版權負責。如發現政治性、事實性、技術性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及時與我們聯係,並提供稿件的錯誤信息。

分享到:
( 編輯: 周小紅 ) 【字號: 】【打印】【關閉
010070060010000000000000011154541124185763